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离开渣男后,林先生让我上位了 > 第二百零五章 一语双关

  “有些东西能替,但有些东西不能替,杜总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
  林赫松似笑非笑的说道,我总觉得他有些一语双关,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江寒跟我是一家人,他不胜酒力,由我代替也是无可厚非。”
  “也是,杜总请便。”
  林赫松轻笑一下,不再出声。
  杜明卫定定的看了我一眼,接着喝掉了杯中的酒。
  桌上的其他人见状都面面相觑,大概心想着,才刚开始就一杯接一杯的,这得要喝多少酒。
  桌上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我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开始活跃气氛。
  “大家快尝尝这家酒店的菜,听说很不错的。”
  我说着,给林赫松夹了一块鱼,后者的眉头瞬间纠结在一起。
  “我不吃鱼。”
  ……
  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贺爷爷告诉过我,林赫松从小就讨厌吃鱼。
  “多大的人了,还挑食。”
  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还是将他碗中的鱼夹到了自己的面前。
  “林总跟陈潇姐的感情真好。”
  坐在对面的同事,见状说道,她是今年刚来的实习生,在公司总是喜欢叫我姐。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一旁的林赫松对这话倒是很受用,眼角难得的有了一丝笑意。
  一旁的江寒嗤之以鼻,嫌弃的看了我一眼。
  没过多久,大家便开始起身穿梭在各个餐桌之间,觥筹交盏。
  我一直低头默默的吃着,根本没有起身的打算。
  “赫松哥,我能坐下吗?”
  江寒不知去了何处,林赫松身旁的位置也便空了出来,刘欣端着一个高脚杯,凑上前来说道。
  林赫松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冷声道,“你随意。”
  这个男人,都不知道拒绝的吗!
  我的心底刚升起一丝不悦,下一刻就听见林赫松开口,“吃饱了吗,该回去了。”
  刘欣的笑容肉眼可见的僵在脸上,看着她吃瘪的模样,我不怀好意的笑出了声。
  “嗯,回家吧。”
  刘欣见林赫松要走,开始变得沉不住气,“赫松哥,我一个人来的,你能送我回家吗?”
  这次还不等林赫松开始,我直接怼到,“不好意思,我跟我男朋友要回家了,没时间送你,你自己可以打车。”
  “我没跟你说话!”
  刘欣干脆不再伪装,瞬间变了语气,“赫松哥都没有拒绝我,你凭什么替他做决定!”
  谁知,林赫松丝毫不给刘欣留情面,对着她面无表情道:“凭他是我未来的妻子。”
  说完,他牵过我的手,穿过重重人群,带我走了出去。
  出了宴会厅,一股寒意袭来,但我却丝毫感觉不到冷意,我还没从林赫松刚刚的话里回过神来。
  他说,我是他未来的妻子。
  心里有什么东西被融化,我下意识的握紧了林赫松有力的大掌。
  司机一直等在酒店门口,林赫松替我拉开车门,示意我坐在里边。
  一上车,他便将身体沉沉的压在我的腿上。
  “我睡一会儿,到了叫我。”
  他俊逸的脸庞有些微微泛红,一定是刚才喝酒喝得太急,现在酒意开始慢慢散发。
  林赫松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腿上,痒痒的,却让人莫名的舒心。
  想到刘欣吃瘪的模样,我的心情便异常愉悦,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林赫松睡得很沉,到了目的地也没有转醒的迹象,我不忍心叫醒他,便让司机先下了班。
  夜晚的别墅区异常安静,林家的老宅里也只亮着一盏廊灯,想来妈妈跟贺爷爷都已经歇下。
  我靠在柔软的座椅上,一动也不敢动,竟也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到了床上,身上也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睡衣。
  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的是凌晨一点,身旁却不见林赫松的身影。
  我疑惑的起身,竟看见林赫松在处理公务。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林赫松穿着浅蓝色的真丝睡衣,身上的酒气已经消散,有着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
  “嗯,我得赶着把手上的事处理完毕,到时可以跟你一起陪阿姨做手术。”
  原来,他还惦念着这件事。
  “再怎么着,也不能不休息啊,身体要紧。”
  我上前,强制性的关了林赫松的电脑,他也不恼,一把将我扯进怀里。
  “哪有你要紧。”
  林赫松的语气轻柔,我的心里,瞬间涌过一阵暖流。
  “陈潇,等阿姨做完手术,病情稳定后,我们就结婚,好吗?”
  林赫松搂住我的腰,抵着我的额头轻声呢喃,我从未想过他会以这样的方式说出结婚的事,意外的让人动容。
  “好,等我妈病好了,我们就结婚。”
  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这个人,无时无刻不再替我着想。
  倏的一下,林赫松将我拦腰抱起,他缓步走到床边,将我放下后,便倾身而下,“那我们就提前入个洞房。”
  话落,林赫松低头吻住我的唇,我抬手环住他的脖颈,热情的回应着。
  被折腾了累了,眼皮都懒得掀开,任由林赫松抱着我帮我清洗身体。
  “睡吧。”
  再次回到床上,林赫松在我的额头上落在轻轻一吻,便搂着我,闭上了双眼。
  翌日,天气意外的放晴,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人的心情也变得更加明媚起来。
  身旁的林赫松已经不见了踪影,我懒懒的伸了个懒腰,不慌不忙的起身。
  因为从今天开始,我就开始放年假了。
  简单的洗漱一番,我便下了楼,妈妈自己转动着轮椅在后院里闲逛,雪球则乖巧的跟在她的身旁。
  “妈,贺爷爷呢?”
  “赫松一早接他出门了,大概是有什么事情吧。”
  妈妈听见声响,回过头答道。
  “饿不饿,我给你煮几个混沌?”
  “不用了,我自己来,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连忙拒绝,说着蹲下身,雪球便立刻扑进了我的怀里。
  “林赫松有说他们去哪吗?”
  “没有,只说有事,出去一下。”
  我的心里虽然好奇,但林赫松不说,肯定有他的道理,等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
  我放下雪球,上前推着妈妈的轮椅,院子里种了几颗腊梅,已经长了花骨朵,要不了多久应该就会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