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离开渣男后,林先生让我上位了 > 第二百零四章 雪停

  傍晚的时候雪总算停了下来,环卫工人加班加点的清扫路面的积雪,避免明早结冰,影响出行。
  我离开公司的时候,江寒跟杜明卫正在商议着什么,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便先行离开。
  林赫松已经等在了华盟的楼下,我跟他的关系昭然若揭,便也没再躲避同事,大大方方的上了他的车。
  “看来林总跟我们华盟合作的很愉快,参加我们内部的庆功宴还如此积极。”
  我边系安全带便打趣道。
  下午的时候,江寒看见名单上有林赫松,笑骂他不要脸,仗着自己有投资就为所欲为。
  “谁说我是去参加华盟的聚会。”闻言,林赫松眉眼微挑,唇角携着一抹笑意,“我是陪女朋友参加聚会。”
  ……
  我自认为自己的口才不差,但却说不过巧舌如簧的林赫松。
  因为这个宴会,实际意义上就是一场庆功宴,庆祝《加油练习生》圆满成功。
  所以,江寒特意让我叮嘱大家,穿得随意些,大家是来放松的,不是来选美的。
  冬天,夜色来得跟早一些,才六点多的光景,便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街上的霓虹灯闪烁,行人稀少,但室内却是热火朝天。
  江寒直接包下了酒店的宴会厅,此时人也越来越多,我给林赫松挑了个不太显眼的位置,自己则在宴会厅的门口迎人。
  江寒跟杜明卫珊珊来迟,却并未看见冯依依的身影。
  “依依呢?”
  我疑惑的问江寒,下午的时候,经过我的提点,江寒明确表示会带上冯依依一起的。
  “她说晚上她们部门也聚餐,走不开。”
  临近年底,各大公司纷纷的聚餐搞团建,也算是为今年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了然的点点头,便也没再给冯依依打电话,估摸着人差不多都到齐了,我便跟着江寒与杜明卫一起进了宴会厅。
  厅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与外面的天寒地冻有着云泥之别,我凭着记忆去找林赫松的位置,却发现他的身边,已经围满了人。
  他的右手边坐着刘欣,正巧笑嫣然的望着他,一双眼睛里,溢满了欢喜。
  “别怪我没提醒你,刘欣那个丫头片子,心眼很足。”
  江寒从我的身后走过,幽幽的说道。
  “是吗,那就会会她,领教领教。”
  林赫松也看见了我,见我跟江寒低头私语,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下一秒,他起身,径直的向我走来。
  “你说,若我现在搂着你,林赫松会是什么反应?”
  “嗯?”
  我还来不及反应,江寒便倏的搂住我的肩,强压着我走向与林赫松相反的方向。
  “你干嘛!”
  我有些无奈的说道,试着挣扎了几下,江寒反而将我搂得更紧。
  “我不是在帮你吗,让其他女人看看,林赫松有多在乎你。”
  江寒的话音刚落,我的手便被一个大掌扯住。
  我跟江寒的脚步同时顿下,转过身,林赫松脸上满是阴翳,看江寒的眼神,带着薄怒。
  “哟,林总也在呐,失礼失礼。”
  江寒不慌不忙的将手从我的肩上拿下,故作惊讶道,他的笑痞痞的,一副没事人的模样。
  我忍不住轻笑一声,连忙上前挽住林赫松的胳膊,“这不是看你被一群美女围着脱不了身吗,我跟江总演戏呢!”
  说着,我状似无意的瞥了一眼刘欣,她坐在椅子上,愤愤的望着我跟林赫松的方向。
  “以后这种玩笑,少开。”
  林赫松怒意消散不少,但语气依旧清冷,他牵着我,重新找了个位置坐下。
  江寒一直跟在我们的身后,我们刚落座,他紧接着也坐了下来,好巧不巧的,杜明卫也在这张桌上。
  此时,服务员已经开始上菜,如果这个时候拉着林赫松换位置,就有些太过刻意了。
  “来点红酒?”
  江寒将桌上的酒打开,挑眉问我。
  我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林赫松,后者的薄唇轻抿,没有说话。
  “还是不喝了吧,会醉。”
  我摇了摇头,拒绝江寒,他也没勉强,兀自的拿起林赫松与杜明卫的酒杯,为他们两都倒了一杯。
  “你自己呢?”
  我见江寒并没有给自己倒酒的打算,出声问道。
  “我跟他两喝酒,那不是自讨苦吃,我陪你喝牛奶。”
  好家伙,给别人倒酒如此积极,轮到自己就只喝奶了。
  好在林赫松与杜明卫不是喜欢计较这方面的人,并没有说些什么。
  等菜都上齐,江寒端着一杯牛奶,缓缓的走向宴会厅的舞台。
  “忙碌了一年,大家都辛苦了,今天身体不适,只能以奶带酒,敬大家一杯,感谢大家对华盟所作的一切!”
  江寒说着,举杯将杯中的牛奶一饮而尽。
  然而,这种场合,大家怎么会允许自家的总裁只喝奶不喝酒。
  “江总,您这也太不够诚意了吧,酒杯都不端。”
  “就是,就算是抿一口也得抿啊,喝奶就太没意思了。”
  有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直接带头起哄。
  江寒见拗不过,只好乖乖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行,今天高兴,大家喝好,不喝醉啊。”
  一杯红酒下肚,大家这才放过江寒,纷纷随他隔空举杯。
  他一落座,林赫松便不怀好意的看着他,“江总,怎么着我也得敬你一杯,感谢你对陈潇这一年来的照顾。”
  林赫松是故意的,他知道江寒不胜酒力,想把他灌醉。
  江寒明知有坑,却也不得不再次举杯,毕竟林赫松话说得冠冕堂皇的,若他不应,便是不给林赫松面子了。
  “林总客气,我照顾陈潇可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闻言,我连忙在桌底下踢了江寒一脚,示意他少说两句。
  现在他可是个弱势群体,林赫松分分钟能把他喝倒。
  “你踢我干嘛,我又没说错!”
  谁知江寒并未领会我的意思,反而将我踢他的事说了出来。
  林赫松失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下一秒,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江寒见状怔忪了片刻,正当他准备端起酒杯的时候,一旁的杜明卫按住了他的手。
  “林总,这杯我替江寒喝。”
  杜明卫看着林赫松,脸上的表情有些晦暗不明,我在心底无声的哀嚎,却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