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万劫印主 > 第十六章 拜师

  她的声音极小,陈洛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只好张大嘴巴,做了个“啊”的字形。
  见他如此,腾韵朝他翻了翻白眼。
  腾韵的白眼,让陈洛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随即不再看那小女孩。
  “嗯......”小女孩睡醒,从腾韵怀里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一双眼睛圆溜溜地望着眼前的陈洛,说道:“咦,小哥哥,你没事了?”
  “没事了!”
  陈洛随口回答道,就似是在回答一个普通人似的,那样的平淡,没有任何感情。
  腾韵对他这样态度有些不满,说什么刚刚都是人家救了他,怎么能这么平淡呢?于是腾韵横眉竖眼,娇哼道:“人家救了你,连声谢谢都没有,还如此的平淡,真是救错了人。”
  听到这话,陈洛有些不知所措,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女孩,连忙拱手说道:“谢谢!”
  见他如此,小女孩有些茫然,摆了摆手道:“不......不是我救的你,是我叔叔!”说着指了指一旁正盘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
  而一旁的腾韵看他这副模样,则有些幸灾乐祸的笑着。
  陈洛没有看腾韵,而是定眼望了望正盘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心中有些动容。
  此时的中年男子一脸惨淡,两鬓斑白的长发,显得十分沧桑。而身上的衣衫更是破烂不堪,有几处肉眼可见的伤口还在流着血。
  “这......”陈洛眉宇微蹙,心想:“这得受多重的伤,才会如此啊!难道这是自己造成的?”
  心中疑惑,虽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也确实在自己的意识中听到有人对自己说凝气汇于丹田,运气行走周天的话。如果不是这句,自己恐怕早就被体内的力量撑爆了。而且当时,还明确的感应到一股强大力量涌向自己。
  是这中年男子的,没错,是他的。
  陈洛心中笃定,随后向盘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拱手,弯腰作揖道:“谢谢前辈救命之恩。”
  听到这话,中年男子眼眸微颤,缓缓睁开双眼,瞧了瞧眼前一脸憨厚的少年,呢喃的说道:“没事,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如果不是你自身身体强硬,意志坚强。我也不会有机会救你。”
  不过,话虽说是如此,但陈洛还是非常的感激。因为这中年男子毕竟与自己非亲非故的,没必要这样帮助自己,更何况他自己还是如此模样。随即陈洛朝他作了三个揖。
  见此,中年男子立马起身,扶起陈洛。
  陈洛站直身子,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中年男子。虽说眼前的男子已是狼狈不堪,可是还是能看出大概的轮廓。瘦瘦的脸庞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两边的浓眉犹如两柄利剑,锐利无比。
  见此,陈洛已大致猜到两人的身份,这两人正是昨天被三大雇佣军团所追杀的两人。
  陈洛无碍,对于腾韵来说,是最高兴的事。
  就在陈洛打量中年男子时,他也在打量着陈洛,随后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突听这话,陈洛有些狐疑,不知该如何回答。
  于是中年男子继续道:“你试着提气,沉于丹田!”
  说话间,陈洛便按照他说的,双手提气,沉于丹田,随即在陈洛体内丹田处有一股隐隐的气息萦绕在周围。虽说这股气息有些微弱,但陈洛还是能感觉得到,便说道:“我感觉自己的丹田处,有一股微弱的气息在萦绕。”
  “嗯,是了,这就是进入聚灵境的征兆!”
  “什么......聚灵境?”
  他的话刚一说完,一旁的腾韵则有些吃惊。心想:“这小子,还真是一个怪胎,在没有修炼时,就能以自身的力量打倒三头猛牙角豹。现在更是在一夜之间,直接进阶聚灵境!这......这还是人吗?”
  她异常困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觉得这太梦幻了,就像是在做一场不真实的梦。
  不过,她眼神微凝,眼睛环视着这神秘的山洞,觉得十分诡异。
  她诡异的不是这山洞,而是这山洞里的东西,是那早已沉入潭底的青铜石碑和那被石化的三尊佛像。
  “聚灵境,什么是聚灵境啊?”
  听到他们的话,陈洛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听到这话,饶是一旁的小女孩,就如同看白痴一样看着陈洛。
  他的话也让一旁的中年男子有些疑惑,奇怪的望着他,随后又看了看那身穿绿色纱裙的少女,硬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便问道:“哪你怎么会修炼至聚灵境?”
  这话一出,一旁的腾韵似是有些异样。此时的陈洛正欲说话,却被腾韵示意,随即她开口说道:“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
  前辈二字说的有些重,言语中透露着一丝冷意。要知道,在修炼界询问别人的修炼之法,这是每个修炼者最忌讳的东西。这不关乎本领的高低,修为的强弱,而是对别人隐私的一种窥探,这在修炼界是大忌。
  不过她似乎有些多心了,这时中年男子有些不悦,大笑道:“哈哈哈......小丫头,你未免也太看不起老夫了。虽说老夫现在也是强弩之末,但还没无耻到要靠别人的修炼之法来提升自己的地步。”
  听到这话,腾韵脸色微红,有些娇羞,连忙道歉:“前辈,对不起,请您谅解,实在是这小弟弟的修炼之法太诡异了,一时间说不清楚!”
  腾韵的解释也让中年男子立刻有些释然,随即摆了摆手。
  眉宇微凝,想到确实如此,这少年的修炼实在是太诡异了,根本就不是一下子能说清楚的。
  想他刚刚到陈洛身边时,就感觉到些许的不对劲。而且从来没有一个人,在没有任何修炼基础之下开启魂印的。
  想到这,他不再怪罪腾韵的无礼,也没有再追问下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他有,自然别人也能有。
  于是他一脸沧桑肃然,转过头,看着洞外渐渐大白的天空,心中无限感伤:“身疾伤残,境界大跌,强弩之末,气如游丝,看来自己的大限将至了。”随即嘴角微翘,眼神中多了些许歉意和温柔,转过身来,摸着一脸茫然的小女孩。
  而恰在这时,中年男子眼神一瞟,却看见正弯腰收拾自己背篓的陈洛,右肩臂膀上,有一道清晰可见的印记。这印记居然和他的魂印印记一样。
  虽说还有其他几道印记与那清晰可见的魂印组成似是北斗七星的形状,但却被他忽略了。因为这几道看起来就和伤疤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只有那道清晰可见的印记让他眼神有些炙热。
  随即,他快步上前,一把抓住陈洛的双手,有些激动的说道:“小伙子,你有师傅吗?要不要拜我为师?”
  他的这一举动,让一旁的腾韵和小女孩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而陈洛更是疑惑,错愕的表情,有些紧张:“师傅?拜师?”
  他没怎么想过,要说他有没有师傅,那倒是有一个的,就是部落里的于老师。
  陈洛错愕紧张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于是他便继续说道:“如果你修炼没有师傅的话,会很容易走上岔路的。”
  这话似是带着点别样的味道。
  见他依然非常错愕,一脸的紧张。中年男子知道自己太突兀了,随后放开手,有些歉意的笑道:“嘿嘿,太兴奋了,太兴奋了!”
  陈洛被放开,看了看眼前此刻像是一小孩似的中年男子,有些无语。
  不过这时一旁的腾韵向他靠过来,用手戳了戳他,在耳边轻声说道:“还犹豫什么,像这样的强者能收你为徒,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还不赶紧拜师!”
  腾韵的话虽说是极其的小,但还是没能逃过中年男子的耳朵。
  听到腾韵这样说自己,中年男子满脸的笑容,要是他留有胡子,估计都得撸上几把!而且那惨淡的脸庞居然多了些许红润。
  陈洛不知道这中年男子的修为到底在那个层次,但是连腾韵都觉得是强者,那就一定是。于是他便跪下,磕头叫道:“师傅!”
  听到这两字,中年男子满眼泪水,脸上洋溢着早已逝去多久的笑容。
  一旁的小女孩见此,也是一脸的欣喜,自己的这个叔叔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笑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