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穿书后,我被迫成了假系统 > 第九章 启程,原著开始的地方

  “哦。”
  贾熙桐担心影响商晏庭行动便不出声了。
  她听着系统偶尔响起信任值增加、减少、增加、减少,次数太多居然有点习惯。
  外面的视角一直在各种密林中转换,她看了眼自己的存货。
  爆裂符已经用完,而且再成功几张就可以证明《箓籍》的解锁是不是和制符成功的数量有关系。如今天亮了男主都没再遇见危险,她干脆拿出纸币准备把最后几张画完。
  在左上方,静静放置的木雕面容和蔼的注视她……
  不知不觉间,第100张爆裂符画完。
  贾熙桐期待地看向《箓籍》,正如她所想,箓籍褐色的表面开始泛起淡淡光芒。
  然后陡生异变。
  书籍上的光芒暴增,越升越高,形成一条光带在空中弯成一道弧全部投在另一边的木雕之上。
  所有的光芒被木雕吸走!
  《箓籍》的光芒变暗,木雕的光芒越亮,像一个超大功率的电灯泡。
  一个十米的虚影出现在木雕之上逐渐成型,盘腿而坐、庄严宝相,低头直视祂的信徒。
  每天废寝忘食,不是在画符,就是在画符的路上。
  每日对祂三叩九拜,虽无香火供奉,但无比诚心。
  武修风靡大陆,已经好久没有如此虔诚狂热的信徒了,肝帝将这快被人忘却的神明感、动、了!
  贾熙桐愣在原地,只见那虚影左手空握,右手朝着她轻轻一指。
  轰——
  耳边传来剧烈耳鸣,尖锐的声音像针尖刺痛她的大脑。
  《箓籍》无风自动,唰唰乱翻,以极快的速度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
  轰然间,虚影坍塌变化成数丈光芒将贾熙桐与《箓籍》包裹,光芒在周身流转,看似缓慢又极度快速。
  光芒之内,她感觉脑中的刺痛逐渐变弱,仿佛婴儿浸泡于母胎之中舒适。
  而面前的《箓籍》,光芒每通过一遍,它便新上一分。
  封面上古老的符文逐渐显现,破损之处焕然一新。
  贾熙桐额心被挤出一滴精血,缓慢的融入《箓籍》之中,瞬间一种微妙的联系在双方之间建立。
  一个声音叹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愿君能重扬我符箓之光。”
  ##
  不知过了多久。
  贾熙桐猛地睁开眼,仿佛刚才是做了一场梦。
  符箓四处散落,《箓籍》在她的怀中。
  光滑的封面露出它原本的棕色,雕刻的表面的符纹清晰无比,甚至能看到最中间的凹陷。
  《箓籍》在吸入她的精血之后,莫名的联系让她感觉这凹陷处是缺了什么东西,但具体是什么又无从得知。
  外面变了,那里面呢?
  贾熙桐翻开内页。
  第一页依旧是那一句话。
  从第二页开始,固化符、祝由符、爆裂符的内容有了些许变化。
  细看相关的内容:
  固化符——【用于钢铁利刃,使兵器坚不可摧,时长两刻钟】变为了【用于精兵法器,增加法器原有能力,时间两刻钟】
  祝由符——【可治愈普通外伤、普通内伤】变为了【可医治普通内外伤,休养生息,补充真气。】
  爆裂符——【方圆五米产生爆裂】变为了【方圆十米产生爆裂】
  升级!
  三种符箓都在原本的基础上或多或少有了提高,那后面解锁的符箓会升级吗?
  贾熙桐下意识的翻开下一页。
  【初级篇——章四:弥须符】
  【贴法-可收纳8立方米死物。】
  【需暗锏玄草纸、文瑶鱼血】
  果然!
  之前给男主的弥须符只可以装下5立方米的东西,如今足足增加了3立方米。
  她怀着激动的心情翻开下一篇——白板。
  贾熙桐略微愣了一下,又很快开解好自己。
  毕竟升级都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做人不能太贪心。
  她想起自己最后听到的那一声叹息,看向巴掌大小的木雕神像:“感谢神仙老爷,我一定好好练习,争取将符箓发扬光大!”
  说完贾熙桐壮志凌云——果然她是要做龙傲天的女人!
  梦还没做完,耳边真系统一连串的播报声迅速将她拉回现实。
  【请注意男主信任降低10,当前信任值55/100】
  【男主信任降低20,当前信任值35/100】
  【男主信任降低20,当前信任值15/100】
  【男主信任降低10,当前信任值5/100】
  65分的信任值转眼间变成了5?
  发生什么事了?
  她连忙呼叫商晏庭,却得不到回应。往外看去,侧面光秃如刀削般直立的山体在飞快上升。
  不是山体上升,而是商晏庭下坠!!
  咚——
  一声巨响,水面溅起比炸鱼队还大的水花。
  清澈的潭水快速被血液染红,贾熙桐从他识海中能够看到水中惊慌的鱼儿与杂乱的水草。
  落入水中的商晏庭口中冒出一阵泡泡,像个秤砣般不断下落。
  【男主信任值降低10,当前信任值0/100】
  一声系统提示姗姗来迟,短短几分钟信任值从65直接被清零。但现在来不及思考信任值,商晏庭他喵快死掉了啊!
  没有实体她只能干着急。
  “系统,快救人!”
  【任务者您好,系统不可直接干预任何剧情。想要救出男主,需要您自己动手。】
  “我如果有手用得着叫你?”
  最后一个字,贾熙桐声音控制不住地提起,表情也从刚才的紧张恼怒变成了不可思议,视线紧紧的盯着商晏庭的身体。
  他……漂浮起来了。
  自己从湖底缓缓向前、向上,身边的水流看似科学又不太科学地让他一路漂流成功上岸。
  沉下去了都能飘上来?
  吐泡泡了都没被呛死?
  不愧是男主,搁这儿卡bug呢!
  贾熙桐看着此刻的商晏庭,浑身上下全是伤,胸口微弱的起伏只能证明他没有死。
  在她奇遇的期间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自己自以为扭转了男主的际遇,而命运的齿轮无形且强势的将一切拨回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