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万劫印主 > 第十九章 你得摘下来

  说着,陈洛来到水潭一旁的石壁处。
  这石壁常年被这瀑布侵蚀,光滑如洗,根本就站不住脚。而且一旁还有瀑布倾泻而下,要想上去,确实有些困难。
  这也让陈洛有些摸不着头脑,开始怀疑那布团的可信度。
  不过随之一想,应该是自己多心了。如果那人真的要害自己三人,何必多此一举呢?
  于是便开始攀爬,可是接连几次都失败。不是石壁光滑,就是瀑布的流水太急,根本到不了一半,就给冲了下来。
  陈洛有些气馁,眼神中满是颓废。
  此时,听着洞外猛牙角豹的惨叫声,他的心似是有些不耐烦。怔怔地望着眼前的石壁。
  “别着急,总会有办法的!”这时,腾韵带着凌轻雪走过来说道。
  听到这话,望着一脸温和的腾韵,陈洛原本烦躁的心情,慢慢地开始平静了下来。随后望着瀑布旁光滑如洗的石壁,说道:“我已经试过了很多次了,就是爬不上去。”
  腾韵一边听着他的话,一边望向瀑布旁的石壁,低眉沉思。
  随即似是想到什么,柳眉微蹙,道:“你试着提气,将气行走周天,然后运气抵挡瀑布的冲击力!”
  腾韵的话,让陈洛心中一凛:“是啊,我怎么就这么笨,没有想到呢!”
  随即照腾韵说的,做了起来。
  此时,只见陈洛提气,运至全身。“咻”的一声,腾飞而上,双手还不停的拍打着,似一只才学飞的小鸟。
  当然,他的这种飞法,注定不会成功的。这还没飞到一半就摔了下来。
  且这摔的姿势还是这样的滑稽,四仰八叉的。
  腾韵见状,有些想笑,随后说道:“哪有你这么飞的,你看着像我这样,轻轻的。”说着,只见腾韵一身绿色纱裙,轻飘而起,似是仙女飞升,十分飘然。
  望着腾韵飞升,陈洛有些痴呆。就连一旁的凌轻雪也是如此,之前她以为绝音阁的飞升技算得上是飘然的,但是没想到这腾韵的飞升技能也是不遑多让。
  不过下面两人的想法,此刻腾韵是不知道的。
  她此刻柳眉微凝,却是有些犯难,本来她打算在为陈洛示范时,直接跳上瀑布源头,看看那布团上说的是否是真的?
  可是没想到这看上去没有多高的瀑布,足有三四十米。饶是修炼多年的她,在瀑布的冲击之下,更是达不到一半。
  而且越往上,威压就越大,瀑布所倾泻而下的冲击力就更强。
  “怎么办?连我这凝气境都达不到,更何况是才刚刚踏入修炼界的陈洛呢?”
  想着这里,腾韵飞身而下,落于地面。
  见她落下,陈洛便准备学她模样,开始提气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此时,她却说道:“没有用的,我刚才试过了,根本无法上去。”
  “这......”
  听了他的话,陈洛望着倾泻而下的瀑布,摸着下巴,也开始犯难起来。
  “怎么办?”
  这个问题在他们俩的脑海中,飞速旋转,他们希望尽快找到办法。
  可是他们越是着急,越是没有办法。心中除了烦闷,就没有一点头绪。
  恰在这时,陈洛脑海中突然传来一声音,非常沉闷,甚至是有些竭尽全力,说道:“将全部灵力汇集于脚上,集中一点而上!”
  这话一出,陈洛有些惊呆:“怎么自己脑海中会有别人的声音,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陈洛只觉自己快要疯了一般,这两天自己怎么竟遇到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先是奇怪的山洞,再是奇怪的佛像,还有奇怪的铁链。现在又是自己脑海中突然有一声音,而且这声音还不是自己的。
  要不是为了顾及腾韵和凌轻雪在场,估计他都要开始爆粗口了。
  就这一句,那声音没有再说话了,就好像凭空而来,又凭空消失。
  陈洛想着那声音说的话,心中直犯嘀咕。他不知道那声音是否可以相信?不过随即一想:“现在是迫在眉睫,哪还能细想,只能冲,万一失败,对自己的师傅也有交代!”
  于是想着,便将自己的灵力全部汇集双脚,集中一点,随即腾飞而起。
  “咻!”
  飞身直上,直至瀑布源头的出口处。
  不过这时,由于他还未能完全掌握,才刚看到源头出口,脚下一不留神,直直往下掉。
  还好,他反应及时,在刚要靠近地面时,立即聚集灵力,飞身旋转。
  不然就要摔至地面了,虽然不能致残,估计屁股肯定是要遭殃的,而且自己已经摔过一次了,他可不想再来第二次。
  回想着刚才的经过,陈洛落到地面,心中笃定道:“看来,那声音说的对!”
  就在这时,腾韵在一旁问道:“什么说的对啊!”
  陈洛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将灵力再次汇聚双脚。
  有了刚才的经验,陈洛不再像之前那样,慌乱如麻,没有章法。
  此刻的他似是得心应手,立马飞身而上,直至瀑布的源头。
  陈洛收回灵力,落于瀑布源头处。定眼望去,只见在自己眼前是一个似是葫芦口形状的洞口。
  洞口不是很大,但却能容下一个人,而且这洞非常深,不知通向哪里?
  陈洛开始觉得困惑,自己三人到底该不该进入里面?而且里面是否有危险?他此刻尚是一无所知。
  看着洞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口漆黑一片,他有些犹豫。但是洞外的喊杀声越来越大。
  陈洛随即收回眼神,随着瀑布,飞身而下,落到地面。
  腾韵与凌轻雪见他安然下来,心中的担心立即放下。
  此刻腾韵问道:“怎么样?”
  陈洛看了看眼前的两人,想了想,说道:“嗯,上面有一个洞口,一次可过一人。但是洞口很深,根本看不到尽头,也不知有没有危险?”
  听到陈洛的话,腾韵说道:“我们还是要上去,外面现在声音这么大,我估计是三大雇佣军团和我哥哥他们也在,到时候,我和你还可以脱身。但小雪怎么办?”
  腾韵此话一出,陈洛立即蹙起了眉头,心道:“是啊!还好有漂亮姐姐,不然我险些将小雪置于危险之际。如果真是这样,我如何对得起师傅的临终嘱托啊。”
  想着这些,陈洛十分自责。于是有些歉意地望了望眼前的凌轻雪。
  凌轻雪见他眼神奇怪,于是问道:“小哥哥,怎么了?”不过她的话中还是带着些许悲伤。
  陈洛听此,微笑着道:“没事,小雪!我想问问你,师傅的尸体怎么处置?”
  陈洛的问话,也让凌轻雪一怔,她也没想过。
  于是她只得将眼神望向一旁的腾韵,腾韵见此说道:“叶前辈乃是忠义之士,他的尸体不能随意处置,更不能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糟蹋了。我想将叶前辈的尸体埋在潭底,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了。”
  她的话说完,陈洛点了点头,随即又有些不忍的看了看叶崇的尸体。
  腾韵见他眼中不忍,明白陈洛是不忍心叶崇的尸体泡在水中,腐烂。随即说道:“放心吧,我这里有一枚防腐丹,可以防止尸体腐烂。”
  听此,陈洛满脸兴奋。一旁的凌轻雪也是脸带欣喜。
  虽说叶崇已死,但是凌轻雪还是希望叶崇能有一个完整的身躯。
  拿着腾韵给的防腐丹,陈洛来到叶崇身边,将防腐丹放入叶崇嘴中,随即准备将叶崇放入水潭。
  不过却被腾韵阻止,说道:“叶前辈的纳戒,你得摘下来。”
  听到这话,陈洛有些犹豫。人都死了,难道真的要这么做?他感觉有些不妥。
  随之又听得腾韵说道:“你不拿下叶前辈的纳戒,怎么完成他的交代,怎么将小雪送往思州学院?”
  听到这话,陈洛顿时有些狐疑的望着腾韵。
  腾韵似是有些急的直跺脚,说道:“叶前辈可将功法交给你,那烈焰火麟枪呢?”
  陈洛听到这,才发现自己师傅说要将功法传我,还没来得及传授,就撒手人寰了。
  自己空有他四十年的灵力,却没有学会他的枪法,这还谈何说要继承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