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 > 第五十章:一步棋,逼绝路

  北镇抚司!
  凌云铠几人连夜回去,将晚上的事情和千户陆文昭说了一下。
  听着他们将情况说完,陆文昭的脸色也还是难看了起来,不得不说这次凌云铠给他们惹了一个大麻烦。
  连拿着御赐金牌的人都敢针对,甚至还怀疑对方,这不是找死吗?
  徐念的事情他们早就收到了消息,捕神都选择了低头,他凌云铠有什么底气针对的?
  “你……你这次捅了大篓子了!”
  陆文昭沉声道:“你知道那徐念是什么人吗?他背后可是花家,更是和保龙一族关系不错,华太师和朝中几位大国手都与之交好!”
  凌云铠低着头,浑身冷汗直流。
  他要是知道徐念有这样的身份,哪里回去主动招惹?
  都是沈炼这个混蛋的错,如果不是他的缘故,殷澄怎么可能会逃走?
  他又怎么会碰上徐念?
  “行了,太液池沉船的事情还没结束,我们都是一身的麻烦,你还给我招惹一个大麻烦回来!”
  陆文昭恨铁不成钢道:“我把这事和上面说说,看看指挥使大人他们怎么处理吧。”
  就在这时,外面一个锦衣卫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一道密函。
  陆文昭接过后看了眼,神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西厂汪直与徐念在天和医馆碰面。】
  一句话,彻底让陆文昭心里一沉,这次的事情是真的大麻烦,谁都无法处理的麻烦。
  西厂这是要插手进来吗?
  四家到现在都洗不干净,这个时候西厂和徐念见面是什么意思?
  “大人,殷澄的事情……”凌云铠抬头弱弱问道。
  “不用管殷澄了,他已经不再是我们锦衣卫的人!”
  陆文昭起身道:“汪直和徐念见了一面,我怀疑保龙一族这边恐怕已经不怀疑西厂了,这件事情我得立刻上报,你们先先去吧。”
  话罢,他便神色匆忙的离开了这里。
  沈炼全程一句话都没说,他在乎的是殷澄的事情,只要殷澄不死,那就什么事情都好说。
  田尔耕这边也收到了消息,毕竟徐念这个人的身份太特殊了。
  花家!
  这本就是个江湖家族,为什么会突然和保龙一族扯上关系?
  而且徐念这个花家的义子,居然还会有御赐金牌!
  这个人是个大麻烦!
  “大人,陆千户求见!”
  门口,一个锦衣卫急忙进来汇报。
  “让他进来。”田尔耕脸色阴沉,坐在椅子上说了一声。
  不多时,陆文昭便低头恭敬的走了进来,然后跪在了田尔耕的面前。
  “卑职陆文昭,拜见指挥使大人!”
  “起来吧。”
  田尔耕看着跪在地上的陆文昭,沉声问道:“今晚的事情是怎么回事?西厂的人为什么会和徐念碰面?徐念这个人你们到底查清楚没有?”
  “回禀大人,徐念此人来历已经清楚,他就是花家的人,但具体怎么和保龙一族的人有的联系,我们也不清楚。”
  陆文昭低头回应,心里也是有些紧张。
  他可是有大事要做的,现在这种情况下,徐念明显是要坏他们事情的。
  这个人必须得尽早除去!
  “啪!”
  田尔耕一手拍在桌子上,呵斥道:“这就是你说的查清楚了?”
  晚上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但真正让他忌惮的,是徐念和西厂的人走到了一切。
  这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好消息。
  徐念再查太液池沉船的事情,和西厂接触,表明了就是西厂和这件事情没关系。
  明眼人也都看得出来,六扇门这边也是不可能被怀疑的。
  剩下的就是东厂和锦衣卫!
  这也就摆明了告诉所有人,太液池沉船和他们两家脱不了关系!
  一步棋,直接把他们逼到了绝路啊。
  “哼,若是不弄清楚,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逃不了!”
  田尔耕大骂道:“我如果下台了,南司的那四位统领肯定有一个要坐上指挥使的位置,北司就等着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吧!”
  “卑职这就去查,一定给大人一个满意的交代!”
  陆文昭唯唯诺诺回应。
  “查查查,你怎么查?”
  田尔耕呵斥道:“连一个手下都抓不住,你这个千户是怎么当的?”
  这一刻,陆文昭眼里杀意大绽,但也只能默不作声的忍下来。
  没办法,他现在还不能暴露出来。
  这时,外面又有锦衣卫跑了进来,低声在田尔耕耳边说了一句,随即便急忙退了还出去。
  田尔耕缓缓起身,冷声道:“西厂已经摆脱嫌疑了,想办法把六扇门拉下水,我去和义父商量一下这事情,你最好别在让我失望,否则这千户的位置你也别坐了!”
  说完他就直接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直奔魏忠贤的府邸而去。
  陆文昭缓缓起身,脸色也是难看的可怕。
  今晚的事情必须得和那位说一下,否则他们的计划真的要出大问题了。
  ……
  皇宫。
  御书房内,皇上躺在一张卧榻之上,旁边站着国师佛印以及零零发二人。
  此刻皇上的手里,一张密函被他紧紧的攥在手里。
  【信王秘密进京!】
  六个字,宛如是刀刃一般插入了皇上的心脏之中。
  “朕的好弟弟啊,这次的事情可千万别是你做的,否则朕还真的要背上骂名了。”
  皇上将密函撕了,随即猛的起身坐了起来,转头问道:“外面现在什么情况了?六部的人应该都慌了吧?”
  佛印轻轻点头,将最近的事情说了一下,顺带着连同今晚发生的事情也说了一句。
  “徐念?看来朕给他金牌倒是没错。”
  皇上神秘一笑,点头道:“华太师如今也回京了,不过朕暂时还不能和他见面,等这次事情结束再说,派人和华太师说一声,先不用带徐念进宫。”
  佛印应承了下来,先一步转身出去。
  零零发拿出一个鲁班锁递了过来,笑呵呵的说道:“皇上,您不打算继续装下去了?”
  “没必要了,既然已经钓出了鱼,那朕也该收杆了。”
  皇上接过鲁班锁把玩,随即抬头道:“对了,你去通知灵灵兔,让她将徐念盯紧了,朕要看看这人到底值不值得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