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头发里的时间 > 第32章 重现

  随着案件的结束,这也让一直忙碌的徐久获得了短暂的安宁。
  可这短暂的安宁,并没有让徐久觉得开心,反倒是让他心里有些空唠唠的,还有些不太适应的感觉。
  不知道该去哪里的徐久走着走着,不自觉的就来到了老拉面馆的门口。
  他先是在门外稍微愣住了一会,然后毅然决然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徐久进来的第一句就是,“老板,好久不见啊!”
  一见是徐久进来了,老板很是热情的招呼他坐下,“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最近干嘛去了?”
  徐久缓慢的坐到老板柜台边,揉了揉眼睛淡淡的回了句,“刚结束个案子!”
  看着一脸疲惫的徐久,老板用着略显温柔的语气说道,“辛苦了啊!今天吃点什么?还是老样子么?”
  徐久有气无力点了点头。
  见状老板也没有多说话,而是在徐久的热气腾腾的面里多加了些肉和汤,让他稍微缓解下疲惫。
  一碗面下肚,这让本就有些疲倦的徐久两颊突然红润了起来。再和老板短暂的告别后,他便回到家呼呼大睡了起来。
  直到第二天早晨,徐久听到闹钟后,才迷迷瞪瞪的爬了起来。
  起床后,他像往日一样,吃了桌子上的两片面包片,喝了两口刚从冰箱里拿出的冷牛奶,便慢慢悠悠的来到局里。
  可谁知道,刚来到局里的徐久,就看见大家都在急匆匆的往外出。见鹿鸣跑了过来,徐久一把抓住了他,“鹿鸣,怎么了,有什么任务么?”
  被拽住的鹿鸣火急火燎的说,“刚接到辖区通知,红山街发生命案!”
  听到鹿鸣的回答,徐久办公室也没有回,火速跟着鹿鸣,一起来到了案发现场。
  来到案发地后,徐久先是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发现这是一所很普通的小区,没有什么亮点的地方,除了停车的位置,就是花草树木呆的地方,人行道么...就在两者的中间。
  小区的建筑,说不上旧,但也不是新时代的产物。
  带着对周围环境的观察,徐久来到了一栋单元的门口,在相对隐蔽拐角处的草坪上,平静的躺着一具尸体。
  徐久走上前去,定睛一看,立马懵了。眼前的这具尸体的头部被黄色的胶带全部缠住,只有两只儿耳被故意漏在了外面,两只手全部被黄色胶带缠绕了起来,在死者的头旁边,还有一撮用头发编成8字。
  徐久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现场这么干净的作案风格,这让此刻的徐久意识到,他/她真的出现了!
  就在徐久还觉得这一切来的太快不真实的时候,只听辛蓉在一旁大呼,“徐队,草坪上有一撮头发成8字状。”
  早就发现的徐久,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然后戴上手套,把头发放进了物证袋里,交给了还再拍照的检验科。
  交接完头发的徐久,随即便安排辛蓉去排查了小区的监控。
  再把现场交给,潘叔和何玉之后。徐立刻对鹿鸣询问道,“是谁第一个发现死者的?”
  鹿鸣听后连忙翻起了手上的记录本,“具辖区警员说,是一位打扫卫生的大娘报的警。”
  徐久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前方,示意鹿鸣,带他去找大娘。
  正巧大娘也没有走远,还在她放工具的库房里呆呆的坐。
  徐久看见大娘后,快速的走了上去,“您好,我们是警察,想向您了解些事情。”
  大娘没有回答,但看表情可以看出,她还在紧张,害怕当中。大娘本就被冷风吹的红肿的手,还紧紧的握住了簸箕,可扫把早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鹿鸣看大娘还在发呆,只能凑过身去摇了摇她,也就是这一摇,大娘突然“啊!”的一声把徐久和鹿鸣都吓了一大跳。
  被吓到的徐久,见大娘神经过于紧张,只能轻轻的安抚道,“大娘您别害怕,我们是警察,想问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死者的?”
  惊魂未定的大娘,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徐久两眼,在确认了没有危险后,才勉强颤颤巍巍的开口说,
  “今天...早上..我打扫卫生的时候。”
  看着眼前惊恐未平的大娘,徐久问出了一个稍显敏感的问题,“您是只发现了死者,还说您看见了凶手?”
  话音刚落,大娘用诧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你觉我要看见凶手了,还能活么?”
  听了大娘的回答,徐久明白这个问题,有点多余了。因为只有警局内部的人,才知道这起案件的凶手并不会随机杀人。
  “那您认识死者么?”徐久继续追问道。
  “认识..但也不是太熟,那个小伙子一直就住在他尸体旁边单元的,二楼。”
  徐久听后,若有所思的摸了摸手指,“那您见过发现尸体前后的时间,有什么可疑的人么?”
  此时大娘还紧着握簸箕,赶紧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我每天起来打扫小区卫生的时候,都是天才刚刚亮的样子,别说可疑的人了,人几乎都没有。”
  见再问下去毫无意义的徐久,便带着鹿鸣,又回到了案发现场。
  结合大娘的回答,徐久仔细的观察一番后,很快他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鹿鸣听后有些纳闷,“这不是第一现场,那是哪里?”
  徐久先是看了看,死者身边这栋楼的二楼,然后对鹿鸣解释道,“你看见现场的草坪,只有死者被压处是平的,其他地方都没有被压过的痕迹,如果在草坪上杀人,或多或少都会有印记,所以凶手会这么傻。
  其二你看看死者的鞋后跟,有刚被磨过的痕迹,也就是说死者是被人拖或者拉,才被放置到了这里。
  其三就是在小区居民楼下杀人,风险太大了!
  为了找寻第一,案发现场的徐久便带着,鹿鸣来到二楼,两人走到死者家门口,轻轻一推,门“吱”的一声,就开了。
  见状徐久和鹿鸣先是相互,默契的看了一眼,然后默默的拿出武器,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