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在九叔世界求长生 > 第三十六章 古来征战沙场见,金戈铁马炼胆心

  舔犊情深!
  哪怕是已经变成僵尸的王爷,也深知血脉亲情,乃是生命的延续。他之前,只不过沦落为某些野心家的傀儡。
  出发点:乃是重整破碎山河,为延续紫禁城中,那破败的山河颓势,可是当走到生命的尽头。
  也会悔悟。
  可惜,一切都晚了。
  徐长生望着眼前的一幕,顿时觉得,人心如鬼,可鬼有情,可人呢?
  有妖艳清冷的女鬼,纠缠书生、道士,如白素贞与许仙的爱情故事,如妖狐看上书生,倾尽所有.....。
  换来的,是什么?
  多少的聊斋志异中,描述的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中,似乎人才是其中最大的反派。
  或是飞黄腾达之后,抛弃糟糠之妻,拜入名门。
  或是盈盈苟且,可怜可叹!
  “徐长生,僵尸王爷,已经上路,接下来,我们怎么做啊。”四目道长望着眼前的七王爷,觉得有些头大。
  让他再养一个小孩子,确实有些为难他。
  “凉拌。”徐长生可不愿意沾染清廷的因果。
  当一个人,享受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让他重新回到平凡的世界,这根本就不可能。
  这是一个人的心性决定的。
  后天养成!
  徐长生觉得并不靠谱,若是那一天,前清的遗老,找到流落在民间的王爷,想要他回去,重整大局。
  那可就闹笑话了。
  让他如何是好,当做什么没有发生吗?
  出手相助,那一生恐怕都不得安宁,清廷的衰败,破灭已然成为定局,一人可与天下苍生为敌。
  无异于以卵击石!
  可能身死道消。
  何况,徐长生也兵不待见清廷,蛮夷之辈,萨满巫教,隐藏在幕后,若是想要找到流落民间的皇族血脉。
  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没有丝毫的悬念。
  倾尽所有,换来的不过是一句:谢谢!
  那就没有丝毫的意思。
  “四目师兄,不如去山下,找一个寻常百姓人家,将孩子寄托给他们吧,给上一些银两,让他彻底的回归平凡。”徐长生想了半点,只能折中道。
  “如此甚好。”四目道长点点头。
  “不好,道长,我想要跟你们学习道法神通,我乃是清廷的七王子,不能看着北疆皇族,彻底的衰败,沦落平凡。”七王子,稚嫩的声音,从家乐的怀里,钻出来,诚恳的望着徐长生,和四目道长。
  “得了。”徐长生一笑。
  意味深长!
  龙不与鱼虾居。
  浅水养不了蛟龙。
  “小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道法神通,皇族不可学。”徐长生冷漠的拒绝。
  因果之下,无所遁形。
  徐长生幽绿的双眼,扫视着苍穹,漆黑的夜幕下,天空之中,帝王星,黯淡无光,萨满巫教中一位鹤发童颜。
  披头散发,带着婴儿骷髅头的萨满老头。
  生气的砸碎眼前的祭坛。
  “是谁,破坏本座百年的谋划。”
  周围幽绿的鬼火,不时闪烁着,黑压压的山洞之中,不时传来,阵阵的惨叫之声。
  青铜铁、黄金棺,整齐的摆放一排。
  每个棺椁之中,都是皇室成员。
  “师傅,清廷之中,拥有龙气的人员,都在这里了。”
  “好了,你下去吧。”
  老头,身形佝偻,宛若枯骨,突然从身后,掏出虎爪。
  透心凉!
  “师傅,为什么?我是你的弟子啊,一切都是听从你的吩咐做的。”一个身形健硕的少年,口吐鲜血,不甘心的询问道。
  垂落的手掌,死死的抓住身后瘦弱枯骨的老者。
  “哼,皇室宗族,又岂容你一个外人亵渎。”
  老者发出惨笑之声。
  挖坟掘墓!
  尤其是偷盗皇家陵园,更是重罪,虽然是他吩咐的,可也是为了大清的延续,在这个民国之中,可以重整山河,借助天时地利人和,可是眼前的少年,最不该的就是亵渎他们。
  无力的双臂,自然的垂落。
  一颗鲜艳的跳动的心脏,被老者抓在手里。
  佟、佟、佟、佟。
  还能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
  寂静漆黑的山洞之中,老者直接抓起跳动的心脏,吞进嘴里。
  发出桀桀的笑声。
  “列祖列宗,不屑子弟,挖坟掘墓,打扰你们的安宁,还望你们不要见怪。”老者跪拜在地上。
  一脸的懊恼。
  似乎在寻思着什么?
  发现莫名的少了一具棺椁。
  金甲尸,难炼!
  那是对于普通人而言。
  帝王骸骨、出世即巅峰。
  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古来征战沙场见,金戈铁马炼胆心。
  .......
  “四目师兄,小家伙,要学道,你要不勉为其难的收下吧。”徐长生调侃道。
  “放屁,徐长生,你心里打的坏主意,不要以为师兄不知道,只不过是不屑与揭穿。不收,一个家乐,已经让我头疼,更何况一个延续清廷血脉的王爷。”四目道长,也是直接拒绝。
  “为什么?皇家不可修道,可是我翻阅皇家古籍,可是有不少的王爷,修行道法、萨满巫术。”七王子天真的说道。
  徐长生与四目道长忧虑的看了一眼。
  “看来,清廷的底蕴,还是真得不少,哪怕山河破碎,苟居紫禁城,政令不通。”
  “师兄,这不是正常吗?清廷寿元三百载,依托龙气,怎么也应该有几个修炼有成的人。只不过,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徐长生有些迟疑。
  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自然也知道,其中意味着什么,不安分啊。
  平静的水塘下面,隐藏的滔天的杀机,汇聚一刻,只有龙蛇起舞的时候,才会发现。
  军阀林立,真正能走到最后的,绝对没有几个,就和任家镇,一个小小的地方,人数不过万,就有一个小军阀,在其中耀武扬威。
  破碎山河之上,还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人选,不过是贪恋红尘一时的欢愉,真正决定未来走向的,绝不是他们。
  “师弟,算了,还是早早的将小王爷送到山下吧,对他也算是一个好的安排。”四目道长有些忧虑道。
  “我不去......。”
  “由不得你。”徐长生一个脑崩子,打在他的头上。
  一道隐晦的符文,隐入小王爷的额头之中。
  “师弟,刚才做什么?”四目道长,将徐长生拉出屋外,小声的询问道。
  “没什么。小王子看来不甘心做一个平凡人啊,既然如此,那清廷之中的萨满巫师,自然也不会放过他。”徐长生隐晦的一笑。
  四目道长,竖起大拇指。
  “还是你小子够奸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