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雪老大载着城一落与清平二人很快抵达南岸。
  因为很久无人涉及此处,南岸的积雪十分平整,城一落一脚踏入,整个人都陷入积雪中。
  清平想要伸手救助,结果脚下一软,也砸进了雪坑中。
  “清平!敢踩本大爷的脸!”城一落大呼起来。
  清平连忙抬脚,结果重心不稳,反而坐在城一落肚子上。
  “额……”,城一落抱着肚子一声惨叫,这小子看上去瘦巴巴的,怎么这样重!
  雪老大赶上来,将二人拎到自己肩头。
  “主人,这里雪厚,还是让我来开路吧。”
  雪老大的声音有些低沉,城一落知道它很介意自己刚才说的话。
  “有劳……你了。”城一落有些尴尬地拍了拍雪老大。
  雪妖本就是雪中生灵,因此在雪原上行进速度很快。
  一路沿着江岸向西前行,城一落聚精会神地盯着雪原,除了白色就是白色,根本没有见到什么江阴花。
  “会不会已经被雪盖住了?”清平问道。
  城一落摇摇头,他运起御风诀,离开雪老大的肩膀来到更高处。
  西南方不远处有一处洼地,若不是城一落飞到高处,根本注意不到。
  洼地中隐约泛着一抹粉色,虽然只是星星点点,但是在一片洁白之中分外显眼。
  “雪老大,往西南方靠一靠!”
  城一落指挥着雪老大更改前进方向,雪老大应承一声,加快前进。
  不多时,雪老大载着二人来到洼地之中。
  几株不知名的植物含苞静立,那抹粉色正是花苞的颜色。
  宋望书说过,江阴花的花朵就是粉色的。
  雪老大弯下腰,以手抚开掩盖花枝的积雪。
  “你确定这是江阴花,不是江阴小树?”城一落不可思议道。
  完整暴露在众人目光中的江阴花怎么看也不像是一朵花,它的枝干比城一落和清平的剑柄还要粗,
  清平提起剑,麻利的斩下一节花枝。
  “城大哥,能救刘所长,就是江阴通天塔我也要把它砍下来。”
  城一落竖起大拇指,看看人家清平的觉悟。
  取得江阴枝,雪老大带领众人带回寒山村。
  “一落,你……”宋望书从玉佩中出现,担忧地望着浑身血迹的城一落。
  “不碍事。”城一落摆摆手,刻印的力量逐渐恢复,他的伤口也并不严重,在刻印的帮助下早已愈合。
  宋望书点点头,最初救下城一落的时候,他只是以为城一落是个误入此地的外乡人。
  后来见到城一落对抗雪灵雪妖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寒山村与世隔绝,何曾来过什么异乡人。
  城一落也好,刘胖子也好,还有这位身着黑衣,名叫清平的年轻人也好,能够来到此处,必定身手不凡。
  由此他不由得思考起来,自己所在的寒山村,究竟是怎样的一方存在呢?
  他想起方才在江边听到城一落不知对谁说出的话。
  “画境中”他是那样说的。
  难道……寒山村只是一副画?
  宋望书记忆起年轻的时候曾经读到过不少志怪小说,那里面就有相似的故事。
  带着这样的疑问,宋望书说道:“一落,救人事急,随我去洞中取药吧。”
  城一落点点头,随着他走出门外。
  取药返程之时,二人行在积雪之上,城一落担心宋望书的身体,希望他能够暂入玉佩之中。
  但是宋望书坚决不肯,执拗地一步步踏入积雪。
  城一落无奈,只好跟在他的身后,他觉得宋望书心事重重。
  行不多时,宋望书忽然停下脚步,他面对着雄伟的晓寒山,忽然开口道:
  “一落,此山可入画否?”
  城一落迟疑片刻,答道:“可以。”
  宋望书转身,指向晓寒江的方向:“彼江可入画否?”
  “……,可以。”
  “如若山水皆入画,此画当名之为何?”
  城一落难以开口,想必宋望书已经猜测到几分端倪。
  城一落如何忍心告诉宋望书,他的一切皆是虚妄,他生与死,他的执著与守护不过是虚无的挣扎。
  而与之相伴的自己,刘胖子,还有清平,既是过客,又是看客。
  没有等到城一落的答案,宋望书继续问道:“‘晓寒山居图’,此名何如?”
  “山形雄伟,江流浩荡,山居娴静,三者入画,气韵生动。”城一落赞赏道。
  画卷真名,其实是《寒山钓叟图》,就连画名都没有宋望书的一席之地。
  城一落心如刀割。
  宋望书忽然爽朗地大笑起来。
  人生在世,诸事纷繁,即便身处谜题之中,他又何尝能够洞见一切呢?
  随他去吧,只要执墨与竹枝能够安稳生活,宋望书别无他求。
  罢了罢了。
  “一落,我们回去吧!”宋望书说道。
  城一落错愕地点点头,跟随宋望书回到山村。
  回来之后的宋望书并未露出什么异常的情绪,他熟练的捣药,煎药,还不忘分享一些日常的小药方,甚至指导清平为刘胖子上药。
  在众人的照料之下,第二日夜晚,刘胖子总算醒了过来。
  除了清平,所有人都围在刘胖子身旁。
  “捡回一条命。”刘胖子躺在床上虚弱地自嘲道。
  “刘胖子……”城一落欲言又止。
  “散了吧散了吧,都围着我做什么?”刘胖子说道。
  其余人见状,自觉离开屋子。
  “给我点东西吃。”刘胖子指了指身旁盛满鱼汤的盆子。
  城一落连忙盛起一小碗,将一勺鱼汤送到刘胖子嘴边。
  刘胖子并不领情,他一只手夺过鱼汤,自顾自喝了一大口。
  “烫烫烫……”
  刘胖子一下把碗扔到地上,急得直吐舌头。
  城一落担心刘胖子的伤口开裂,赶紧扶住他。
  “去去去别碰我!”刘胖子气道。
  城一落此时规规矩矩地站在刘胖子身旁,看着他扭动着身子,笨拙地想要把碗拾起来。
  一连三次,碗都掉回了地上。
  “要不……我帮你?”城一落试探地问。
  “不必!”刘胖子斩钉截铁,“城大公子心忧天下,有那宋家纸片人要救,何必管我一个要死的胖子。”
  城一落像是霜打了的茄子,臊眉耷眼地不敢接话。
  因为他的一意孤行,导致刘胖子受伤如此,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都不知道如何想老爹交代。
  “刘所长,是我的错。”城一落诚恳道。
  “哎呦万万使不得,还是叫我刘胖子吧!”刘胖子阴阳怪气道,“不就是灵研所的所长嘛,少了我一个,城北照样平稳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