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穿书后,我被迫成了假系统 > 第十章 傀儡小浣熊

  湖泊边
  商晏庭的身体一半泡在水中,一半陷在淤泥里。
  他身上没有一处好肉,伤口在这糟糕的环境里恶化得更加严重。最关键的是手腕和脚腕上都有刀痕,深可见骨。
  这已经是贾熙桐第三次给他喂祝由符了。
  然而因为环境的原因,他身上的伤口重复恶化。
  商晏庭不会死,但是他会痛啊。
  记得原著中商晏庭的伤就是因为这次落下了病根,一到下雨的时候就痛苦无比。
  每痛一次,恨加深一分。
  从天之骄子变成现在这样,不在痛苦中变态才怪。
  “系统,你真的没有可以让我离开身体的办法吗?暂时的也行啊。”
  贾熙桐忍不住问道。
  【有法器可满足任务者要求,根据现实情况,任务者必须用物品交换。】
  【法器:傀儡分身】
  【用途:可覆魂力于之上,驱使傀儡行动。使用时长2时辰,且活动距离不可超过魂体距离10米,即男主周围10米。】
  【代价:一万初级灵符(任意)可谓任务者提供赊欠,但必须在3年内还清】
  要这么多?
  一万灵符,按照她的画符成功率,需要画一百万次。相当于她每天的大概要画913次。算完这个数据,贾熙桐忍不住吸了口气。
  但是人总是要进步的,3年的时间,画符的手艺怎么也得有点提高吧。
  想到救人,想到刷信任值,她又牙一咬——换了!
  一分钟后
  一只自带黑眼圈,整体灰褐色、尾部有一圈圈花纹的毛茸茸出现在河边。
  贾熙桐花了半分钟搞懂傀儡术的用法,不知道怎么滴就化成小浣熊,此物俗称——干脆面。
  视线从360度超广角变得又矮又窄,她不太适应的甩甩头,然后操纵着浣熊身体靠近商晏庭,拽着他的手臂,把他从泥潭里拖出来。
  很吃力。
  干脆面的身体和力气太小,需要很久才能拽动一点点。
  两个时辰全部用在这上面,贾熙桐才勉强将商晏庭拖到干净干燥的草地上。
  这一番折腾,血迹从河边一直蔓延到此处,商晏庭原本没好的伤口又裂开了,嘴唇乌黑发白。如今贾熙桐已经没有其他手段,只能给他烧几张祝由符吃。
  刚给他喂第三张,傀儡的时间到了。
  魂力重归商晏庭的识海,傀儡倒在他旁边。
  次日
  倒在旁边的傀儡坐起来。
  商晏庭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泥水之中,身上的伤口在祝由符和污水的双重影响下反复感染。
  贾熙桐操纵着浣熊给他脱衣服,露出身上的伤口和风干后的淤泥结块。
  身上的淤泥与脓液怎么处理呢?
  她从他衣服上撕下一块干净点的布,叼着布块到河边将衣服浸湿,然后回来给他清理伤口。
  脓液混合着泥土难以清洗,一小块衣服布料更是没用加下就脏了。为了清理伤口,她来来回回好多次,两个时辰的操控时间全用这上面了。
  摔落湖中的第三日
  商晏庭还是没醒。
  她轻轻举着凹陷的枯木树皮小心翼翼的给他喂水,然后四个爪子着地围绕着商晏庭跑一圈。
  在清理干净身上的泥污后,祝由符效果还是极好的。他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消肿结痂,最大的隐患是被挑断筋脉的双手双脚以及三天没有吃饭啦!
  祝由符不能白骨生肌,也不能连接筋脉,更不能饱肚子。
  就在她为了这些发愁的时候,更大的危机悄然来袭。
  原著中说过,商晏庭落入悬崖之后,八大世家还专程派人到山崖下搜查过。此时搜索的人已经下来,沿着水流的方向寻找。
  幽静的环境中能够听到吆喝声与狗吠,而且越来越近。
  发觉不对的贾熙桐放弃寻找食物,拖着他的手臂移动,只恨自己变成傀儡时不变一个强壮一点的。
  傀儡都快失效了,他们才躲进一个高芦苇地。
  贾熙桐将周围的草薅起来,然后全部盖在他身上,现在只能用这种办法将他藏起来,希望他不要这么快被找到。在给他盖上最后一层芦苇,傀儡时间全部用完,小浣熊直接倒在他的脚边。
  ##
  昏迷之中,商晏庭梦魇反复。
  他算尽一切,唯独没有对商牟世家设防。
  商牟世家的堂主,他的亲舅舅。联合其他世家毁了他修炼的根基,还要斩草除根。
  曾经所有受于他恩惠的朋友、下属,和蔼可亲的师长、长辈,变成了朝他挥刀的人。
  商牟世家的家主,他的亲祖父。在一切发生之后将他当做弃子,包庇祸首、冷眼旁观,就好像……当初对待他父母那样!
  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尝尽世态寒凉。高烧不止、陡生魔障。
  芦苇之中,一双没有丝毫情感,暗黑到极致的眼眸睁开。
  ##
  “大人,河边发现血迹还有破损的衣物。”
  “叛徒就是此处,扩大搜索范围。各位家主说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世家的人已经搜索到芦苇丛了。
  夜晚。
  火把在芦苇丛中闪烁,芦苇丛中还依稀有几声狗吠,他们还带了猎犬。
  商晏庭拖着沉重的身体挪动,手掌无法用力,只能用手肘撑起全身。原本还没完全好的伤口因为他的动作裂开,手肘在地上摩擦,嵌入地上钝硬的石子。
  “汪!”
  一声凶狠的叫声从芦苇从传出,跑在最前面的猎犬窜出芦苇朝他撕咬
  商晏庭甩来胳膊,用手肘紧紧勒住猎犬脖子。手脚无法用力,便将身体的所有重量压在猎犬身上,猎犬被他活活挤死。
  他扔掉尸体继续往前爬。手肘被磨出森森白骨。
  后面脚步与猎犬的声音越来越多,他却已经精疲力尽。
  就在这时,一个毛茸茸一把拉住他的手肘。
  傀儡的时间终于到了,贾熙桐迫不及待地出来,“宿主亲,你撑住啊!”
  她连忙给他喂下祝由符,抱着他的手臂往前拖。
  商晏庭无视眼前这个怪异的小魔兽,冰冷的眼眸中只剩下仇恨。
  又有猎犬追上来,在后面撕扯商晏庭的双腿。他双腿早就鲜血淋淋,他却似乎感受不到痛苦一般,机械地朝前方爬动。
  贾熙桐操纵浣熊的身体,浑身长毛立起。不断捡石头朝它们砸去,恐吓它们离开。
  此处的动静引起了后面人的注意,“找到了,就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