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元灵之祖 > 第四十四章,威压

  众人目瞪口呆,惊魂未定,此刻他们的内心狂跳到了极致,这个宴请他们来烟雨楼聚会的青年,看上去年龄不过二十的人,竟然打败了蓝萧山,烟雨城的城主。
  并且,斩了他一臂。
  烟雨城虽然在炎天帝国所有城池中实力不算强劲,但是蓝萧山能够作为城主,其实力毋庸置疑,一个四级元罗,在烟雨城足够称霸,无人敢逆。
  最后呢,落得个如此凄惨的下场。
  叶思璇露出一抹微笑,看着那些世家公子,他淡然道:“今日是我宴请各位青年才俊的日子,不要被这些小插曲扫了雅兴,还望各位不要介意。”
  介意,谁敢介意,轻描淡写废了蓝萧山,他有什么不敢做的?
  “至于我刚刚说的那件事情,还是要麻烦各位回去说一声。”叶思璇要做的已经做到了,那就是当着众人的面,亲手废了蓝萧山,给众人一个绝对的威慑。
  至于那消息,自然是他放出去的,斩了蓝萧山的儿子,再宴请烟雨城各大家族的青年,放出消息引蓝萧山来此,当众废了他,一系列的事情,都是他精心策划。
  不过若是他直接上门威胁,各大家族一定会在蓝萧山的组织下联合与他对抗,这样一来垄断烟雨城经济命脉的阻力就大了许多。但是今日众人看得很清楚,蓝萧山以捉拿罪犯为由,强闯烟雨楼,在他的宴会上捣乱,并出手伤人,他反击下废了蓝萧山,
  “哦,我还没有说我叫什么吧,我姓叶,名思璇。”
  “什么?”
  “你是叶……叶思璇?”
  ……
  众人如遭雷击,脑子里一片混乱,烟雨城位于炎天帝国南部,但是消息却是很灵通的,帝国皇城的四大家族的事情,历来便是炎天帝国各家族所关心的,尤其是叶家,叶公子之名早在两年前就响遍了半个炎天帝国。
  传闻其实力恐怖,天赋绝世,相貌堂堂,行事果断狠辣,年纪轻轻威名就盖过了叶家家主。
  准确的说是,凶名。
  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一出手就废了城主蓝萧山,他有这种实力,为什么还要这么绕圈子集结他们这些青年,让他们传话回去,而不是直接强势降临各大家族,以绝对的实力逼迫呢?
  “难道他就是今早那两人所谈及的叶公子?”燕霆暗自思忖,按照那两人的说法,这叶思璇倒是符合那些特征。
  “想不到叶某在南方的烟雨城也有名气,这倒是意外之喜,想来各位意犹未尽,不如我们继续如何?”叶思璇淡淡一笑,他说的自然是比试。
  众人无言,他们现在心里非常明白,叶思璇对于他们地元境之间的比试,根本就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借着比试的名头,只是为了展示他的手笔,甚至有人怀疑,他的真实意图并非如此简单。
  比试依旧继续,但是燕霆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他偶尔瞥向叶思璇,只见叶思璇微笑着,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比试。这让燕霆的心微微一沉,越发地不平静,他有一种预感,似乎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他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叶思璇拿出来的增元丹也借着比试为由送出去,他站起身来,双手不断击出清脆的响声,朗声道:“今日的比试很精彩,叶某觉得先前的做法有所欠缺,从明日起,整座烟雨楼,大家可自由出入,并且二三楼也可以随意踏足。”
  燕霆神色一凝,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众人怀着颤动的心熬过了一个时辰,现在叶思璇做什么他们也不会关心了,至于上不上二三楼都没有任何关系了,他们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他们所知道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叶思璇,都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如今真正见到了,有的却只是惧怕。说到底,不过都是一些十五六岁,最高不过十八九岁的青年,且都没见过暴风暴雨,面对今日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做到淡定如初,不在第一时间溜之大吉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所以叶思璇说的话,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做出剧烈的反应。
  叶思璇应该也想到了这一点,讪讪一笑,道:“各位想必累了吧,不然我们先到这里,各位回去休息一晚上,连续七日,烟雨楼都对各位开放。”
  话音一落,众人中就有身影站起来,准备离开,其余人见无人阻止,纷纷起身,离开烟雨楼。
  “师兄,我们走吗?”步云崖轻声问道。
  他也没见过这种场景,这个白衣青年和燕霆年纪相仿,却做了一件足以轰动全城的大事,蓝萧山的修为他不知道,不过他可以确信,即使是燕霆在蓝萧山面前也无能为力。
  “为何不走,留下来赶宵夜吗?”燕霆没好气地说道,叶思璇这个人太恐怖了,他一刻也不想多待,也不在乎他想干什么,他只想好好放松几天,然后心无旁骛地回学院修炼,等待两个月后的内院选拔赛,却在第一天就经历了这样的事情,真是背时。
  二人起身,却是被叶思璇叫住。
  “等等。”
  “噢?”燕霆目光一闪,淡笑道:“叶公子有何事,莫非要留在下住宿不成?”
  “燕霆,你刚刚搬出逐鹿学院威胁蓝萧山,你是逐鹿之人吗?”叶思璇冷声道,和刚才温和的态度截然不同。
  “嗯?叶公子这语气,怕是和逐鹿有些恩怨啊,我若是说我是的,叶公子会如何对我?”燕霆察觉到了叶思璇语气变化,淡然问道。
  “如若是……”叶思璇脚步一动,缓缓向燕霆走来,使得燕霆眉头微皱,他周围的天地元气竟然开始下沉,压在他的身上,让他一瞬间感觉到了压抑沉闷。
  不仅是他,步云崖受到的压力更大,他的修为低于燕霆太多,即使受到的压力同等,对他而言也是无法承受的。步云崖的脸色通红,呼吸急促,双膝扑下,双手支撑着地面,他的额头布满青筋,整张脸几乎都扭曲在了一起。
  来自一个元罗的威压,便是如此恐怖。
  “便给你们一些教训。”周围天地元气暴躁起来,叶思璇白皙秀丽的右手抬起而后落下,燕霆的瞳孔猛然一缩,他身上的压力再次加重了许多,脚下的地面砰然一声碎裂,裂纹张开数尺,燕霆的腿微微呈现弯曲状,然而始终未曾大幅度呈现。
  现在燕霆的五脏六腑被这无形的威压几近搅乱,喉咙处带来些微甜的气息,紧闭的嘴角竟是有一条血线溢出。
  叶思璇眉头沉下,燕霆果然有几分实力,可惜一个三级天元,在他的面前难道还能翻天不成?右手再次抬起,掌心对着燕霆,五指微微弯曲,燕霆的身躯顿时不受控制般,双脚缓缓离地一尺后,竟是朝着叶思璇飞过去。
  燕霆的脑袋上仰,他感到有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并且把他拖过去,任凭他怎么反抗,都无济于事。他的实力和叶思璇比起来,差距太大。
  下一刻,他已经是完完全全被叶思璇扼住喉咙。
  “你敢杀我?”燕霆冷漠道。
  “杀了你我会有麻烦,逐鹿的规矩我还是知道一些的,不过即使杀不了你,也要让你付出一些代价。”叶思璇的声音冰冷无比,燕霆不知道他发什么疯,突然之间就对他下手。
  “你和逐鹿有仇?”燕霆冷笑。
  “我有必要告诉你吗?”
  “哼,和逐鹿有仇,却把气撒在我的身上,很有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感是吗?我的修为低你太多,若是和你同等修为,你觉得你在我的手下有还手之力?”燕霆怒道。
  叶思璇沉默,但是眼神中却闪过一抹狠厉,掐在燕霆喉咙的力道也愈发加大。
  “呃——”燕霆牙齿摩擦,全身痉挛,他的意识正在逐渐模糊,过不了十息时间,他就会死在叶思璇的手上。
  “师兄!”步云崖嘶吼一声,凝聚全身元气轰然砸出,一道黄色的元气波逼近叶思璇,叶思璇左手在虚空中抡过,虚空出现一道圆弧,将步云崖的攻击拦下,随后叶思璇往前轻轻一推,圆弧飞速冲出,轰在步云崖的身上。
  步云崖暴吐一口血箭,全身血液仿佛被放空,筋骨被折断,四肢无力垂下,整个身子倒飞十几米后狠狠砸在地上,倒地后又在地上磨出几米才堪堪停下。
  “云……崖。”燕霆艰难地呼唤,他双眼中杀意暴露无遗,死死地盯着叶思璇。
  “不需要担心,”叶思璇的手微微松动了些,生怕一下不小心就把燕霆掐死,“我还不屑于杀一个三级地元,只是他对我不敬,这是一个教训。”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记恨逐鹿,但是你把气撒在我们身上,确实不值得别人尊敬,有本事凭借你的实力,打到逐鹿去啊。”燕霆讥讽道。
  “我真的佩服你的胆量,这个时候还敢挑衅我,你是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叶思璇的情绪开始波动,他施以威压,是想让燕霆屈服,而燕霆不知收敛,这种脾性,当真桀骜。
  “我赌你,不敢。”燕霆冷冷一笑。
  轰——
  一只看上去纤弱无比的拳头打在燕霆腹部,燕霆的瞳孔急剧放大,喉咙那一股血流此刻一瞬间喷发,一片血雨洒落在空中。他的身体在同境界中不可谓不强,否则也无法硬捍天鹰盟三当家了,可是在这一拳之下,他所有的防御顷刻间土崩瓦解。
  轰——
  再次一拳轰在燕霆的腹部,这一拳直接震伤燕霆的内脏,使得他大咳几声,数口鲜血被咳出,伴随着的还有些许内脏碎片。
  轰——
  第三拳落下,燕霆的脑子里朦胧混沌,茫茫一片空白世界,但是他的眼睛依旧是半眯着,没有完全盖下眼皮,他在用自己的意志迫使自己不晕厥。
  “还在坚持?”叶思璇到有些意外,他这三拳虽然没有动用元气力量,但是若是打在五级天元身上,也会让后者失去意识,没想到燕霆的意志力顽强,扛下了他的三拳。
  “你……觉……得……呢。”燕霆的嘴唇微微蠕动,用几乎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吐出四个字。
  叶思璇面色一寒,右手甩下,燕霆被狠狠地砸在地上,把地面都砸出裂纹。经受这么一摔,燕霆也终于坚持不住,昏死过去。
  “请元伯来,别让这两个人死在这里,否则逐鹿找过来,我们的计划就泡汤了。”叶思璇冷漠的声音传出。
  “是,少主,那么这两个人该怎么处置?”
  叶思璇看了燕霆一眼,淡漠道:“先扣住,等我把寒铁和烟雨城那些老东西的产业弄到手,再让他们离开。”
  那人听后,招来几个人把燕霆和步云崖抬下去,叶思璇再次看了燕霆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个旁人不易察觉的笑容:“意志坚定,实力超然,可真是个有趣的家伙,若能为我所用,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以叶思璇的眼力,怎么看不出燕霆的肉身有多么强大,再加上他刚刚的试探,燕霆的实力绝对超过了他的境界范畴,算得上是一个天才了,逐鹿学院没有几个是庸才。
  “如果不能……”叶思璇喃喃低语,目光远视前方,没有再说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