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头发里的时间 > 第28章 恶魔

  (“从这时候,我就暗下决心要把,所有失去的东西都夺回来!哪怕是不择手段!
  于是我打听起了,初中借我自行车的那位好兄弟,联系后才知道他们全家,已经搬回老家了。不过这正合我意,经过长时间的和他商量后,我先给了他20w,加上后期再给他投资几个生意,就这样我们一拍即合,计划了差不多2个月左右。”
  “你们的具体计划呢?”徐久皱着眉头,拿起笔,准备记录下来。
  听到他的这句问话,被害人弟弟,一脸嘲笑的抬起头看着徐久,“哈..哈..这么不自信啊!你前面说的很好,不然你以为掌声是给谁的?”
  “那你杀人的细节呢?”徐久看着他一脸嚣张的样子,咬了咬牙,强忍着怒火的问道。
  “案发前一天,我看到电视上的天气预报,说会下雪后,我就已经明白了,这是最佳的作案时机。当天晚上我很紧张,也兴奋,因为从明天开始这个家就永远属于我了!你们知道这么感觉有多爽么?”
  审讯室里的人都保持了沉默,听他继续疯狂的说着,“第二天早上,我兴奋的拉开家里的窗帘,果然外面昏暗的天空,配上稀稀拉拉的雪花,让我不得不感叹,老天爷都在帮助我。
  到点后,我如期而至的来到了,姐姐的家门口,她还是老样子,毫无防备的让我进了门,我本以为她能克制自己,会跟我好好说姐夫的事!
  可没想到,我连沙发都还没坐下,她立刻一脸凶相的就开始了,对我的质问。”
  “你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你姐夫?”
  我只是敷衍的回了一句,“姐夫应该知道真相。”
  “什么真相?你懂个屁!你看我日子过稍微好点,就不顺心是吧!你告诉我句实话,你是不是,还再不满意,爸临走时的安排?”
  而我没有理她,只是在寻找合适的地方准备下手。
  见我不回答,她继续的变本加厉的对我吼道,“呵呵...你觉的能给你么?如果给你了,估计这个家早就完蛋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钱,就是为了出去赌博!
  奥,我明白了,你是不是还想把你姐夫也拉下水,你们两个还真厉害,一个不争气,一个天天就想着怎么毁我,我想请问,我是你们的仇人么?
  我知道,你一直看不上我,觉得我是外人,可是现在公司在我手上,你能有什么办法?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拼了命的让你姐夫学建筑知识么?就是为了我不在公司的时候,防止你用的!
  呵..呵..怎还捏拳头了?你想打我么,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懦弱的样子!绝对是因为你,长时间得不到你父亲的爱,所演成了一个变态,又自卑的人!”
  可她还没意识到,这句话,无意加速了她死亡的速度。“等她话音还未落,我看准时机,狠狠的把她,往茶几尖角上推了过去,随即她捂着头,头上的红色液体便流了出来。
  我看到她倒地后,浑身紧张的抖了起来...不,应该是兴奋!
  我本就算就这样看着她,慢慢的死去。可尽管这样了,她依旧还是在骂着我。但我并没有理她,而是打开留声机。
  音乐响起的那一刻,我真正感受到了解脱,感受到我拿回了失去的一切。我疯狂跟着节奏摇摆了起来,享受着眼前的杰作!可这女人就跟苍蝇一样还在骂我,说我什么缺少父爱的变态儿童,还说当初就应该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
  为了解决,这个耳边的杂音,我拿着一把透明平头螺丝刀走向了她,我并没有直接杀死她,而是按着头一点点翘大了伤口,随即她晕死了过去,没过多久就停止了呼吸。
  你知道,她当时的表情有多可爱么?她拼命的哭叫着,挣扎着,直到最后都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我!”)
  看着还在还一脸享受的犯人,徐久用劲全身的力气,拍打着桌子,一脸憎恨的对着眼前的这位恶魔说道,“你姐夫是不是,你安排人绑的,绑架的那伙人现在在哪?”
  被害人弟弟,讥讽的笑了笑了,“当然,我一个电话,就能查到他在那间酒店入住了,那个笨蛋估计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咋被绑的吧!至于绑架的人,都是花钱雇的,估计早就离开这座城市了。”
  没办法的徐久强压着心中的怒火,继续问道,“当初是不是你不让尸检的?还有你为什么不销毁证据?”
  面前的这位恶魔听了这句话,连忙摇了摇头,还装出了一脸的无辜,“那是老妈的主意,我只不过是顺手推了一把而已。至于我为什么不销毁,这张旧报纸。你不觉得它就像奖杯一样么,只有它的存在,才证明了我拿回了一切!
  看着眼前已经疯狂的男人,徐久继续问出了下一个问题,“案发前一晚,你姐给你打电话说了什么?还有你案发后,为什么要把现场,伪装成13年前的头发连环杀人案?”
  被害人嘴角微微上扬,苦笑道,“你觉得我姐还能说什么,无非就是对我指责呗。至于我为什么会把现场伪装起来,当然是因为...好玩喽”
  这段回答无疑就是在挑衅徐久,本来就压着火的他,突然就冲上去,愤怒的抓起了被害人弟弟衣领,“好玩?你蒙谁呢?快说,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他看着徐久一脸的愤怒的表情,又无情的嘲笑了起来,“我倒想看看,你怎么不放过我!”
  看着眼前这位,一直在挑战自己底线的男人,徐久再也忍无可忍,拿起拳头就准备打向他的面部。
  可这一拳被潘叔用手肘抵挡了下来,“行了,你不要冲动,他是故意在挑衅你。我知道你一直想查出当年的案子,可两者现在并有什么联系,而且这是曹局过来的第一个案子,催的也急,差不多该结案了。”
  徐久听到潘叔的话后,慢慢的放下拳头,转过身,用手前后挥了挥,示意潘叔把人带走。
  潘叔见状也是连忙让鹿鸣带着人,把他押了出去,可就在被害人弟弟靠近徐久时,他对着徐久的耳朵小声的说道,
  “啊久,黑色的信封还满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