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元灵之祖 > 第四十章,烟雨楼

  白衣人有着一张俊秀到极致的面容,黑发倾泻而下,如墨晶亮,肤色白皙嫩滑,仿佛随意一捏都可以捏出水来,五官精致,双眉如月,纤细的手指比女人的手指还要好看。
  燕霆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和女人一样漂亮的男人,竟然相隔数十米,一剑隔空斩杀青年,而且,那一剑的速度和蕴含的力量,即使落在他身上,也是必死无疑,无法躲开。
  步云崖看见青年横死,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快速跑到燕霆身边,凑近说道:“师兄,我们怎么办?”
  依照青年刚刚说的话,他在烟雨城应该有很高的地位,若是他们继续留在这里,一定会有不少的麻烦。
  “莲儿,去吧。”燕霆从震骇之中缓过来,挤出一丝笑容,轻轻地把莲儿推向她的父亲。
  “我们要尽快离开。”燕霆淡淡地说道,目光再次扫过,那个白衣人依旧在看着他,不过也只是一刻而已,随后便纵马扬长而去,杀了一个人,对他来说举足轻重,风轻云淡。
  离开了原处,燕霆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感慨,那白衣人的年纪绝不会超过二十岁,却有着如此恐怖的实力,果然是人外有人,这个世界上总会有惊才绝艳之辈,他的眼界还是太狭隘了。
  他相信,逐鹿外院数千弟子中,无一人可与之匹敌,包括莫玄觞。
  莫玄觞的实力他虽然不清楚,但是兽潮之中,最后除了他已经没有人站得起来了,可想而知,就算莫玄觞的实力在他之上,也不会高太多,至少他可以全力一战。而这个白衣人,仅仅是那一剑,燕霆就知道他绝不是对手。
  “我怎么会害怕呢?”燕霆低语道。
  “师兄,你在说什么?”步云崖听到轻微的声音从燕霆嘴里吐出,好奇问道。
  “哦,没什么,只是觉得刚刚那个人死的有些蹊跷。”
  “我也这么觉得,躺在地上,忽然天上闪过一道白光,然后他就没了气息,想想就恐怖。”步云崖说到底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就算经历了兽潮之战,接受了血的洗礼,也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一幕。
  “嗯,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燕霆不再去想这些东西,今天这件事情给了他很大的触动,同辈之中,原来存在秒杀他的人,他一直以为,同辈之中他就算不敌,也不会输得太惨,结果今天狠狠地打脸了。
  那个青年距离他不足十步,那一剑可以瞬间秒杀他,当然也可以秒杀自己,只是白衣人的目标不是他而已。
  “嗯?什么人在后面鬼鬼祟祟,出来!”察觉到身后的异动,燕霆不禁怒喝道,心想那个人身后的势力不会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吧。
  “二位公子不要误会,我并无恶意。”身后,一个身着白衣的青年快步赶上来,对着二人鞠躬抱拳道:“我家公子今日在烟雨楼大设酒宴,想请二位公子前往烟雨阁一聚。”
  “我并不认识你家公子,为何要请我们?”燕霆冷漠问道。
  青年轻笑道:“我家公子大设酒宴的目的,是想要请烟雨城各大家族的青年才俊和如今身在烟雨城的才俊们吃一顿饭,我家公子好交朋友,今日见到二位挺身而出,便邀请二位一同前往。”
  “仅此而已吗?”燕霆目光看着白衣青年的眼睛,微笑着问道。
  “请公子不要怀疑我们会做什么对二位不利的事情,若是二位今晚无事,便前往烟雨楼一聚,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家公子很有兴趣认识二位,而且,今晚的烟雨楼会非常热闹,请二位给我家公子一个面子,日后若是有什么不方便解决的事情,我家公子定会帮忙。”青年淡定自若地回答道,声音不卑不亢,让燕霆为之吃惊。
  一个家仆邀请别人,语气丝毫不含糊,礼貌用到了极致,在话语之中顺序排列的非常清晰,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见面认识,就说明了有困难便会帮忙,已经是在无形之中抬高别人,贬低自己了。
  燕霆淡淡笑道:“盛情邀请,却之不恭,请你回去告诉你家公子,我们今晚定会赴宴。”
  “如此小人回去也有交代了,告辞。”白衣青年道别之后转身离去。
  “师兄,我们真的要去那个烟雨楼吗?”等青年走远之后,步云崖问道。
  “如果我的猜测不错,这个邀请我们的人,就是斩杀那个纨绔子弟的人。”
  “什么?”步云崖反应极其剧烈。
  “但是仅仅是对视了一眼,就请我们去赴宴,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燕霆远视前方,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疑色。
  烟雨楼,坐落在烟雨城的正中央,是烟雨城最大的酒楼。
  据说,烟雨城在建立之前,烟雨楼就已经存在了,烟雨城的名字也是根据烟雨楼的名字来的。
  烟雨楼高达五十米,分为三层,这数百年来,没有人去重新修建它,所以它的模样到现在为止,和数百年前建立的时候是一样的,最多在一些陈旧的地方修缮了一下而已。整座楼充满古朴的气息。
  烟雨楼一楼的大门打开,不过却没有其他的客人进去,想来是那个人把整座酒楼都包了,除了青年才俊之外,不准任何一个人进去。
  “好大的手笔,这个人的身份不简单。”看着这座古朴的酒楼,燕霆的兴趣顿时提了上来。
  “师兄,我打探过了,把这座酒楼包下来,一天就要二十万金币,这个人好有钱啊,他一次性包了七天。”步云崖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野村夫,说出来的话都显得特别幼稚,弄得燕霆都忍不住以轻蔑的眼神看着他。
  “所以呢?”燕霆面无表情道。
  “他好有钱!”
  燕霆牙齿咯得崩响,一手掐在步云崖的后颈,把他摁了下去。
  “别这么丢脸好吗,一百四十万我也拿的出来啊,只是用不了而已。”最后一句话燕霆是在心里说出来的的,要是他敢随随便便就把一百四十万金币花出去,燕离还不得扒了他的皮,败家玩意儿一个。
  进入酒楼,中间是一处巨大的舞台,舞台之上,十几位年轻漂亮的少女翩翩起舞,成为酒楼一道亮丽的风景。
  “哇,师兄你看,好多漂亮的姐姐。”步云崖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顿时失去了所有的抵抗力,拉着燕霆的衣袖惊呼道。
  周围的人看着他们二人,一瞬间嗤笑之声不绝于耳。
  “你才多大,看这些东西,先找个位置坐下吃东西堵住你的嘴吧。”燕霆的脸都被步云崖丢尽了,就算看到了也不要叫出声来好吗,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看着。
  “二位公子,你们的座位在这边,请跟我来。”这时候,一个小厮走过来引二人找到了他们的位置。
  “这酒楼倒是气派,比起赤羽城的登仙楼也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之。”燕霆才十六岁,有着底子里有着少年的心性,虽然这三年对他的改变很大,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但也不会掩盖他的性情。
  步云崖一坐下就开始吃,桌子上的食物被他一扫而空,又把目光投向燕霆的桌子,燕霆无奈,只好让小厮再准备一些食物,反正今天都不需要他们付钱,能吃多少吃多少。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乡野小子,在烟雨楼竟然也这么不注意形象,真是丢脸。”突然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燕霆看过去,是从一个蓝衣青年口中说出来的。
  “依你之见,你所谓的形象是什么呢?”燕霆也不发怒,反而淡漠问道。
  “哼,无知就是无知,烟雨楼可是烟雨城最大的酒楼,在这里的人都是世家子弟,你看看哪个人不是穿戴整洁,服饰华丽,尤其是参加今日这样的盛宴,你们竟然还是这种吃法,你不觉得和我们的身份有些不匹配吗?”蓝衣青年继续说道。
  “我问你,这是什么地方?”
  “烟雨楼。”蓝衣青年不知道燕霆这样问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回答道。
  “烟雨楼是什么地方?”
  “那还用问,烟雨楼是酒楼,当然是饮酒作乐吃饭的地方。”
  “既然是吃饭的地方,别人吃饭一没有把残渣溅到你的桌子上,二来吃相也不难看,我弟弟只不过是肚子饿了,想吃些东西充饥,吃的多了一些,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丢脸了。”燕霆不愠不怒,心平气和地说道。
  他今天不想闹事,那个人请他来赴宴,他不可能一来就砸了别人的场子。
  “那你也不看看,这种场合下众世家子弟都在,你们就不怕折了颜面,别人都是细嚼慢咽,你们确实狼吞虎咽的。”蓝衣青年再次说道。
  “呵呵,酒楼就是吃饭的地方,细嚼慢咽和狼吞虎咽都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你们吃的慢,我们吃得快,同样是吃,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难道就因为你们的吃法很斯文吗,我也真是佩服某些人,明明肚子饿的不行,非要忸怩作态,显得自己多有内涵一般,这样活着不累吗?”燕霆讥讽道。
  “你……哼……”蓝衣青年被燕霆这样一说,顿时语塞,一甩衣袖直接离去。
  “师兄,这个人好有意思啊。”步云崖拿着一只鸡腿,放肆地大嚼一口。
  “唉!”燕霆看着步云崖,也无语以待,这样也好,让步云崖保持这种状态,对以后的修炼有极大的帮助,若是他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动怒,那么心性就有很大的问题,这样不利于修行。
  “师兄,你也吃啊,正好还没吃晚饭呢,你说那个邀请我们的人怎么还不出现啊?”
  “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很快就会出现了,这里这么多人,都是被邀请过来的,这些都是烟雨城家族子弟,那个人把这些人请过来不会只是吃一顿饭的事情。”燕霆说道。
  “哦,师兄,你说那个请我们来的人就是杀那个纨绔子弟的人,那万一那个人背后的势力查到这里来,我们怎么办?”步云崖还是比较担心,他的实力在逐鹿外院地元境中都属于末流,地元境三级,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就只有跑的份了。
  “还能怎么办,再出事的话就直接回学院了,走了一整天才到烟雨城,结果第一天就这么多屁事,再玩下去还得了。”
  这一句话说的步云崖直接闭嘴了,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乌鸦嘴而发生什么。
  当一楼的位置全部坐满之后,燕霆眼神一凝,缓缓开口道:“他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