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离开渣男后,林先生让我上位了 > 第二百一十章 陈莲的无耻

  医院里的人很多,我跟陈莲两人的争吵,很快便遭到了人群的围观。
  “天杀的,你这个没良心的啊,你姑父就等着钱治病,你有钱却不管啊……”
  陈莲见有人围观,唯恐事情闹得不够大,竟开始坐到地上鬼哭狼嚎起来。
  “你姑父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小时候有好吃的都先留给你,呜呜呜,我可怜的丈夫啊……”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陈莲的苦情戏表演的很到位,是以,众人都相信了她的话,开始对我指指点点。
  “小姑娘人长得挺漂亮,心怎么这么歹毒呢。”
  “就是,竟然见死不救。”
  我怒极反笑,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秀才遇上兵,不对,陈莲应该是土匪。
  “做人能到你这个地步,也挺难得的。”
  我居高临下的睥睨着陈莲,说完便不再理会,拨开人群离开。
  她见我是铁了心的不打算再理她,倒是没再纠缠,但我敢肯定,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是真的想给自己两巴掌,干嘛要去多管闲事。
  “回来了,怎么去这么久?”
  林赫松一直守在妈妈的身边,因为是全身麻醉,麻药散尽还需要些时间,所以妈妈还处于昏迷状态。
  “嗯,人多,多排了会儿队。”
  我并不打算告诉林赫松我遇见陈莲的事,这样只会让他又多担心一件事。
  “要不你先回去吧,这里我一个人可以的。”
  临近年关,林氏集团大大小小的事都需要林赫松亲自审核把关,对他来说,时间很是宝贵,真没必要陪我一起在医院里耗着。
  “那怎么行,我得陪着你。”
  林赫松坚持留下来,我也就没再提及此事,我们两人等候在病房里,随意的聊着天。
  不知过了多久,我隐约看见妈妈的手指微微动了两下,我蓦的从沙发上弹起身,激动的走到病床前。
  “妈,我是陈潇,能听见我说话吗?”
  舅舅特意嘱咐,若妈妈开始有意识时,一定要将她叫醒,否则昏睡太久,也是不行的。
  “阿姨,醒醒!”
  我跟林赫松两人站在病床前不停的叫喊着,可妈妈依然没有转醒的迹象。
  我的心里害怕极了,正当我准备去叫舅舅时,妈妈的眼睛这才缓慢的睁开。
  “陈……潇……”
  “妈,我在呢。”
  我两步上前握住她的手,心里的紧张这才稍微缓和一点。
  “林赫松,你帮我去叫一下舅舅吧。”
  “嗯。”
  林赫松应了一声,便出门去寻舅舅,没过多久,舅舅便跟着他一过来了。
  “感觉怎么样?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看得出来,舅舅来时走的很急,坐到我旁边时,还有些气喘。
  妈妈闭上眼睛,轻轻的摇了两下头,表示自己无碍。
  舅舅今天的病人很多,确认妈妈没事后,便返回了自己的岗位。
  林赫松因为临时有事,不得不先行离开,临走时,他再三的叮嘱我,有事一定要第一个通知他。
  因为手术的部位在腿上,并不影响进食,妈妈醒后,我便给她订了餐,好巧不巧的,林赫松刚走,送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只好跟送人的工作人员说了两句好话,拜托他把餐送了进来。
  我点的菜都较为清淡,特意让老板给熬了一盅汤。
  “妈,吃点东西吧。”
  妈妈醒来之后,没过多久又睡着了,我附在她的耳边轻声叫喊着。
  “让她睡吧,不急这一时。”
  这时,舅舅忙完过来看妈妈,他的身后跟着陆远,两人都脱下了白大褂,想来是已经下了班。
  “请护工了吗?还是晚上你守夜?”
  “我守着吧,反正我也已经放了年假,没什么事可做。”
  闻言,舅舅点了点头,“也好,晚上小远值班,有什么需要直接说,别跟他客气。”
  “是啊陈潇,别跟我客气。”
  陆远的唇角溢着笑,穿着常服的他多了几分阳光,看起来就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
  “放心吧,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舅舅没回国之前,妈妈的病一直都是陆远诊治的,他也的确帮了我不少忙。
  “啧啧,住这么好的病房,还说你没钱!”
  突然,身后传来陈莲的声音,我的脸上的笑容瞬间敛住,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有钱给你妈住vip病房,都不拿钱出来给你姑父治病。”
  “你跟我去看看,看你姑父都成什么样了!”
  陈莲说着,就上前扯住我的胳膊,将我往外拉。
  “这位女士,请问您是有事吗?”
  舅舅眼疾手快的挡到我可的身前,将我跟陈莲隔开,“有事现在说就行,没必要拉拉扯扯。”
  “你谁啊,这是我们的家务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手。”
  “家务事?”舅舅疑惑的侧身问我,“这位女士,是你的什么人?”
  舅舅出国的早,并不认识陈莲,更别说我跟她之间的关系了。
  “什么也不是,陌生人。!”
  “什么陌生人,我可是你小姑,你跟我身上留着相同的血!”
  陈莲急了,开始有些气急败坏,她指着我的鼻子,嘴里骂着一些难听的话。
  “这位女士,请注意你的言辞。”
  舅舅原本和善的脸庞骤然冷了下来,看陈莲的眼神充满了怒意,连带着语气也变得冰冷。
  陈莲向来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她瑟缩了一下脖子,开始刻意讨好,“别生气,别生气,我只不过是想问陈潇借点钱,人命关天呐,我保证一定还,我保证!”
  陈莲说着,举起自己的右手做出发誓的状态。
  我冷笑的看着她,在我这里,她早已没了信用可言,况且,我也没有闲钱能借给她。
  “我没钱,除非你把骗我的那五十万还回来!”
  我永远记得爸爸出事后,陈莲落井下石的事,我永远也不会原谅她。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那钱本来就是你爸欠我的。”
  “你胡说,我爸早就告诉过我,他欠你的钱,已经还清,你故意没打收据,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再从我爸身上捞上一笔。”
  被我戳中了心事,陈莲的眸光微闪,她看看舅舅,再看看我,手一甩,灰溜溜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