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真君请息怒 > 第五十六章 火烧四海楼,枪挑妖人头

  火光冲天,刀影闪烁。
  这帮血衣盗们,显然都修习了人丹邪术,瞳孔中满是血丝,口角流涎,如野兽般嘶嚎着一拥而上。
  与此同时,人屠子也挥舞着大刀一声怒吼,肥硕油腻皮肤下,似乎有一张张凄厉面孔欲破体而出,整个人猛然又大了一圈,如香象渡河轰隆而来。
  但更快的,还是那具僵尸,一双利爪尖甲伴着浓郁尸气,鬼魅般抓向王玄。
  铛!
  王玄横枪一拦,同时脚下一点,借着僵尸恐怖巨力倒飞而出,空中一个旋身已落在郭鹿泉身侧,沉声道:“退!”
  如果只是人屠子一人,还有取胜希望,但加上个太阴门老僵尸,临时组建的队伍又内讧,只能以保命为主。
  此时,客栈已彻底混乱。
  血衣盗们的火把中浸了动物油脂,落在阁楼上顿时四溅起火,加上疯狂涌入的血衣盗,简直乱成了一锅粥。
  火光熊熊,喊杀声震天。
  正如王玄所料,临时组织的队伍根本经不起冲击,阵型瞬间土崩瓦解。
  有人发狂般涌向侧门,那里有小道可通向后方雅院,再往上则是荒山野林,或许可以逃命。
  然而,人性卑劣此时显现。
  护卫们不管那哭爹喊娘的商人家眷,甚至为夺路而逃,彼此刀兵相向。
  也有精明者,如金家班众人,还有四海客栈掌柜,聚拢在王玄身边,缓缓退向承重土墙。
  另一侧,孟雄此时心里早将赵管事骂了个七八十来遍,一边挥刀抵挡血衣盗,一边眼珠子乱转,故作大义凛然道:“大人,你先带着宝物离开,在下为你断后!”
  赵管事此时也慌了神,额头冷汗直冒,虽觉得有些不对,但还是点了点头,“好,多谢孟大人,若逃得此难,在下必有厚报!”
  说罢,突然从怀中掏出两张黄纸,上面画着些地衹神像,啪啪贴在双腿之上,顿时阴风四起,整个人消失不见。
  “甲马术!”
  现场众人一时愕然。
  这门术法说起来也不稀奇,就是借助城隍神力,沿着地脉之炁脱身。速度惊人,却会消耗城隍神力,因此较为珍惜。
  孟雄本想祸水东引,却没想到对方有这招,顿时气歪了鼻子,挥刀劈开拦路血衣盗,退在王玄队伍中。
  王玄对此冷眼旁观,他知道转机已现。
  果然,那邪修辰家兄弟面色大变,二话不说转身就走,操控着太阴门老僵尸冲入茫茫夜色。
  客栈中,形势瞬间分明。
  那些逃走的护卫,胡乱躲避的商户家眷,几乎全被血衣盗宰杀,挥刀剖腹,扯出五脏胡乱往嘴里塞。
  铛!
  王玄与人屠子又拼了一招,各自后退。
  人屠子久攻不下,见辰家兄弟离开,似乎想要跟着追击,又自知速度不行,便扭头恶狠狠地盯着王玄,一声怒喝道:“都停嘴,先宰了这帮人!”
  满屋血衣盗顿时围来,宛如群狼环视。
  王玄一方虽皆是好手,但大多负伤。
  金家班一行人,已有几名老弱倒在地上生死不知,金班主和壮汉春生手持兵器,满眼悲愤…
  四海客栈掌柜看了看仅剩的几名手下,眼中凶光闪烁,从怀中偷偷取出个黑色铁球…
  山阴校尉孟雄眼珠子不停乱转…
  憋宝人师徒拖着昏迷的祁隆脸色惨白…
  王玄横枪立在最前方,沉声道:“我挡住这胖子,张横居中策应,诸位,结阵死战!”
  张横瞬间了悟,卸下身后弓箭,此时大厅内拥挤,正好发挥爆裂符箭威力。
  人屠子狰狞一笑,“你拦得住么?!”
  说罢,刀势一起便是血雾翻腾,劈头盖脸压下。
  王玄眼神冰冷,枪影毫不相让泼洒而出。
  刀枪碰撞声连成一片。
  说实话,人屠子刀法并不高明。
  但这厮不知用了什么密术,皮肤下一张张面孔游走,凭空力量速度大增,再加上身形高大,一时间竟压制住了王玄。
  更要命的是,他腹部那张大嘴紧闭,利齿层层纠缠如铠甲一般枪穿不破,却好似随时能喷吐酸液。
  好在王玄已用上战意勃发,两股煞炁同时爆发,硬生生挡住了人屠子。
  两人周围寒风呼啸,污秽血气翻滚,血衣盗们不敢接近,从侧方涌向张横等人,然而困兽之斗下,众人却爆发出了潜力。
  “哇呀呀呀…”
  壮汉春生脸上再次出现狰狞面具,一柄朴刀左砍右杀,浑身鲜血犹如杀神,和旁边戏班武旦花枪乱舞,配合默契。
  郭鹿泉此时也阴着脸,从怀中撒出几张红色纸人。
  这纸人诡异的很,伴着“嘻嘻哈哈”的瘆人笑声,粘在几名血衣盗身后,顿时控制对方砍向同伴。
  然而,杀伤力最大的竟是张横。
  他搭弓引箭,爆裂符箭飞射而出,顿时轰隆炸裂,血肉残肢飞散…
  血衣盗虽人数众多,但进攻毫无章法,聚集在大厅内反倒成了活靶子,一时间死伤惨重。
  “吼!”
  人屠子愤怒发狂,想要撇下王玄冲击阵型,然而每次都被阴寒枪影死死挡住。
  望着那双冰冷的眼睛,人屠子心中莫名一颤。
  郭鹿泉见状,眼睛一转高呼道:“大家伙再坚持会儿,四海客栈有秘术传信,援兵顷刻就到!”
  客栈掌柜也阴冷一笑,“放心,老朽还通知了太阴门,到时一个都跑不掉!”
  其实哪有援兵,不过两个老油条做戏而已。
  然而,人屠子却是暗道不妙,辰家兄弟控制了太阴门前辈,前段时间他们被撵得如兔子一般,若是真有人来…
  他心中担忧,刀势渐缓。
  机会!
  王玄眼中杀机暴涨,双臂蓄势已久的力量瞬间涌上,烂银枪伴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汹涌而出。
  游龙枪,蓄势一击!
  这个枪法特技蓄势越久,威力越大,人屠子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无边杀机扑面而来,顿时额头一痛,已被烂银枪刺穿头颅。
  大厅内安静下来。
  咣当!
  锯齿大刀掉落在地。
  人屠子两眼迅速失去光彩,随着王玄银枪一抽,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就连腹部利嘴也慢慢张开,流出血污。
  王玄眼中越发冰冷,“杀!”
  霎时间,枪影翻飞,杀人如割草。
  剩下的血衣盗喽啰们虽然凶残,但人丹邪术尚未度过丹毒,只比普通护卫稍强,顿时被王玄杀得胆寒,一涌而散。
  大厅内众人气势大增,追杀大半后,剩下的血衣盗逃入茫茫夜色。
  “穷寇莫追!”
  王玄挥手拦下了已经杀疯的众人。
  轰隆隆!
  大火中的客栈焦黑木梁坠落,整个房顶坍塌下来。
  死里逃生,不少人顿时瘫软在地。
  憋宝人师徒一脸黑灰,躺在雪地中喘着粗气。
  金家班师徒抱着死去同伴放声哭泣。
  王玄则持枪而立,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山林。
  对面,辰家兄弟提着赵管事头颅,看着他冷笑一声,操控僵尸缓缓退入黑暗中。
  王玄心中微沉,无论那宝物是什么,血衣盗已经得逞。
  远处,天边泛起鱼肚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