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老子就是要当皇帝 > 第九十章 官兵杀来了

  对于王瞎子他们来说,罗志学可是他们的大将军,闯破天不尊重罗志学,就等于不尊重整个保乡营。
  再说了王瞎子等一些官兵出身的反贼头目,可是对其他流贼一向来都没啥好感,如今遇上这些流贼,还大言不惭,直接一刀砍了也是正常操作。
  以前他们杀的流贼多了去,不差这一个。
  而上头的罗志学此时却是露出嫌弃表情:“你这性子啊,还是毛躁,要杀也得等他出去了再杀,这血把屋子都弄脏了。”
  王瞎子听罢故作惶恐:“大将军教训的是,属下以后不敢了,我这就提水洗地。”
  罗志学摆摆手:“没下次了,以后别什么人都往我这里领,再有这种让我认贼作父的傻子过来,直接杀了便是,不用领到我这边来恶心人!”
  罗志学这边直接把使者都一刀砍了,而闯破天那边还不知道呢,不过并不妨碍他做出一些预防性的措施。
  所以,第二次他派人过去的时候直接派了上千人过去,足以确保路上安全不说,而且后头如果罗志学屈服了也能就地收编罗志学所部再一起过来鲁山县城,好让这些临时收编的保乡营当炮灰,去消耗消耗鲁山县城里官兵的箭支,弹药什么的。
  如果罗志学不服,直接打到罗志学服,干掉罗志学在收拢伏牛山残兵也是一样的效果。
  闯破天要的只是一群炮灰而已,罗志学本身并不重要。
  负责率领这支千人流贼大军前往宋家庄的头目乃从闯破天麾下的心腹,同时也是他侄子顶破天。
  不要问为啥会叫这个名号,如今稍微有点实力的流贼们都喜欢给自己起个外号,一大票流贼头子里,光是‘闯’开头的有好几个,什么闯王、闯踏天、闯破天等等,对了还有个射踏天的。
  各种龙也一大堆,什么滚地龙,翻地龙吗,九条龙等等。
  名号以王为结尾的就更多了,闯王高迎祥、李自成(现在只是个闯将)、八大王、争世王、左金王、治世王、一子王、顺天王、太平王、瓦背王、爬田王、兴世王、改世王、扫地王……
  闯破天和他侄子顶破天的名号,都算是中规中矩的流贼头子名号。
  顶破天一路带着大军晃悠着过来,过来的路上还顺手洗劫了几个村落,弄来了一批粮食,不过他们也只能打一些普通村落而已,可没实力去攻打类似宋家庄这样的强大豪强庄园。
  说白了,实力不足就只能欺软怕硬,只敢逮着一些普通村民,没什么实力的小地主欺负。
  抢劫了几个村子后,顶破天这么一群人也算是勉强吃了几吨饱饭,这才信心十足的继续朝着宋家庄而来。
  而过去的路上,顶破天又得知了一些以前没知道的情况:宋家庄有钱有粮!
  顶破天以前没来过鲁山县,自然也不知道汝州宋家之富,同样不知道宋家庄园拥有远超寻常地主的强悍实力。
  但是他依旧从其他人口中陆续得知了宋家庄的一些情况。
  据传宋家庄里粮食堆满了几十个粮仓。
  据说宋家庄的地窖里仓满了金银。
  听说宋家女眷,一个比一个娇嫩。
  听到这些的时候,顶破天都没能忍住自己,直接流出了口水……
  这么多粮食,这么多金银足够他们叔侄再挟裹上万青壮了,这样他们叔侄也能就不用和之前一样,看见那些实力强大的营主们都得低声下气了。
  尽管顶破天也听闻了宋家庄院墙高,护院多,而能打下宋家庄的伏牛山保乡营也是一些悍贼,而且据传这些保乡营悍贼还有火炮。
  但是他却不是这么认为。
  顶破天自从爹妈死了后,跟着他叔叔闯破天当流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都前后干了四五年了。
  大战小战也经历过不少,见识可不少。
  在他看来,伏牛山里的保乡营不外乎就是靠着几门土炮吓坏了宋家的护院,再加上靠着人多,驱使炮灰强行攻打宋家庄园,这样的话拿下宋家庄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但是这种靠着人多耗死对手的戏码,可是他们这些流贼的拿手好戏,玩起来他顶破天可比那什么罗志学顺手多了。
  这不,顶破天一路南下后一边劫掠一边挟裹,中途都还挟裹了上千号青壮呢。
  等到了宋家庄后,如果那什么罗志学不服,还想武力反抗的话,他就会让这些青壮上去消耗一番保乡营的锐气,再动用士卒冲杀,最后以两百老兵掠阵,一战定乾坤。
  带着这种想法,顶破天一直到了距离宋家庄大约八里外。
  然后他就看见了前方出现了一队百余人的精骑!
  “官兵骑兵吗?官兵的骑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都在北边吗”顶破天只是远远一看对面的骑兵阵型,立马就断定,对面的这些骑兵大概率就是官军骑兵。
  这始终如一的阵型以及统一的灰色军服以及装备,根本就不是流贼里的骑兵所有的。
  “快,列阵,官兵骑兵要杀过来了,快列阵!”顶破天一看对面出现这么多骑兵,那里还顾得上前头的宋家庄了,惊慌无比的他一边让属下列阵,另外一边却开始偷偷让亲兵们把骡马准备好。
  一旦事情不对劲,他立马就会带着麾下两百骨干突围。
  如果还不行,那么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带着仅有的数十有骡马的亲兵突围。
  他当流贼好几年还没死,不是因为他有多能打,更不是运气好,而是因为他每当事情不妙的时候,就会毫不犹豫的带着骨干突围。
  而这一次,在他看来同样大大不妙!
  尽管对面只出现了百人规模的官兵骑兵,看似兵力不多,但是己方对上的话必败无疑。
  他手底下的两千人是什么货色他很清楚,其中千人是路上强行挟裹的青壮,连兵器都没有,剩下的千人好一些,但是其中七八百人也都是最近几个月挟裹的青壮,这些人虽然都了刀、长矛等简单武器,但是距离真正意义上的士兵还远着呢。
  他手底下真正能打仗的是大约两百人的战兵,这些战兵以前基本也是被挟裹的青壮,经过大浪淘沙后,无数挟裹来的青壮陆续死去,而死剩下的那些人慢慢也就成为了战兵,成为一支义军中的主力士兵。
  这些战兵流贼,最少也是从贼半年以上,有一些甚至都干了好几年的,其战力远不是刚挟裹一两个月的青壮士卒所能比拟的。
  同时这些战兵里有少数人还有盔甲,也有强弓。
  然而,只靠着这两百人他也没什么把握能够挡住这一百多骑兵啊。
  对面这些骑兵都不用冲过来,只是远远的在外头跟着,时不时上来射几箭就能耗死他们。
  就当顶破天一脸慌张,甚至都已经开始谋划着是不是要果断跑路的时候。
  对面的王瞎子已经是带着麾下的骑兵哨上前,他们没有傻乎乎的直接冲过来,而是缓缓上前,看着对面两千人乱哄哄的列阵。
  王瞎子不着急的,他的任务并不是直接和这支从北边跑过来的流贼厮杀,而是要拖住他们。
  一方面是避免他们继续靠近宋家庄,威胁到宋家庄一带的安全。另外一边也是不能让他们跑掉继续祸害鲁山县乡野地区。
  现在宋家庄那边还在把大量物资向松山村转运呢,一旦让流贼们过于靠近宋家庄,就会对这条运输线造成巨大的威胁,这是保乡营所不允许的。
  因此当侦骑发现北边南下鲁山城的五千流贼,分兵千人朝着宋家庄而来的时候,罗志学就命令王瞎子严密监控这支流贼,一旦这支流贼靠近宋家庄十里以内,那么就拖住他们,不准这些流贼靠近宋家庄。
  同时,也不能让他们跑了。
  虽然鲁山县城还在明官府手里,但是广阔的鲁山县乡野可是他们保乡营的,可不是这些流贼想要劫掠就能来劫掠的!
  罗志学等人可是从侦骑里得知了,闯破天所部流贼一路南下干的都不是人事。
  这些流贼南下后一路劫掠过来,而且他们不仅仅是劫掠那么简单,这些王八蛋抢走粮食金银之余,还会进行大规模的挟裹青壮,在这个过程里自然免不了大杀特杀,侮辱妇女等。
  并且还会绕过那些防御手里强悍的大地主,专门逮着普通村落动手,典型的欺软怕硬。
  和他们在过去几天的行事比起来,伏牛山保乡营出山后的行事简直就是圣人所为……
  保乡营出山后,可没对什么普通老百姓下手,而是直扑宋家庄,攻打宋家庄的时候就虽然前后杀伤了一两百人,不过也只局限于顽抗的护院以及家丁,宋家族人等,并没有殃及池鱼。
  对于宋家庄周边的普通老百姓,保乡营没去打,甚至连粮食都没去征召,只是后来招募了他们来帮忙运输物资回松山村而已。
  而且最近保乡营已经开始在周边的村落募兵了,这要是在这些村落里大杀特杀,除非强行挟裹,不然谁会给害的自己家破人亡的保乡营当兵啊。
  但是现在闯破天这些流贼们在鲁山县干的事,就是杀光抢光甚至还烧光,所过之处一根毛都不会剩下……
  如果放任不管,让闯破天这么继续折腾下去,鲁山县里的人口数量就会大幅度下降,十室九空绝不会是夸张形容!
  这人要是都死光了,回头他罗志学找谁当兵,找谁征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