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真君请息怒 > 第四十九章 冰火辞旧岁,风云迎新春

  没错,兵家锻体术终于晋级。
  王玄算是摸索出些门道。
  锻体术融合,就像大树生长,若融合的功法品级不足,就会生长出枝干,如(战意勃发)这个特技,至今未曾消失。
  倘若功法等级足够,锻体术便会脱胎换骨。
  当然,还有些细节有待确定,比如将整个功法进行推演,战意勃发特技会单独晋升,还是融入其中?
  收敛心神,王玄细看脑中功法。
  《太阴玄煞锻体术》:天地分阴阳,阴阳分四象,太阴者,阴中之阴,在天为月,在地为水,幽暗晦明…煞者,炁之异变也,肃杀萧瑟,七魄固焉……
  天道推演盘的一个好处,就是推演功法后能瞬间理解,王玄很快分辨出与原先功法的不同。
  首先便是煞炁来源,原先锻体术炼化阴煞之炁固七魄为轮,修炼之处通常邪戾阴暗,为大凶之地,因此初期表现为阴寒力量,后期则厉鬼缠身,融入枪煞。
  看似威力不凡,实则损伤神魂,年老后病魔缠身。
  而如今的太阴玄煞锻体术,则可同时吸收天阴地煞,以纯净月华洗练地煞凶厉,化作至纯至阴玄煞,品质不知提高多少。
  其次,便是太阴炼形之术,兵家锻体术皆是修炼形体,但一个灵炁存于经脉,一个煞炁存于七魄消融经脉,两者相合,反倒弄出个古怪功法,使得煞轮向外延伸,弄出类似任督二脉通路,能够存储更多煞炁。
  虽未成为性命双修功法,但无论煞炁威力,还是肉身锤炼,都明显上了一个等级。
  想到这儿,王玄摒除杂念,渐渐忘我。
  太阴玄煞锻体术因为融合了道家功法,不仅需要控制肉身呼吸,还要进行入定,难度成倍提高。
  这也是王玄独自出来的原因,城中入夜将会满城鞭炮,万一走火入魔便遭了殃。
  随着他进入状态,尸狗煞轮开始疯狂收缩扩张。
  远处山崖之上,阿福静静趴着,时不时竖起耳朵警戒…
  不知不觉,天色渐黑。
  大年三十的晚上,没有星光,没有月华,尤其在这荒郊野外,整个天地仿佛陷入彻底黑暗,唯有风雪呼啸。
  倘若此时有人点亮火把,就会惊奇地发现,北山山坳中央百米处,坚冰蜿蜒起伏,化作一个巨大的螺旋形图案,正中央则是一座五米高冰山,如寒冰王座。
  山崖上,阿福黑狗变成了白狗,依旧安静趴卧,体内五脏华宝肾水黑石散发光晕,使它不惧严寒。
  忽然,阿福一动耳朵爬了起来。
  轰!
  宛如天崩地裂,万千冰块飞溅。
  王玄腾身而起,先是看了看手掌,煞炁稍微运转,便有锋利冰刺咔嚓嚓凝结而出,体内尸狗煞轮一片黑暗纯净。
  “果然不凡!”
  王玄先是赞叹,随后微笑摇头道:“可惜今晚没有月华,怕是要经过半个月洗练,太阴玄煞才能臻至完美。”
  “阿福,走!”
  “汪汪!”
  离开山坳,一人一狗于雪原飞速穿行,不一会儿便回到城中。
  此时虽已入夜,但万家灯火不灭,鞭炮声声辞旧岁,炊烟淼淼传来香气,隐有欢声笑语飘荡。
  “过年啦…”
  王玄一声叹息,摸了摸旁边阿福狗头。
  前世,他双亲去世极早,独自一人在外打拼,早已习惯了孤独,对过年没什么感觉,照常加班而已。
  梆!梆!
  远处走来打更人,敲着梆子喊道:“亥时二更,关门关窗、防偷防盗。”
  来的是两名年轻人,狗皮毡帽,风雪染眉,见到王玄连忙抱拳道:“王校尉,给您拜个早年。”
  “二位辛苦了。”
  王玄微微点头,忽然眼神一凝,“你师父呢?”
  打头的年轻人眼神一暗:“前些日子天寒,师傅喝醉了酒忘关门,早晨醒来人就冻没了。”
  王玄微楞,“哦,节哀顺变。”
  “谢王校尉,我师父临走前几日还一直念叨,您以后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年轻的打更人抱了抱拳,告辞离开。
  望着二人风雪中背影,王玄心中暗叹。
  他来到这里的几年,因为每晚要外出练功,除去刘顺张横,就属和老打更人熟络,没想到整日提醒人关门关窗,自己却疏忽大意。
  想到这儿,王玄微微摇头,抗着银枪,在风雪中向北城走去,黑狗阿福屁颠屁颠跟在身后。
  不知不觉,镇邪军府已到。
  只见中门大开,灯火通明,军汉们端着盘子跑来跑去,院中大锅热气腾腾,喧嚣高呼声不绝。
  看到他一身风雪归来,不少人松了口气。
  张横嬉皮笑脸过来给他解下披风,“大人,都等着您呢。”
  其他人也纷纷叫嚷道:
  “是啊,大人,饺子都凉了。”
  “大人,您平日严厉,今日可得多饮几杯……”
  王玄心中升起一股暖意,微笑道:“好,今晚不醉不休!”
  …………
  正月初一,元朔正朝。
  此地风俗亦有拜年传统,幼拜长,徒拜师,下属拜上级,尊卑有序,若是路远难以到达,便会送上名刺代往。
  一大早,军府众人就对王玄集体施礼拜年,随后便有附近百姓陆续前来,员外富商邀请酒宴,县衙礼尚往来。
  王玄不喜热闹,便将这些琐事全交给刘顺处理,自己则独自一人待在后院书房,细品香茗。
  在他面前,放着三样东西。
  首先是一卷兵部特制《大燕并州山水图》,从上面可以看到,整个并州地境浑圆类似心脏,来自北方天都龙首山的一条龙脉分支蔓延而而来,似心脏脉络,一个个人族县镇散布其中,并州府城康元就位于心脏中央。
  说实话,这幅地图隐去了很多东西,比如著名的萧家山城,比如一些大教法脉山门,但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
  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他计划搜山,就要将永安附近山水地形弄得一清二楚,此刻上面已经做了不少标注。
  地图上还放了一封信。
  书信来自于陈琼,大概意思是书院所有在外游历弟子全部被召回,开春后镇邪军府将会进行改制,届时会有大批世家弟子,法脉传人进入,其中有诸多隐秘,封神术扩散只是个引子,让王玄务必小心行事。
  另外,丑佛儿因心智残缺,怕其在靖妖司中受到欺辱,所以暂时安排在萧家好友身边,但萧家内部波云诡谲,所以托王玄在府城述职后将其带走。
  最后则是一张请柬,来自于萧家珍宝阁,正月十五上元佳节将会举办赏宝大会,持请柬者方可进入。
  搜山和拍卖会都在计划之中,镇邪军府改制却是出乎意料。
  所谓的大动作就是这个?
  王玄心中疑惑,拿什么改,凭什么改?
  这段时间他已收集到不少情报,大燕国库日渐空虚,否则皇帝也不会动了收揽地方财权的心思,因此和世家僵持。
  他心中可没有半点忠君思想。
  江湖有江湖规矩,朝堂有朝堂规矩。
  所谓规矩,就是利益分配,若上至皇族世家,下至黎民百姓,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位置,自己的利益,那便是太平盛世。
  现在看来,所谓的江湖乱象只是表面,各地邪祟异动并非根本,而是大燕朝三百年统治,游戏规则已经出了问题。
  风云将至,自己将何以处世?
  王玄望向窗外,天空阴云低沉,鹰隼小白在屋梁上梳理羽毛,时不时抖动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