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 > 第四十九章:一条船上的人

  “徐公子想要见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汪直猜到了这背后的情况,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同时也是提心吊胆的,毕竟皇上这一次表现的可有些和往常不一样了啊。
  平日里皇上荒诞也就算了,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可是这样一个荒诞的人,突然的来这么一手,显然是告诉所有人,别把他当成傻子。
  皇上这是铁了心要敲打一下六部的人了。
  这次的事情,除了护龙山庄和神侯府之外,其余四家几乎都有嫌疑。
  皇上这是想要对他们下手?
  徐念并没有解释,反而是会头看了眼抱剑靠在一旁的杨宇轩。
  后面的话,东厂的人就没必要听了。
  汪直也明白了过来,摆手笑道:“若馨,你和东厂的这位先去后面,我和徐念有事情要谈。”
  “是!”
  柳若馨抱拳点头,随即转身走向后面。
  杨宇轩眉头紧皱,但对方是西厂的厂公,不是他这个小人物能得罪的,也只能跟着一起离开。
  朱一品看着他们,犹豫道:“要不……我也离开?”
  总感觉他留下会知道一些大事啊。
  “行吧,你先带他去后面。”徐念也点了点头。
  朱一品长舒一口气,能少知道一些事情,自然是好事,知道的太多要是会要命的。
  等他们都去了后面,徐念这才开口道:“汪公公放心,你我是一条船上的人,我自然不会怀疑你们西厂的,更何况这次的事情本就不是你们西厂做的不是吗?”
  听到这话,汪直心头一动。
  这是想要拉着他一起吗?
  不得不说,这徐念的胆子真的很大,和他走太近,可是会被东厂的人盯上,到时候……
  不过想到徐念的身份,东厂这边也似乎不敢对徐念怎么样。
  一旦被查到了,曹正淳都摆脱不了!
  “东厂、西厂、锦衣卫、六扇门,你们四家都参与了太液池的事情,但我清楚汪公公忠君报国,不可能做这种荒诞的事情。”
  徐念笑了声,道:“六扇门着急戴罪立功,肯定也不会犯傻,太液池的事情和你们两家自然是没关系的。”
  听着徐念这么说,汪直也是大笑了起来。
  看来他选择相信徐念没错,这人果然有点意思,至少说的话很合他的心意!
  “知我者徐公子也!”
  汪直似乎很满意徐念的话,问道:“这次不管你做什么,我西厂肯定全力配合!”
  “我不是说了吗,这次和六扇门以及西厂没关系。”徐念不着痕迹的看了眼他。
  这话摆明了就是告诉汪直,他要对锦衣卫和东厂下手。
  确切的说是这两家背后的人!
  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是东厂魏忠贤的义子,说白了如今的北镇抚司,和东厂的后花园没区别。
  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魏忠贤倒台,逼曹正淳自断一臂!
  太液池背后的人他招惹不起,但魏忠贤这个人还是可以推到明面上的。
  信王毕竟是皇上的弟弟,皇上不能做这种杀弟的事情,那就需要一个人站出来接下这个罪名。
  魏忠贤就是最好的人选!
  “你想要对魏忠贤下手?”汪直也是聪明人,怎么可能不明白?
  徐念笑而不语,放下手里的茶杯道:“这件事情汪公公不用直接插手进来,只需要帮我收集魏忠贤以及锦衣卫指挥使的罪名,此次的事情,西厂绝对不能站在明面上。”
  他的话说的很轻,但同样也是很重。
  汪直都忍不住心里一惊,暗暗猜测徐念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难不成这次的事情,已经到了不能回头的地步?
  这背后难道还站着一个他们西厂都不能得罪的人?
  沉吟片刻,汪直选择相信徐念,毕竟徐念之前也说了,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想来徐念也没必要骗他。
  “好!”
  汪直点头答应:“我会让人尽快收集,西厂也不会再插手进来,徐公子你自己也小心。”
  “汪公公放心,我自有打算的。”
  徐念不会打没把握的账,更何况这次的事情,他就是站在绝对胜利的一方。
  信王!
  这次必将坐不上那个位置!
  汪直也不再久留,起身带着西厂的人先一步离开,心思也是复杂万分。
  任谁也不会想到,他们的皇上居然一直在装疯卖傻,看来他们都太自大了啊。
  今后得注意着点,皇上既然相信徐念,和徐念交好也不是不行。
  此人有大才!
  就在汪直离开之后,徐念胸口传来一阵的灼烧感。
  他知道是黑铁盒子有了反应,也是急忙伸手将其从怀中拿了出来。
  打开一看,原本里面的无崖子卡片,变成了一张崭新的。
  无崖子的卡片已经不见了,但新的这张卡片却让徐念的眼神微微一变。
  卡片上是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刀斧劈砍般的凌厉面容,眼神血红,梳着一个大背头,看上去狠厉的紧。
  【肖自在:原少林寺弟子,后加入公司成为临时工,馈赠少林绝学以及‘病’,为人大慈大悲!】
  果然!
  他上一个梦里梦到的人,并非是什么宝念和尚,而是真正的肖自在,那个时候的肖自在已经开始犯病了而已。
  现在他继承了肖自在的手段和那种‘病’,想要压制就只能依靠杀人。
  只有这样才能喂饱那种‘病’。
  这个世界,人命如草芥,能喂饱自己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既然能杀那就杀下去好了,等下一场梦开始之后,或许这个‘病’会自己消失也说不定。
  汪直走了,徐念也是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这大晚上的,该说的都说了,也该回家上床睡觉了,床上还有个玉燕等着他呢。
  回到百花楼,徐念和花满楼说了一下方才的事情,也没有太多刻意的隐瞒,毕竟他还是很相信花满楼的。
  花满楼也没有多打问,只是让徐念自己小心,处理不了就交给保龙一族来。
  徐念点头答应了下来,索性就回了自己房间睡觉。
  江玉燕早已暖好了被窝,美眸流转盯着徐念,后者也是化身虎豹,直接压住了这一只玉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