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真君请息怒 > 第五十二章 投宿四海店,偶遇倒霉鬼

  “不会吧……”
  郭鹿泉闻言愕然,手中酒葫芦也忘了放,“这家可是四海门的老店,阿福会不会听错了?”
  张横闷声道:“阿福灵性超绝,这一路可从来没错过,再说四海门又咋了,难道不会开黑店?”
  他对唐子雄意见颇深,自然也看不惯四海门。
  “你这憨货懂什么…”
  郭鹿泉摇头道:“四海门可不简单,三百年前天下大乱,他们组织货郎游走天下,又于荒野开设客栈,没点手段怎么行?”
  “他们幕后之人十分神秘,和大燕南晋皇族关系都不错,从不参与朝争,客栈弄得比驿站舒服,无论江湖游走,还是豪商客旅,甚至朝廷官员都会投宿。”
  “若成了黑店,他们生意还做不做?”
  王玄掏出肉干喂给阿福和小白,又看了看前方,“这世间没有什么绝对,一切小心便是。”
  “是,大人。”
  三人出了山道,同样看到了那依山而建的客栈。
  此刻戊时刚过,寒夜中客栈灯笼摇晃,隐约有人声喧嚣,骡马嘶鸣,显然投宿的客人不少。
  郭鹿泉笑道:“每年上元佳节,府城都热闹的很,三教九流齐聚,商旅也要提前运货,难免会生些口角争端,或许被阿福察觉。”
  “无妨,小心便是…”
  王玄也不在意,继续策马而行。
  这四海客栈面积不小,门前整理出巨大平地,侧方则是一排马棚,正有两名伙计忙碌喂料。
  见三人前来,伙计连忙上前牵马,同时一脸憨笑:“客人来得正好,尚有几间空房…”
  王玄也不废话,翻身下马,抛出一块令牌。
  伙计接过后一看,连忙躬身抱拳,“原来是几位官爷,后院已经备好,请随我来。”
  四海门很会做生意,通常会另设宅院以示官民有别,王玄往年虽大多投宿驿站,但也晓得其中门道。
  见了令牌,两名伙计态度更加热情,一人牵走马匹,另一人则在前引路,带着他们绕过正门沿侧方斜坡而上,顿时出现了一排五座小院。
  不同于前方大客栈喧嚣,这里雅静许多,其中两间院内灯火隐隐,三间门头紧锁,一片黑暗。
  “天黑,大人们小心脚下。”
  伙计上前开门,点亮灯笼,一番忙碌后躬身道:“热水一会儿送来,大人们可要些酒菜?”
  “随便来些就行。”
  王玄看了看院外,“其他院子都是什么人?”
  “这个…”伙计一脸为难,“大人,咱们四海客栈有规矩,不得透露客人身份。”
  王玄也不在意,“行,去吧。”
  伙计刚走,张横便冷哼道:“这家伙不老实,四海门贩卖各地情报,还会替客人保密?”
  “一码归一码么…”
  郭鹿泉笑道:“大人,你们先吃,我去前面溜一圈。”
  “嗯,郭老小心。”
  王玄知道,郭鹿泉是要去探探风,看有什么危险人物,好做到心中有数。
  不一会儿,伙计端来热水酒菜,二人简单洗漱便大快朵颐。
  ……
  另一边,郭鹿泉晃晃悠悠来到客栈前厅。
  相较于后面的雅静小院,这里却是大了不少,二层小楼呈“井
  ”字型排列,中间十几张酒桌半数都坐满了人。
  郭鹿泉虽在朝廷混饭吃,却一股子江湖风尘气,像个落魄的老头,独自找了个地方,一边自斟自饮,一边暗中观察。
  他江湖经验丰富,很快便瞧了个大概。
  这里大多都是些商旅护卫,跑江湖的艺人。
  也难怪,除了这些苦哈哈,还有谁会在这料峭寒春之际,奔走四方。
  江湖流离,风光的永远只是少数。
  咦…金家班的人也在?
  郭鹿泉暗中一笑,已猜出怎么回事,装作不认识,准备再喝几杯就起身离开。
  忽然,几名护卫谈话吸引了他。
  “欸,听说了没,血衣盗又下山了!”
  “怎么没有,听说是在怀州,不过这次没有入城,而是将司马家的一座矿场劫掠一空。”
  “他们要矿藏做什么,司马家难道没动手?”
  “怎么没有,数十名供奉连夜追入深山,可惜连对方毛都没抓住…”
  说到这儿,那名护卫看了看四周,小声道:“有人传言,血衣盗有山中龙脉溶洞地图,所以能穿行百里无影无踪,不少江湖邪修都已经加入。”
  “啧啧,看来事情闹大了,不会来咱并州吧?”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
  郭鹿泉低头喝酒,听得眉头凝重。
  他在永安休养了一个冬天,这短短时间内血衣盗竟然声势如此之大,背后恐怕不简单…
  咚!
  大门忽然被撞开。
  所有人都是一惊,仓郎朗拔出兵器。
  虽说四海客栈有自己护卫,绿林悍匪也卖四海门面子,不会轻易滋扰,但狗急了都会跳墙,何况是人。
  出乎他们意料,进来的不是什么盗匪,而是穿着土气的一老一少,扶着个脸色惨白的中年人。
  护卫们皆是冷眼旁观,心中警惕。
  行走江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路见不平,行侠仗义为什么人人称赞?
  是因为少。
  然而,郭鹿泉却面色一变,“祁隆?”
  说罢,身形闪烁已来至跟前。
  护卫们吓了一跳,没想到那蔫不拉几的老者竟是个好手?
  穿着土气的老少正是王玄曾见过的憋宝人师徒,见郭鹿泉阻路,悚然一惊就要抽出腰间铁刺。
  “是自己人。”
  祁隆连忙制止二人,脸色惨白笑道:“鹿老头,老子流年不利,又栽了…”
  “先别说话。”
  郭鹿泉脸色凝重,带着三人迅速离开。
  大厅柜台上,正在算账的掌柜眉头微皱,叫来伙计低声吩咐…
  ……
  屋内,灯火明亮,血腥味十足。
  床上,祁隆已然昏迷,胸口五个指洞血流不止,周围一大片焦黑溃烂,竟然变成了绿色。
  “尸毒!”
  郭鹿泉面色一变,双手如风,先是迅速用小刀刮去腐肉,随后用了火罐拔出毒血,又从怀中掏出药粉…
  半晌,才抹去额头汗水仔细包扎。
  几人身后,四海客栈伙计端着盘子,面色不变躬身道:“几位大人还需要什么?”
  四海门生意却是有一手,郭鹿泉刚把祁隆接回小院,转眼便有伙计送来了各种伤药针罐。
  “不用了。”
  王玄挥手打发走伙计,盯着憋宝人师徒道:“二位,又见面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用说!”
  郭鹿泉气不打一处来,“这是老僵尸所伤,定是去挖了坟堆子!”
  羊皮袄小徒弟涨红了脸:“胡说,俺们老杨家只憋宝,不挖坟,跟那些土夫子不是一路人。”
  “憨娃,闭嘴。”
  羊皮袄老头制止了徒弟,从腰间取下烟袋锅子,死命抽了几口后皱着满脸褶子道:“几位既然和祁爷相熟,老头也就不瞒着你们。”
  “我和劣徒是靠接萧家珍宝阁生意为生,也因此认识了祁爷,这次是接了任务,去找山中木客做生意,谁知却出了事。”
  “木客?”
  王玄原本不在意,这一听却来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