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元灵之祖 > 第四十一章,威胁

  随着燕霆的话音落下,主座的位置处,那个白衣人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看着下方位置都满了以后,才开始坐下。
  白衣人拍拍手掌,舞台之上的十几位美女停止了舞蹈,这让大家不禁转移目光,放到了白衣人身上。
  “各位请安静一下。”白衣人不仅人长得俊美,声音清晰而细腻,燕霆觉得,这与人妖没多大的差别,就看他的性取向是否正常了。
  当白衣人坐下之后,一楼渐渐安静下来了,开设宴会的人都已经来了,他们能不安静吗?
  白衣人望着安静的众人,不由得轻笑一声,他开口说道:“相信你们应该都不认识我,也应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邀请你们来参加这次宴会,不过,不用心急,我们先观看这些美人的舞姿,然后我自然会告诉你们原因。”
  燕霆目光一怔,白衣人邀请而来的人,竟然没有人认识他!
  没错,白衣人邀请的,在场将近一百个人里面,的的确确没有一个人认识他,这些人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邀请,只是下午每个家族都接到了一封书信,邀请各大家族的嫡系子弟前往烟雨楼一聚。
  舞台上,十二位少女身着水蓝纱裙,将她们曼妙迷人的身姿勾勒得淋漓尽致,仿佛她们身处在青烟之中,披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薄雾。忽然间水袖甩将开来,衣袖舞动,好似无数花瓣飘飘荡荡凌空落下,飘摇曳曳,一瓣瓣,牵出一缕缕醉人的沉香。
  十二位少女纤细的腰肢如灵蛇一般灵动,动作自然而流畅,轻薄的纱衣从风飘动,缭绕的长袖左右交横,因为纱衣轻薄的缘故,她们如柔水般白皙顺滑的肌肤隐约可见,这些给人一种置身于仙境的感觉。
  燕霆猛地甩了甩头,他看了看旁边的步云崖,只见步云崖一直欣赏着台上的舞蹈,眼神寸步不移。
  “迷幻之物,也拿出来献丑。”燕霆冷笑一声,手放在桌上的茶杯边上,食指微微一弹,茶杯如流星飞坠飞向台上,而后在空中忽然炸开,碎片飞溅,十二人脸色微微一变,莲步移动,避开碎片,但是也停下了舞蹈。
  白衣人嘴角那一抹淡淡的笑意顿时凝固,瞬间之后又浮现在脸上。
  舞蹈停止,众人怒目看向燕霆。
  燕霆懒得看他们,坐在位子上,拿起另一只茶杯,慢悠悠地倒满茶水,抱有歉意地说道:“哎呀不好意思了,这舞跳的太好,我一时间太激动,结果把茶杯弹了出去,诸位别见怪。”
  “激动到弹茶杯,你也真是一个另类!”美妙的舞蹈被燕霆搞砸,自然有人不满。
  “就是,好好的气氛全被你破坏掉了,诸位,不如我们把他赶出去,然后再慢慢欣赏,如何?”说话的是之前那个蓝衣青年,他被燕霆羞辱,这个时候趁着有人针对燕霆,他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只是一个小插曲,不至于把我赶出去吧,毕竟这宴会也不是你家开的,而且我可是那位公子特别宴邀而来,赶我出去岂不是打他的脸吗?”燕霆不慌不忙地说道。
  “特别宴邀,你以为你是谁啊?”
  “他确实是我特别邀请的!”蓝衣青年话音刚落,白衣人清晰的声音便响起。
  “事实证明,我眼光还不错。”白衣人举起酒杯,对着燕霆敬了一杯。
  “我不会喝酒,以茶代酒如何?”燕霆也举起茶杯,回敬过去。
  白衣人饮尽酒
  (本章未完,请翻页)
  水,拍拍手掌,十二位少女散舞离场。
  “舞蹈既然已经结束,那么我们就进入正题,诸位若是有什么疑问,可以提出来。”白衣人在会场中间走动,扫视着每一个人的面孔。
  “小弟邀请你们来的目的呢,当然是想要认识一下烟雨城的青年才俊,小弟初来乍到,要在烟雨城停留一段时间,人生地不熟,这段时间里面,或许要仰仗诸位朋友的照拂了。”白衣人风轻云淡地说道,虽然语言上很客气,但是他的动作并没有任何一丝的客气,他的背挺得笔直,甚至都没有鞠一下躬。
  “挺傲的。”燕霆随意看一眼,就知道这白衣人的性情倨傲,他不会屈服于别人之下,能在语气上这么客气已经很不容易了。
  “同样的,为了表示小弟愿意与诸位结交朋友的决心,小弟特意连续七天包下了烟雨楼,诸位这七天的一切消费免费。”
  “朋友客气了,照拂不敢当,但是日后你若是有忙,我李家会尽力帮忙,只是,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和我们的长辈沟通,反而要找我们?”其中一个人说道。
  “额,其一,我是一个小辈,若是找家主们谈话,显得我对各家族不甚尊重,但是你们和我是同辈,交流起来也不会有很多的代沟,也更加方便;其二,你们都是家族中的嫡系子弟,家族的未来都掌握在你们手上,也就是说你们是未来的家主,和你们交流,与和长辈们交流,没什么区别。”白衣人一番话让众人心情舒畅起来,他这无疑是在夸赞他们有家主的风范。
  “所以说了那么多,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燕霆冷不防地问道。
  “嗯,问得好。”白衣人看着燕霆,眼里透露出一股欣赏之意。
  “其实邀请你们的第一个目的是想要认识你们,第二个目的,就是想要你们帮忙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蓝衣青年问道。
  “很简单的一件事情,诸位回去之后,劝劝自己的长辈们,把他们底下的三成基业转卖给我,让小弟也有在这烟雨城立足的资本。”
  “怎么可能,转卖给你三成基业,这件事情他们不可能会做的。”众人这时候终于明白了,白衣人的根本目的是要购买他们家族名下的三成基业。
  在场将近三百人,来自四十多个家族,若是每个家族都卖出去三成的基业,积累起来绝对是一笔恐怖的财富,先不说白衣人能否吃得下,就算他吃下去了,也不一定守得住。
  “说不说在于你们,做不做,在于他们,你们回去说一遍就行了,我并非索要,而是购买,而且是全额购买,不会亏待你们一分一毫。”白衣人温和地笑道。
  “不行。”立刻有人反应过来。
  “这么多家族的三成基业,加起来是一笔非常庞大的财富,超过任何十个家族的总和,若是让你掌握了这些店铺和生意,若是管理得当,不出半年,你绝对可以垄断烟雨城的所有经济,到时候让我们吃什么?”说话的是一个红衣青年,他是家族的长子,平常就在家里帮着父亲管账,对于这些他再了解不过,白衣人的目的他也看出来了,先吞下三成,继而全部吞下。
  这个人的心思,当真可怕。
  “你邀请我们来,并非你和我们的代沟较少,在场的所有人中,年龄最大的不超过二十三岁,有很多人对于家族产业一无所知,你是看他们年轻,容易欺骗和诱惑,才不找我们的长辈吧。”红衣青年
  (本章未完,请翻页)
  继续说道。
  白衣人淡定如初,他开口道:“聪明,我的心思,你猜中了三分,你还猜中了什么吗?”
  “你要做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家族的产业,绝对不能卖。”红衣青年态度坚决,没有一丝犹豫。
  步云崖靠近燕霆,小声地问道:“师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一下子就搞得这么压抑了?”
  “我感觉等会儿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那个白衣人的实力深不可测,我就算把全部底牌使出来也不是他的对手,我也不知道这烟雨楼里面还有没有其他的高手,静观其变吧,我觉得他的目的不是我们,所以我觉得我们不会有事的。”燕霆这话说的自己都不愿意相信,是他破开了舞的迷幻,才让白衣人的第一步失败,白衣人不可能轻易放过他。
  他这么说,只是想让步云崖放心而已。
  “我说过,说不说在你们,卖不卖在他们,或许你们的长辈需要出售一些生意并不好的店铺,我可以把他们全部买下来,你对于这一块的理解很深,但是有时候你的想法并不能代表长辈的想法,对不对。”白衣人耐心地说道。
  红衣青年还想反驳,却被另一个人插嘴道:“这件事情我会回去和长辈们说,但是他们肯不肯卖,这我就不知道了,只是传达一下意思,也不会损失什么,王泽,你就先别说了,或许你王叔叔的意思和你一样也说不定。”
  这个人是王泽的好朋友,他看见王泽的态度太强硬了,才不得不出口相助。
  这里被白衣人包下了七天,也就是说,这七天里面不会有其他的客人来这里,而且这里都是白衣人的人,若是惹恼了他,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倒是有一个聪明点的!”燕霆淡淡一笑,这个人很会审时度势,知道在别人的地盘不能太嚣张,因为没有嚣张的资本。
  “如此,那便多谢了,请诸位回去之后都跟长辈说一下,小弟只是想在烟雨城立足,能不能把生意做起来还尚未可知,此时想这些事情,岂不是杞人忧天了。”白衣人淡笑道。
  “来来来,大家尽情享乐,我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了,请大家继续欣赏舞姿吧。”白衣人再次拍手,十二位少女从帘幕后走出来,开始演舞。
  白衣人走到燕霆面前,他的脸上始终挂着一副平易近人的面孔,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请问兄弟贵姓?”白衣人礼貌地问道。
  燕霆不说话,往桌子上洒下一些茶水,然后用手指写出了自己的名字。
  “燕霆,好名字,也好胆量,这些人里面,你是我第一眼看上去最顺眼的一个人。”
  “谢谢夸奖。”燕霆淡漠地回答。
  “但是你知道不知道,你一个动作,毁掉了我的计划,害得我要走另一步比较困难的路。”白衣人的声音渐渐冷了几分。
  “多走些路,对身体有好处,总是想着走捷径,最后会忘记路怎么走。”燕霆依旧淡漠。
  白衣人的身躯弯下,凑近燕霆,道:“接下来的时间里面,你如果乖乖的,我不会动你,但是你要是再破坏我的事情,别怪我做出一些让你后悔的事。”
  威胁,绝对的威胁!
  燕霆眼神下瞟,没有答话。
  白衣人见燕霆沉默,微微一笑,转身欲离去,突然身子一停,清晰的声音传来:“我姓叶,名思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