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离开渣男后,林先生让我上位了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被杜明卫坑

  自古以来,政商结合,便是权势与财力的象征,二者缺一不可。
  我自己也明白,林冰霜会如此,也全是为林赫松的事业考虑,但我却不能苟同。
  至少,目前为止,我不会因为她的阻止而离开林赫松。
  出了林氏的大门,我一时间竟不知该去往何处,冯依依已经消了假回去上班,若这时去疗养院,又怕被我妈看出端倪。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脸颊被寒风吹得生疼,却比不上心底的钝痛。
  “陈潇?!”
  忽然,我听见身后传来两声汽车的鸣笛声,接着便是杜明卫的叫喊声。
  我停下脚步回头,杜明卫的车子,正缓慢的跟在我的身后。
  见我转身,车窗缓缓降落,露出杜明卫清俊的脸庞。
  “去哪?我送你。”
  我站在原地犹豫片刻,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去。
  一进车门,一股暖意扑面而来,夹杂着淡淡的柠檬味儿的熏香。
  “你去哪我就去哪。”
  闻言,杜明卫微怔,而后眼中闪过一丝促狭,“你确定?”
  我想着,现在是上班时间,杜明卫出门肯定也是为了工作上的事,索性便毫不犹豫的点头,“确定。”
  杜明卫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便重新启动了车子。
  汽车一路向北行驶,最终竟停在了一栋别墅前。
  我这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扭头疑惑的看着杜明卫,“不是出来处理工作吗?怎么到这儿来了!”
  “我有说过是出来处理工作吗?”
  杜明卫看着我,语气掩盖不住的愉悦。
  “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不用工作吗?”
  我不死心的继续问道,谁知杜明卫直接下车,并绕道副驾驶的位置,替我拉开了车门,“没有人规定上班时间必须要工作,下车吧。”
  杜明卫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拉链敞开着,里边是一身黑色的西装。
  这栋别墅,我有幸来过一次,正是杜明卫认祖归宗的那次。
  没错,我被杜明卫堂而皇之的带回了家!
  “你可以再送我回到上车的地方吗?”
  我坐在副驾驶上,迟迟不愿动身,低着头,小声的说着。
  “不能。”杜明卫拒绝的斩钉截铁,“我可是再三向你确认过,是你自己答应过来的。”
  我看着杜明卫,深吸一口气,抬步下了车。
  不就是跟他回趟家吗,又不是没有来过,况且,我他是朋友,去朋友家里做客,是再正常不过的。
  “正好,你可以帮我打打下手。”
  穿过别墅前的花园,我跟着杜明卫来到了正厅,他突然没头没脑的嘟囔了一句,我还未来得及细问,正厅的大门便缓缓的打开。
  “杜先生回来了,东西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江先生已经在等着您了。”
  开门的阿姨恭敬的对明卫说道,自见他微微颔首,便拉着我往里走。
  一进门,我彻底傻了眼。
  看这屋内的布置,分明就是要举行宴会的架势。
  厅堂的地板上铺着一层红毯,佣人们打的打气球,挂的挂彩灯,场面极为热闹。
  “我来,合适吗?”
  我扯住杜明卫的衣袖,有些尴尬的问道,上流社会的宴会,邀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我,只不过是华盟的一个小小的员工而已。
  “怎么不合适,你能来,我妈一定很高兴。”
  “陈潇?你来的正好,快,帮我看看,这个挂在哪合适。”
  江寒手中拿着一串彩灯,正一闪一闪的发着亮光。
  他看见我,并没有丝毫的讶异,好似我就应该出现在这儿一样。
  “挂在……楼梯扶手?”
  我环视了一圈,好像也只有那个地方能挂,江寒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毫不犹豫的赞同道:“嗯,那就挂在那儿吧,阿姨,麻烦你帮我挂一下。”
  他顺手将手中的彩灯递了出去,而后转身看着我,“明卫拉你过来的?”
  我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懵,“所以,能告诉我,这是要干嘛?”
  “你都跟着来了,竟然不知道要干嘛?!”
  江寒一脸惊诧道,接着他问一旁的杜明卫,“你没告诉她?”
  后者轻笑一声,轻摇了一下头,“没有,我怕告诉她,她就不来了。”
  ……
  所以,我稀里糊涂的,被拉过来参加杜明卫妈妈的生日宴!?
  “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我苦着脸,拉住江寒的胳膊,“江总,我的好老板,你送我回家吧,这哪是我能参加的宴会啊。”
  开玩笑,杜莎的生日宴会,来得人铁定非富即贵,我哪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宴会。
  “你当然有资格,你是不知道杜阿姨有多喜欢你,放心吧,有明卫在呢,他会护着你。”
  谁知,江寒不但没有答应,还直接将我丢给了杜明卫,自己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只是个生日宴而已,没那么夸张,到时你就跟着我,没事的。”
  见我耷拉着脑袋,杜明卫温柔的说道,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的点点头。
  大不了,我就躲在角落里蹭吃蹭喝好了。
  因为是家人的生日,厅堂里的布置都是杜明卫指挥的,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全部布置完毕。
  期间林赫松给我打过一通电话,告诉我晚上他有事,不能陪我吃晚饭,我也乐得自在,免得还要为此事跟他解释半天。
  “接下来,就是需要把你也捯饬捯饬。”
  杜明卫满意的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杰作,突然转过头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我被他盯得头皮发麻,下一秒,被他拉着出了别墅,上了他的车。
  车子再次启动,这次我长了心眼,率先确定目的地,“去哪?”
  我问杜明卫,后者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的道路,缓声道:“你打算就穿羽绒服参加晚宴吗?”
  ……
  好吧,无形中又被嫌弃了一把。
  杜明卫将我带到了一个专门做造型设计的地方,里面的店员看见我们,热情的迎了上来。
  “先生,女士下午好,要做造型吗?”
  一个头发齐肩的男造型师接待的我们,杜明卫朝着他微微颔首,“麻烦给这位女士挑一件礼服,参加长辈的生日宴。”
  “好的,女士这边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