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 > 第四十二章:狐妖案1

  日上三竿。
  徐念悠悠转醒,洗漱一番后出门就见到花满楼在二楼打理那些花草。
  “七哥,你没休息吗?”徐念手执折扇上前。
  花满楼和煦一笑,道:“睡了一会,看你睡得香甜,便没有打扰你。”
  “其他人呢?”徐念继续问道。
  “陆兄和朱亭一起离开了京城,岳青带着他女儿霞儿留在了云间寺内。”
  花满楼解释道:“陆兄临走让我代他道声谢,六扇门这边的事情算他欠你一个人情。”
  陆小凤的人情,那还真是罕见啊。
  咕——
  徐念肚子传来一阵响动,花满楼也是轻笑摇头。
  现在已经正午,不过他和花青都已经吃过了,所以就剩下徐念一人,也只能他自己去外面客栈吃点了。
  走出百花楼,徐念正好看到隔壁医馆内,朱一品背着药箱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大长腿的柳若馨,以及一个满头白发的青年。
  东厂的杨宇轩吗?
  徐念站在门口盯着他们三人走来。
  “徐公子,这是要做什么去?”
  朱一品和徐念的关系还算是好的,也知道徐念会保护他,所以对于徐念很是信赖。
  “刚起来,打算去吃点。”徐念平静回应。
  “吃东西?”
  朱一品眼睛转了转,急忙道:“走走走,我带你去吃好的。”
  听到这话,徐念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见白发杨宇轩先一步上前,手中的剑直接拦在了他们二人中间。
  一旁的柳若馨一副看热闹的架势,也不打算插手进来。
  朱一品咽了咽口水,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将剑身捏住,然后从他们中间移了出去。
  “干什么干什么?都是自己人,杨宇轩你想干什么?”
  朱一品急忙解释道:“徐公子是救过我命的,我带他一起去吃点怎么了?”
  “东厂的人就是这样,看谁都有嫌疑。”
  柳若馨抱臂笑道:“朱一品你不用搭理他,等他得罪了花家后,回头他们厂公不会放过他的。”
  杨宇轩冷哼一声,将自己的剑收了回来,然后退到一旁沉默不语。
  显然,他还是不想给东厂这边惹麻烦。
  对于这样的闹剧,徐念倒是并没有在意,反而是疑惑问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去?”
  “城北的富商王万金知道吗?他让我去给他看病。”
  朱一品解释道:“我想着怎么也是个富商,家里肯定不会差吃的,你正好也饿肚子呢,一起去吃点好了。”
  说着他就拉着徐念往前面走去。
  他还算清醒,知道柳若馨和杨宇轩都是被派来盯着他的,明面上说是保护,到头来还是想要从他这里得到卷轴的秘密。
  还是徐念好一点,至少只是单纯的保护他们天和医馆的人。
  所以说跟这徐念准没错!
  几人直奔王万金的府邸,但刚走到门口就被一群捕快给拦了下来。
  不是六扇门的人,反而是京城府衙这边的。
  朱一品和门口的捕快解释了一下,随即就有一个捕快跑进去汇报门口的情况。
  不多时,一个佩刀的府衙捕头走了出来,面带和善笑意,问道:“你们只是来给王万金看病的?”
  “对对对,我定金都收了。”朱一品解释了一下。
  但柳若馨却拿出了一块令牌,捕头看过后急忙后退,抱拳道:“在下京城府衙捕头金如风,见过东厂的大人!”
  东厂?
  徐念他们疑惑的看着柳若馨。
  这柳若馨不是西厂的吗?怎么还有东厂的令牌?
  只见柳若馨将令牌丢给了杨宇轩,显然是从他这边顺手摸过来的。
  后者一脸的不甘心,但眼下他们还有事情要做,所以只能暂时先放过对方。
  “这里怎么回事?”柳若馨开口问道。
  金如风也是低头解释道:“王万金死了,家里的人本打算今早上就离开的,但王万金说要去取什么东西,结果一去不返,随后王夫人发现了王万金的尸体。”
  他说这话的时候也是神色古怪,有些话似乎不能说出来一般。
  王万金死了?!
  柳若馨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他们从春三娘的口中得知王万金和同舟会有关系,为此特意才来这边调查摸摸底的。
  结果这个有嫌疑的人居然被杀了?
  难道西厂这边有卧底不成?
  这个时候死,属实是有些太巧合了一点,甚至巧合到让人难以相信。
  “进去看看!”
  柳若馨先一步走了进去,杨宇轩担心重要的物件被先找到,便也跟着跑了进去。
  朱一品和徐念互相看了眼,二人这才跟着金如风一起。
  王万金的宅院内,看着是一片狼藉,似乎是很匆忙的收拾了些东西,看样子的确是要临时跑路。
  金如风带着徐念和朱一品直接去了后院厢房,此刻厢房的门已经被蛮力撞开,门闩断折痕迹明显是从外面撞的,房间内还有一股很刺奇怪的味道。
  “这什么味道?”朱一品眉头微微皱起。
  “狐骚!”
  徐念解释了一声,也没有搭理柳若馨和杨宇轩二人的目光,反而是转头问道:“金捕头,这门是你们撞开的?”
  “是我们,但当时很奇怪,王夫人打不开门,就在窗外看了下,发现了王万金的尸体,我们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房间门怎么也打不开,最后还是我们三四个人撞开的。”
  金如风解释道:“早上的时候,就跟见鬼了一般,王万金的尸体在房间内,可房间是被彻底锁住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案子。”
  听他说完,徐念也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迈步走进了房间内。
  房间内还有一些金银珠宝,这些东西都在,显然不是来劫财的,否则不会放着珠宝不拿。
  窗户什么的也都是完好无损,没有被撬动过的痕迹。
  房间里还有一些脚印,都是同一个人的,看大小应该是王万金自己的没错。
  可是这房间就这么大,没有密室,门窗紧锁,王万金是怎么被杀的?
  看他的死状,双手有挥动痕迹,而且面部也是惊恐异常,显然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导致。
  “你们快来看!”
  朱一品突然在众人后面喊了声,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撮粉白色的毛发,脸色古怪道:“这是什么毛发?摸着听光滑的,手感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