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真君请息怒 > 第六十章 朔风骤起时,庙算在场外

  “哎,别别别…”
  眼看冷脸老者要关门,郭鹿泉硬是嬉皮笑脸挤了进去,一边拎着酒壶左右打量,一边口中唾沫横飞。
  “柳老哥,你这地方也忒偏了…”
  “柳老哥,最近没听到什么风声?”
  “柳老哥……”
  小院不大,看起来和普通农家没什么两样。
  当然,一切皆是表象。
  院中磨盘下,残余着血液干涸后的黑色粉末……
  老槐树枝阴暗处,一张张红色纸人被生锈铁钉穿透,寒风吹过,似乎是在挣扎扭动……
  老屋正堂,供着一物被红布遮掩,看模样是把断刀…
  柳金刀,既是阴门长老,又是公门前辈,做过“殃师”“刽子手”,在并州衙门修行者中身份超然,如今半隐退,兼了个靖妖司供奉之职。
  “闭嘴!”
  老头终于被郭鹿泉烦的不行,惨白两眼中竟然有绿色鬼火旋转,一声冷哼道:“有屁就放,放完就滚!”
  郭鹿泉缩了缩脖子,嘿嘿笑道:“柳老哥,镇邪军府的赵都尉丢了虎符,全家被打入死牢,你可知晓?”
  柳金刀面色冷漠:“我已封刀,不斩人头。”
  “我不是说这个…”郭鹿泉有些无奈,“柳老哥,动手的是江湖法脉,要立旗,赵都尉是冤枉的…”
  待他将事情讲完后,柳金刀不屑啐了一口,“这世上冤魂多的是,老子撒泡尿都能滋着一个,关我屁事。”
  郭鹿泉眼睛微眯,“问题是,咱阴门原本就散乱,不少都吃着公门饭,他们这么闹,虽说是演给皇族世家,但也踩了公门修行者的脸,后辈们混饭,可就更加难了……”
  “放屁!”
  柳金刀白眼冰冷:“我看,是你小子要利用我。”
  郭鹿泉一脸讨好,“只是撑个场面而已,谁叫老哥您是阴门长老呢,总不能让外人笑话吧。”
  两人一个笑脸一个冷脸,半晌没有说话。
  微风吹过,堂上供奉的断刀忽然颤动…
  ……
  巳时一刻,春日渐高。
  北城武隆坊,宣威客栈。
  这家客栈因为临近并州镇邪军府衙门,又雅静别致,渐渐成为各地校尉来康元的落脚之地。
  临近述职,今年又有军府改制,因此早已满客,往来皆是披甲带盔、身形壮硕的军汉。
  嘭!
  一间客房木门突然被撞飞,张横连退数步,拍了拍胸前的脚印浮灰,眼中满是不屑。
  “你特娘的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跟老子这样说话!”
  伴着粗狂怒吼声,门中走出一名巨汉,体型比张横整整大了一圈,光头独眼,面目狰狞。
  顿时,不少人被吸引,聚在旁边看起了笑话。
  “呦,这不是张横么。”
  “赵都尉被抓,你家大人是不是不敢露面了?”
  “怕是躲了吧,哈哈哈…”
  “躲你娘个屁!”
  张横啐了一口浓痰,瞪大眼睛环视一圈,冷笑道:“赵都尉为人敦厚,平日里待你们可不薄,如今落难,一个个装聋作哑,都是特娘的熊包!”
  “尤其是你,罗桓!”
  张横指着对面光头独眼大汉,“别人暂且不说,你在边军犯事,押解途中差点被人干掉,赵都尉可是救了你的命,猪狗不如的东西!”
  光头大汉面色涨红,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张横冷笑一声:“怕是都找好下家了吧,世家?还是法脉?嘿嘿,真以为当狗就安然无恙么?”
  “赵都尉都能随时牺牲,你们又算什么东西…”
  此话一出,许多人都面色难看。
  张横说出了他们最担心的事,大浪将至,又有谁能够安稳度过。
  说罢,张横冷笑一声,扭头就走。
  他来不为别的,只为添乱放火。
  按王玄的话来说,釜底抽薪,但虚火却不可灭。
  张横走后,不少人眼神诡异各自散开。
  楼上一间房内,赫然是刘宣和刘大麻子倆兄弟。
  刘大麻子有些担忧,低声道:“这小子莫非知道了要大清洗的事,眼下三方还没商量出个结果,你说我…”
  “兄长莫要担忧。”
  刘宣淡然一笑,“排教、刺客门都已明言会支持你,渠城为运河枢纽,他们不敢放手的。”
  “那就好,那就好…”
  刘大麻子松了口气,随即冷笑道:“王玄那小子原来和萧家没关系,要不是你消息灵通,差点被这家伙蒙过去。”
  说着,嘿嘿一笑,满是幸灾乐祸,“这小子莫非想救赵都尉?简直不知死活。”
  刘宣看着手中小虫钻来钻去,忽然开口道:“大兄,这件事你要帮忙,哪怕是做做样子。”
  “啊,为什么?”刘大麻子愕然。
  “名声啊…”
  刘宣叹了口气,望着窗外,“未来府军中必是龙蛇汇聚,仅靠武力可压不住,江湖人讲究道义,世家喜欢忠狗。”
  “王玄这一出,无论成功与否,都能落个好名声,值此混乱之际,说不定就能脱颖而出…哦,我明白了,他身后无依靠,救人是假,逃过清洗是真!”
  “这么多弯弯绕绕…”
  刘大麻子有些晕,“万一他就是单纯救人呢?”
  刘宣冷笑,“那,他就是个自寻死路的傻叉!”
  …………
  午时一刻,日上中天。
  德兴坊赵都尉府外。
  王玄依旧闭目持枪而立,小白立在肩上,一对鹰眼扫视四方,阿福趴在地上吐着舌头,不时动着耳朵。
  而远处街道酒楼外,已经聚了不少闲汉。
  “哎,这就是王校尉。”
  “好一条威猛的汉子,可惜啊脑子不好使,既然救人就要四处奔走,站在那儿傻等什么?”
  “呸,你才是傻货,这叫阳谋,听说盗虎符的是江湖上的好汉,人家这是在邀战,若不敢来,以后还有何脸面混江湖?”
  “啧啧,那定有好戏可看,给我占着位子,我去弄俩火烧,咱今天可千万不能错过…”
  不要小看市井间流言速度。
  杜家兄妹先是请了评门宣扬,各个酒楼间的伢人相互宣传,一上午的时间,便已传遍康元城大街小巷。
  大盗、虎符、江湖、报恩…戏剧感拉得满满。
  人群中,两个年轻人面色阴沉,互相看了一眼,随后迅速离去。
  不到片刻,街道上突然响起整齐脚步声。
  “让开,都让开!”
  粗壮的声音响起,围观闲汉连忙避让。
  来的是一队衙役,各个手持铁链横刀,一幅凶神恶煞模样,横鼻子竖眼,吓得周围看热闹的人不停后退。
  领头的是一名年轻人,面容青紫仿佛死人,手中把玩着一只判官笔,冷眼一扫:“听闻有人滋扰坊市,莫非和乱党有关,都滚,不然全都抓进大牢!”
  “侯飞,你好大的官威啊!”
  还没等闲汉散去,就又有一名黑袍人从人群中出来,盯着捕快们冷哼道:“什么时候并州府衙轮到靖妖司指挥。”
  说罢,手中令牌一亮:“参军大人有令,全部给我滚回去!”
  死人面孔的年轻人瞳孔一缩:“吴老四,你要干什么?”
  黑袍人也不多言,上前一步低语几句,叫侯飞的年轻人顿时脸色难看,“我们走!”
  衙役们离开后,黑袍人也对着王玄拱了拱手,消失在人群中。
  王玄依旧闭着双眼,好似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
  不知不觉,街上的人越聚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