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革鼎大明 > 第021章 今日为吾乡

  “哈哈,王主簿无需多虑。”
  张铭见状,不由笑道:
  “昨日所言某绝不反悔,只要商议的物资全部送到,我便立刻带流民们启程。”
  王主簿这才放下心来,假假笑道:
  “百户乃信人,自不待言。然则有些物事,一时难以筹集,毕竟县里也没有多余的,还需往别处购买。”
  他这意思,是请求宽限些时间了。
  张铭遂问了是哪些东西,王主簿连忙老实告知。
  有些不是特别急需的,张铭便不再紧着追讨,显得颇为大度。
  王主簿见营地里虽然窝棚乱搭乱建,但无人喧哗吵闹,不由暗自佩服。
  能这么快便让流寇们老实听话,这位张百户果然有本事。
  王主簿离开之后,张铭便回到帐中,拿起流民册子,继续翻看。
  他看的很仔细,不时拿根指头粗细的木炭条,在册子上做标记,或是写几个简短的注释。
  这是昨日胡松泉等人统计出来的册子,全都是年龄在十六到三十多的青壮。
  除了姓名,籍贯,年齿,是否之外,还有之前的户籍职业。
  比如现在看到的这人,姓贾名炜,字光耀,安阳人氏,年二十七岁,医户。
  张铭便用木炭在其后涂抹了个三角形,写了个详查。
  至于详查内容,一般而言是指其家庭情况,父母是否还在,是否婚配,有无子女,具体到这位贾医生,是医哪一科等等。
  通过这份名册,张铭就能对青壮流民的地域来源,职业等,有更详细深入的了解。
  张铭时而在白棉纸上涂涂写写,时候皱眉凝思。
  帐子的门帘是掀起来的,正午的阳光照射进来,落在他的身上,脸上。
  倘若现在有面镜子,张铭便能看到自己宽而饱满的额头,两道浓眉下,明亮而又凝重的双眼,骨棱棱的脸庞上笔挺的鼻梁,在消瘦的脸颊上投出一片阴影,嘴唇周围淡淡的绒毛,以及因瘦而显得略尖的下巴。
  以后世的审美而言,他的脸庞线条显得过于生硬,尤其是下颚,至于五官单独来看,似乎也只是普通。
  但结合在一起后,这张脸庞便有种宁折不弯的凛然之气,尤其是眼睛在凝视时,仿佛有着某种沉静的,极其巨大的力量。
  前来汇报接收物资情况的胡松泉,见状不敢贸然闯入,静静的候在帐外。
  “怎地不进来?”
  张铭很快注意到他,便抬头招呼道,态度显得非常随便。
  胡松泉便连忙跨入帐内。
  “百户大人,这是方才王主簿送来物资清单。”
  他一边双手呈上几页纸来,一边接着说道:
  “学生拟了几条建议,是否可行,还请百户大人定夺。”
  张铭便接过来认真看过,然后还给他道:
  “照此办理即可。”
  胡松泉因建议被采纳,心中涌起被信任的感动,躬身行礼之后,便干劲十足的去了。
  晌午过后,陆续又有几车物资送到营中,胡松泉跑前跑后的亲自验看登记,生怕辜负了张铭的信任。
  到了傍晚时分,该分发下去的被褥等,也已发放完毕,流民们对张铭感恩戴德,许多原本还犹豫着是否离开的人,不觉便改变了想法。
  或许跟着这位百户大人,真的能有条活路呢?
  让张铭没想到的是,接连两天,营地里的流民不少反增。
  却是之前有许多四下逃散的流寇,并没有跑的太远,偷偷溜回来打探消息,却发现营中已换了模样,便主动求着投降。
  除此之外,还有些本地人,也请求加入,大都是穷困已极之人,想要谋个活路。
  于是营中又多了四百余人,多数还都是青壮。
  张铭自然很高兴,一方面是增强了自己的力量,另一方面,也能给地方上减少许多隐患。
  这几日城内的士绅们,却是忧喜参半。
  喜的是流寇之患已除,忧的是不知流民何日离开。
  有些胆子大的年轻人也曾来营中,借着拜会张铭的由头,暗中观察过。
  他们得出的结论倒是颇为一致,对张铭将流民管束的井井有条很是佩服。
  得知流民们如今都很老实,城里的士绅富户这才放下心来。
  这天清晨,张铭下令拆毁营寨,整装出发。
  陈宗楷带着士绅们前来送行,李县丞也早早赶到。
  说是送行,其实大部分人都是要亲眼看着流民离开,心里方才踏实。
  四千多流民肩挑背扛,踏上开荒之路。
  从城北出发,先是沿着往郴州城的官道走,晌午过后,转向西行。
  这里的山路便狭窄了许多,崎岖不平。
  大部分物资因走水路,并未同行。
  一天时间才走了三十多里地,当晚露宿山中,次日天蒙蒙亮便又出发。
  到了晌午时分,才终于走到沿河村。
  而此时运送物资的船队,已先一步到了,丁春山等人,正指挥着流民中的青壮将物资搬运下船。
  沿河村原有的房屋,多半已经坍塌成废墟。
  张铭之前路过时,还曾在此歇脚,此时再来到此地,看向周围的一切,心情已是大不相同。
  如今已是入冬时节,寒风萧瑟,举目望去,到处是荒芜残破景象。
  张铭让流民们集中起来,自己找了半截墙头站了上去。
  他沉静有力的目光,从站在前排的流民们脸庞上快速扫过,然后目光稍抬,看向后面的人群。
  流民们渐渐安静下来,不知道这位年轻的百户大人要说些什么。
  “从今日起,这里就是大伙儿的家了!”
  张铭定了定神,反手握着腰刀的刀柄,目光落在黑压压的人群之上,铿锵有力的说道:
  “不错!这里是穷乡僻壤,山多地少,原先的田地都已抛荒。”
  “但是只要大伙儿肯干,开垦出来的田都是自己的!”
  “三年之内无须交税,也不会有徭役摊派!”
  “过冬的口粮大伙儿不必担心,便是明年开春后所需的种子,都已经备下!”
  张铭的发言很简短,虽然这些事多数流民都已知晓,但是现在张铭这么一说,大部分人心里才真正踏实下来。
  许多人忍不住向周围张望,哪里将会是分给自己的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