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玄幻:开局铁匠铺被曝光,我藏不住了 > 第三十三章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在他的手心里吐出一点灵力。
  那声音打破了精神力量的盾牌,这两种万年灵药安然无恙,药的浓香扑面而来,一口气,叶故渊觉得整个人瞬间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不愧为万年草木之宝!
  小心地从储物袋中取出两个玉盒,用神奇配方将两种灵药收起,并贴上七八个护身符,防止药力外泄。叶故渊的脸上有点满意,他走上前去继续往里面走。
  “该死,这小子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宝藏?他可以从我的禁令中逃脱!拿着我的宝藏,小弟弟,我们之间的账似乎越来越不清楚了。”玉盘里,神秘女子突然睁开眼睛,冷冷的眼神闪过她的眼睛。
  “金华道友,快点,鬼王如此凶猛,我无法抵挡。”胖胖的道士脸色惨白,嘴角有血迹,眼里充满了震惊和愤怒。这时,那黑色的金色保护葫芦的颜色逐渐褪去,周围只有一层很薄的黑雾,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除黑雾外,三位苍白高大的鬼王怒不可遏,各种鬼法不断冲击黑雾,使胖道士的脸越来越难看。
  此刻,这位老妇人的脸很端庄,鬼雾像干瘪的桔皮一样在她干枯的脸上徘徊,黑色阴气在她的皮肤下徘徊蔓延,最终形成一个又一个奇怪的图案。看来这位老妇人应该是个鬼修士。她此刻正在练习一种幽灵般的魔力,老太婆的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痛苦,额头上逐渐出现了一张阴暗凶恶的鬼脸。那鬼脸像活物一样不停地扭动着,嘴里发出阵阵吼叫。
  “凝!”老妇人的脸很严肃,额头上的鬼脸瞬间消失了,她面前的黑色空气不断扭曲,过了一会儿,它变成了鬼脸。
  老妇人看上去很沮丧,咬了咬手指,把手指放进鬼脸的嘴里。
  那鬼脸显得狂喜而贪婪,张开嘴咬了老妇人的手指,刹那间,老太婆的精血和灵力外流,老太婆的呼吸顿时减弱。这个鬼脸连续三次发出几声刺耳的“嘎嘎”声和“嘎嘎”声后,让他放松下来,但就在这时,鬼脸吸入了大量的精血和灵力后,黑暗中有一丝血迹,一股强劲的气息慢慢地冒了出来。
  老妇人迅速收回手指,伸出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粒有刺鼻气味的丹药。突然间,她原本压抑的呼吸再次飙升,很快又回到了巅峰状态,脸有点红润,这显然是一种禁忌药,副作用很大。
  “走!”老妇人伸出手,指着前面,鬼脸又发出几声“嘎嘎”和“嘎嘎”的鬼笑声,冲破黑雾,直奔三位鬼王。
  随着一声低沉的吼声,三个鬼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恐惧,他们的尸体很快散去,两组微弱的鬼火在他们眼中盯着血淋淋的鬼脸不停地咆哮。
  “刘道友,鬼王级的鬼已经相当于你我级的修士了,不过我看看这三个鬼王,虽然他们的实力并不弱,但他们的智慧似乎早已被强行抹去,否则他们永远不会给我时间去使用秘法。”老妇人看起来有点平静,似乎对鬼脸的魔力很有信心。
  稍胖的道士微微点了点头,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些药丸服了下来,然后他带着挥之不去的恐惧说:“我刚才知道至少有七个鬼王。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里只有三个,但这个关卡终于突破,金花道友真是神通广大,鬼魅之力无穷。只有这张鬼脸却能把三个鬼王逼回来。”
  后来,道士的眼睛有点警觉。
  老太婆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苦涩地说:“刘道友真的觉得我用这种魔力容易,这张鬼脸原本是我那年意外带走的一位严重受伤的鬼王的灵魂,虽然是用秘法炼制的,但每次都需要吸收大量的精血和精神力量,我一个月只能使用一次,否则我会被鬼王的灵魂吃掉。”
  稍胖的道士听了这话,虽然她心里不相信,但老妇人刚露出鬼脸,真的很强,戒心也略有下降。
  “既然金花道友的神力已经吓退了三位鬼王,我们还是赶紧冲出洞外吧。”
  “刘道友说的很好!"
  两人面面相觑,深入洞中,三位鬼王虽然不断咆哮,但在鬼脸的追击下,他们不断后退,看着他们离开。
  ——————————————————————————————————
  叶故渊小心翼翼地看着面前一棵不到三米高的小树,树上有一颗婴儿般的果实,全是蓝色,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婴儿果!"
  婴儿变成了水果,这在天地间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水果的形状像婴儿,全身是蓝色的,凡人吃它时不怕黄泉,转世的记忆不会散落,修士吃了它,神识会突飞猛进,省去了数百年的苦练。
  回想古籍中一楼关于婴儿蜕变果实的古籍,叶故渊的眼睛里闪现一种火红的颜色。
  但这一次,他并没有急急忙忙地去拿,相反,他将自己的精神力量注入眼睛,看着那棵幼小的果树。果然,他发现了一条与果树颜色相同的迷你绿色蛇,一根细长的飞针,在第三根树枝上不到一寸长。
  它的根变成果树的根是一样的,身躯不到一寸,细如飞针,剧毒无比,一碰就会死!
  叶故渊的眼睛显出一种严肃,虽然宝藏很好,但一定得有命享受。
  随即用反手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玉盒,犹豫了一下,丢出一个火球,从十几米远的小果树上摔了下来。
  突然,看似熟睡的婴儿变成了一对蛇,突然打开,针孔大小的瞳孔呈现出一种冷酷无情的颜色,刹那间,它牢牢地把叶故渊锁在了几米远的地方。
  就在被那条婴儿蛇锁住的那一刻,叶故渊突然感到内心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额头上冷汗难耐,看到那条婴儿蛇的小身体突然拱起,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绿光,那条婴儿蛇就直接飞了进来,在一瞬间打破了他的灵力护盾。
  叶故渊的手只感到一阵轻微的疼痛,就好像被针刺伤了一半,然后他的脸突然变得苍白,身体变得僵硬,慢慢地倒在地上,婴儿蛇倒在一边,小蛇直立着,冰冷的瞳孔里出现了一丝嘲笑。
  但突然,在它反应之前,一个黑影突然覆盖了它,并在瞬间覆盖了它。
  叶故渊不停地打手势,从储物袋里拿出十几张符,丢了出去,这才松了一口气,直到感觉不到任何震动。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后,害怕了一会儿。如果不是因为铁匠铺对毒素有很强的净化作用,他可能会被杀死。
  “看来并非所有的古籍记录都是真实的,叶故渊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次他真的很幸运,看着手中的玉盒,小心翼翼地把它放进了储物袋里,以后可能会有用。
  看着那棵死去的小果树,叶故渊把小果子收在手里,眼睛里流露出兴奋的神情。一路上,他收获了十多种长成几千年的药,其中大部分连名字都不知道,但它的稀有性毋庸置疑。
  “靠,连婴儿果子都被拿走了。”玉盘里,女人再次睁开眼睛,露出了咬牙切齿的样子。“这个少年利用了她多年的辛勤栽培!哼,等等,等我出来的时候,定要剥你的皮,抽筋,折磨你!"
  但不知道为什么,女人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点羞涩,也许这是她感到惊讶和愤怒的原因,让她有点脸红,天然魅力下,她增加了一点女儿的姿态,一时艳绝无双,尤其是愤怒和羞耻的眼睛,恐怕会勾勒出人们的三魂六魄。
  浮在身上的荧光松弛,玉盘上的鲜血立刻发出奇异的红人逼迫,神秘女子的暗咬银牙闭上眼睛,逼迫自己的心灵慢慢进入古今无波状态,然后荧光慢慢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