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元灵之祖 > 第三十八章,叶公子之名

  离逐鹿最近的城市名叫烟雨城,位于炎天帝国东部,同时,它也接壤炎魔谷。
  虽然处于东部,但这里的发展极为迅速,城内繁华一片,夜夜笙歌。
  燕霆和步云崖走了一整天才走到这里,当即就找了一个酒楼投宿。因为兽潮的缘故,学院给每个人都发了两万金币作为补偿,步云崖打算把两万金币都花完,毕竟这出来玩的机会也不多,玩一次当然要尽兴。
  而且,让燕霆高兴了,他以后在学院就可能有一个人照拂。
  临近中午,燕霆两人在酒楼坐下,先把肚子填饱再说,一路上提心吊胆,生怕遇到执法队,也算是运气好,执法队都在山下一些小城镇里面执法,他们才能畅通无阻。
  执法队除了捉拿逃离学院的弟子外,还需要再山下的小城镇里面维持治安和接待客人,逐鹿并非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若是要拜访逐鹿,需要先在山下城镇等候,然后由执法队带上山。
  燕霆或许是看步云崖年纪小,身上可能钱不多,所以点菜的时候只点了几个小菜。
  步云崖讪讪一笑,道:“燕师兄,你不必替我省钱的,反正在学院我也用不了。”
  “不是要玩几天吗,第一顿就吃这么好,还怎么玩?”燕霆随便找了一个借口糊弄过去,天真的步云崖竟然还相信了。
  两人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菜,他们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这时,酒楼进来了十几个人,他们服装一致,皆为红衣,看情况是一个势力的人,不过燕霆也不认识是什么势力,也没多看。
  他们上了二楼,找了位置坐下来,片刻后,又进来十几个人,和上一批一样,不过是青衣,是另外一个势力的人,他们同样上了二楼,和那一批人对坐着。
  不一会儿,楼上下来了一些人,他们行色匆匆,似乎很慌张的样子。
  燕霆抓住一个人,问道:“你们怎么了?”
  “唉,快走吧,等会可能会有一场大战啊?”
  “为什么?”
  “他们一方是炎宗,一方是云霄门的,这两股势力是烟雨城方圆百里最强大的两股势力了,一直是水火不容,我怕再不走,就会受到牵连啊。”那个人慌忙道,他很惧怕这两股势力,现在这两股势力坐在一起,绝对没好事。
  整个二楼,就剩下了这两波人。
  一楼的人惴惴不安,也顾不上吃饭,一个个都离开了酒楼。步云崖看到这一幕,以为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也站起身来,却遭到燕霆的眼神震慑。
  “你干嘛?”燕霆目光疑惑。
  “师兄,你没看见他们都走了吗,我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步云崖说道。
  “留下来吃饭啊,你在酒楼不吃饭是干嘛的?”燕霆觉得好笑,为什么别人走了他们就要走啊?
  步云崖坐下来,拿起竹筷一点一点地扒饭,燕霆则是放松地吃着,看他的样子,好像几天没吃饭一样。
  “段瑶,你若是不肯把寒铁还给我们,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红衣那一方的带头人说道,声音传到了一楼,语气中威胁的意味十足。
  “林岳,寒铁是我们师兄弟凭本事抢到手的,当时还没你们炎宗,你有什么资格说还?”段瑶冷漠道。
  “寒铁在我炎宗地盘出世,理应属于炎宗,你们云霄门趁宗主外出之际,竟然前来抢夺,我们等待了半年之久,你们又凭什么抢?”林岳振振有词,依他的说法,寒铁是他们一直在等待出世,却在宗主外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出的时候,云霄门抢走了寒铁。
  “哼,所以你们把我们约到这里来是想干什么,寒铁已经在我师尊那里了,想要回去,就来云霄门吧。”段瑶不屑道,说完就准备离开。
  林岳一方的人堵在楼梯口,林岳一拍桌子,木桌立刻被震得粉碎。
  “你师尊自有宗主收拾,我约你出来,就是想看看云霄门首徒有几斤几两,你我一战,若是你赢了,就此离去,你若输了,我就让你们全部躺着回去。”林岳抽出自己的佩剑,剑指段瑶。
  段瑶目露寒光,脸色阴沉到了极致:“你要打就打。”段瑶飞速拔出自己的剑,横向劈出一剑。
  林岳身子倒仰,剑光闪过他的眼睛,从他上方掠过。
  “让我看看你炎宗的剑法如何?”剑光相继绽放,金属声碰撞不断,楼上桌椅被剑光斩断,所有人站在两边,中间留下了足够两人施展的地方。
  段瑶剑法凌厉无比,青光乍现,一剑化作三剑朝林岳刺去。林岳的剑在手中转动,一道道剑芒挥出,丝毫不弱于段瑶。
  “不愧是炎宗的大徒弟,炎宗的剑法你应该尽数学会了,只是与我而言,还差一点火候。”段瑶收剑身形退开,嘴角噙笑。
  “死到临头还嘴硬,接招,火燎苍野。”林岳使出了炎宗的绝技,顿时间,他的剑刃上火光大涨,整柄剑开始燃起火焰。
  段瑶的剑横亘在半空,他双手放在剑的上下之处,一股股元气自手掌涌出,汇聚于剑上,霎时间,剑刃青光耀眼夺目,刺人眼球。
  同一时间,林岳全力挥出一剑,一轮火焰如转轮般斩出,把木质地板都烧成了焦炭,段瑶双掌齐推,青剑光芒四溢,迎上了火焰转轮。
  轰——
  随着一声爆炸,二楼成了一片废墟,栏杆被余威冲断,断木上烧着火焰四下飞散,正好砸到了燕霆的桌子上,掉进了他的菜里面。
  燕霆脸色凝顿,放下竹筷,嘴巴也放慢了咀嚼的速度,目光盯着桌子上燃着火焰的断木。
  “师……师兄,早跟你说了,换个地方,你……你不听。”步云崖颤颤巍巍地说道,他用余光瞟了楼上的那两波人,还在打。
  燕霆不语,站起身来,来到二楼地板的正下方。手掌汇聚一股元气,朝着上方轰出,然后迅速闪开。天元境一击,直接让整个二楼坍塌,二楼的人全部摔下来。
  林岳和段瑶正在对决,忽然脚下一空,所站的地板破碎开来,因为没有防备,狠狠地摔了一跤。
  “是谁偷袭我。”林岳的脾气暴躁,举起剑四处怒吼。
  当他看到一楼只剩下了燕霆和步云崖时,立刻明白过来,他对着比较近的燕霆怒道:“是你干的?”
  “嗯。”轻描淡写地嗯了一声,燕霆双手抱在胸前,淡漠地看着林岳。
  “你知道我是谁吗?”林岳再次说道,炎宗在这方圆百里乃是最强的势力,这个青年活腻了敢惹他们?
  “不知。”燕霆依旧冷漠答道。
  “哈哈哈,看来你炎宗的名声不如我云霄门响亮啊。”见林岳吃瘪,段瑶不禁嘲笑道。
  “小子,我炎宗可是这方圆百里的霸主,你确定要招惹我们?”林岳威胁道,这青年面不改色,淡定自若,他可不是傻子,这青年或许是某个大家族里面的,还是先探探口风的好。
  燕霆指向自己的饭桌,说道:“那个,是你们弄下来的吧,你不觉得你需要做些什么吗?”
  林岳顺着燕霆的手指看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
  ,桌子上面,有一段着火的木头,砸在了菜盘子里。
  “不就是一桌饭菜吗,赔你就是了。”林岳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青年无非是要他们赔钱。
  “我需要的,是道歉。”燕霆的声音寒冷,也带着几分不容抗拒。
  “道歉?好好,我道歉,对不起。”林岳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也知道这件事情是自己不对在先,道歉也没什么,是应该的。
  “你呢?”林岳已经道歉,燕霆也不去刁难他,转身对着段瑶说道。
  “酒楼的人都走光了,你还在这里吃饭,这不是自找麻烦吗,早点走不就好了。”段瑶并不打算道歉,还把错误归结于燕霆。
  燕霆冷笑,身形忽然移动,速度奇快,段瑶忙朝前刺出一剑,却被燕霆以两根手指夹住。
  “区区地元境六级,也敢这么放肆,你师尊没告诉你什么叫做谦虚吗?”燕霆离段瑶只有一把剑的距离,而段瑶的剑被燕霆双指夹住,就算他用尽全力也拔不出来。
  “你……”段瑶脑子如遭重击,燕霆的速度快到连他都看不清楚,他胡乱一刺,却被燕霆夹住。
  燕霆的双指温度腾升,整柄剑受到影响,温度也开始慢慢上升,段瑶感到剑柄的温度越来越高,甚至有些烫手。下一刻,剑突然崩断,掉落在地。
  “我再说一遍,道歉。”
  “对不起。”段瑶自认不是燕霆的对手,对方的修为远超自己,再僵持下去对自己有害无益。
  燕霆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若是如林岳一样干脆,他倒不至于震断段瑶的剑。
  “段瑶,赶紧把寒铁交出来,否则我打残你。”林岳看见段瑶的宝剑断裂,心中大喜,趁着这时候把气势赶上来。
  “你死心吧,寒铁在我师尊那里,那可是叶公子所需之物,你炎宗敢和他去抢吗,我看你还是放弃吧,过几天,叶公子就会到云霄门来取寒铁。”段瑶说道。
  “叶公子!”听到这三个字,林岳的脸上闪过一丝不甘和失望,炎宗再强,又怎么敢和叶公子争夺!
  “谁是叶公子?”燕霆虽然没必要去了解这些,但是也不妨当成一个故事来听。
  林岳说道:“叶公子是炎天帝国皇城四大世家叶家的公子,传说他的长相有妖异之美,明明是个男人,却比女人还美丽,这副面容让帝国内所有男人都嫉妒。”
  燕霆:“……”
  一个男人长得好看就让你这么害怕?
  “你也嫉妒?”
  “那肯定,不过让别人熟知他的除了他的面容,还有就是他雷厉风行的行事手段,他要的东西,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得到手,听说,他看上了一个宗门的宝物,问其索要,结果那个宗门不肯交出来,然后叶公子就把它灭门了!”
  “这个叶公子,还真的狠毒啊。”燕霆摇摇头,这种狠角色,他可不愿意去招惹。
  “叶公子怎么会知道我炎宗会有寒铁的,一定是你云霄门告的密,混蛋。”林岳举剑就要去刺段瑶,段瑶脸色一变,连忙闪开。
  剑在距离段瑶三寸的地方忽然停止,林岳诧异地看向燕霆:“公子,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还请公子不要插手,至于吃饭的钱,我会如数赔偿。”
  “不需要,要打,别在我面前动手,出去。”燕霆夹住剑刃,双指一动,直接把林岳连人带剑一起甩出去,随后一手抓着段瑶的衣领,也把他甩了出去,顺便丢出去一把剑,要决斗的话,公平一点比较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