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离开渣男后,林先生让我上位了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平安归来

  不稍片刻,热气便溢满了整个浴室,我起身,转过头问林赫松,“淋浴还是泡澡?”
  后者却直接关上了浴室的门,缓步朝我走来,“我要洗鸳鸯浴。”
  他的眸光深邃,一瞬不瞬的盯着我,我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脸颊瞬间开始发热,“别闹了,我去给你找睡衣。”
  说完,我逃也似的溜出了洗澡间,背后传来林赫松低沉的笑声。
  我坐在房间的床上,静静的望着浴室的方向。
  浴室里的灯光昏黄温暖,透过玻璃门,能清晰的看见林赫松晃动的身影。
  我怔怔的出神,林赫松的手机却在此时嗡嗡的响起。
  随意瞥了一眼,看见来电显示是刘欣后,我毅然的按下了接听键。
  “赫松哥,我听我爸爸说,你已经回家了,你还好吧?”
  刘欣轻柔的嗓音透着深切的关心,我不知道林赫松平安归来,是刘欣的功劳还是他本身就没事。
  思索片刻,我轻声道:“林赫松在洗澡,有事的话,我可以替你转达。”
  电话那头的刘欣,一听说话的人是我,语气瞬间变得刻薄起来,“陈潇,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吗?你不要言而无信!”
  “现在,我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你爸爸帮了忙,所以,答应你的事暂时无效。”
  说我耍赖也好,言而无信也罢,在真相出来之前,都一概不论。
  电话那头的刘欣急了眼,说话也开始口无遮拦,“你说这话,是想给我耍无赖吗,你信不信我可以让林赫松怎么出来的,再怎么回去!”
  浴室里的水流声停了下来,相必是林赫松已经洗完了澡。
  “刘欣,做人,话不要说得太满,小心自己打自己的脸。”
  我的语气不由得冷了下来,说完不待刘欣反应,我便直接挂了电话。
  浴室的门正好被打开,林赫松边走,边拿着一条毛巾擦着头发。
  “刚刚跟谁在打电话?”
  他看着我,眼神带着询问。
  我也没打算瞒他,直接跟他说了实话,“是刘欣,她知道你回来,打电话关心一下你。”
  林赫松闻言没有说话,他走到床边,在我的身边坐下。
  “你为什么要搬回来,是姑姑又找过你了吗?”
  未曾想,他竟会又提及此事。
  “没有,是我自己想回来住的,再说,你不在家,我自己住你家,挺别扭的。”
  林赫松幽幽的看着我,显然是有些不相信我说的话,我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只好跟他说了实情。
  “其实是我答应刘欣,若是她能求她爸帮你,我就主动离开你。”
  说这话的时候,我有些心虚,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林赫松的表情。
  只见他原本还有笑意的脸,瞬间沉了下来,连带着周身的气场也冷下来。
  “陈潇,我说过,我林赫松还不需要靠女人!”
  他的眼中渐渐升起一丝薄怒,看得我心里发憷。
  我自知理亏,主动的挽住他的手臂,“哎呀,我这不是关心则乱吗,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怪吓人的。”
  我说着,抬手捂住林赫松的眼睛,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些,“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
  “今天就先不跟你计较,睡觉!”
  林赫松说着,顺势搂着我倒在床上,然后一个侧翻,将我压在身下。
  我的身体瞬间紧绷,谁知他只是将脸埋在我的颈间,便再无其他动作。
  或许他是真的累了,不稍片刻,林赫松的呼吸便逐渐趋于平稳,他竟就这样趴在我的身上睡了过去。
  我僵着身子,小心翼翼的将他从我的身上推了下来,拉过被子盖在他的身上,静静的看着他的睡脸。
  林赫松的眉头,睡着的时候也是紧紧的拧在一起,我抬起手抚了几次,却都是徒劳。
  这几天,他独自一人,一定承受了许多,他却对我只字不提。
  我简单的冲了个热水澡,便掀开被子躺在了林赫松的身边,我才刚睡下,他就像有感应一般,将我捞进怀里紧紧抱住。
  我轻笑一下,任由他抱着,闭上眼睛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翌日,我是被林赫松给咬醒的。
  没错,就是咬!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正埋着头,轻轻的啃咬着我的脖颈。
  身上的睡衣不知何时已经被他褪尽,他温热的胸膛紧挨着我的,我的头皮瞬间酥麻。
  “醒了?”
  见我睁眼,林赫松抬头冲着我邪魅一笑,紧接着便是一阵深吻。
  我搂着他的腰身,被他吻得快要喘不过气,只能张嘴回应着他。
  一阵缠绵过后,两人的身体都被汗水浸湿,黏黏腻腻的,让人觉得难受。
  我躺在床上不愿动弹,林赫松索性直接抱着我进了浴室。
  浴缸里的水很快被放满,林赫松将我轻轻的放了进去,自己也跟着坐了进来。
  我眯着眼睛,懒懒的窝在他的怀里,任由他帮我清洗。
  “我跟姑姑打过招呼了,一会儿你跟我去见她。”
  一句话,惊得我瞬间清醒,我回过头看林赫松,在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后,无奈的开口,“我可以不去吗,还没有准备好。”
  “别紧张,只是见一面,吃个便饭。”
  “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你这么好,她一定会慢慢喜欢你的。”
  “什么叫丑媳妇,我很丑吗?!”
  林赫松后面的话,我是完全没有听进去,只听见了前面的丑字。
  “让我看看,到底丑不丑。”
  林赫松说着,竟真的掰过我的脸,认真仔细的端详一番,“嗯,还好,能拿的出手。”
  他的眼中充满了戏谑,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率先从浴缸里起身。
  “你姑姑要是觉得我丑,只能说明你眼光不好,怪不得我!”
  说完,我便快速的跑回房间,将自己的衣服穿好。
  林赫松在浴室里肆无忌惮的笑着,他对这些天发生的事却只字不提。
  我虽然很好奇,可他既然不说,相必也有他自己的考量,索性也就没有多问。
  林赫松没有直接带我回家,而是先去了趟公司。
  林氏集团的员工,见自家总裁安然无恙的回来,大家的情绪都有些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