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费伦大陆的棋法师 > 第九十六章 问题根源

  闻言的法师沉吟片刻后开口道:
  “圣坛和一座小型祭所会给你搭建起来,不过关于巨虫夜影的灵魂归属权问题…”
  “咳,这你得和我们的奈文摩尔先生好好聊一聊,他性格开朗热情,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啊不,魔。”
  张元说着那手一指正蹲守在巨虫夜影身边,生怕大虫子突然就咽了气遁走灵魂的影魔。
  听到管理者呼唤的他知道怎么回事后转脸看向维康尼亚。
  “是谁在觊觎奈文摩尔的珍宝!”
  奈文摩尔双眼烈火熊熊,焰光刺目,燃起的暗影烟云喷薄而出,仿佛在脸上开了两个小窑炉。
  “啊,黑色的虫豸,是你么?胆敢抢夺我口中的美味。”
  高逾四米的影魔弯下身来看着不到自己腰间的女卓尔,口中喷出的火星子火雨般降下来,逼得后者连连后退拉开距离。
  这就是所谓的好脾气?这和深渊的那群塔纳里也没什么太大区别吧?
  再一看法师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维康尼亚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也不是天真的小姑娘,如何不明白所谓的两不相帮压根就是推脱的幌子,让自己和眼前这比之炎魔和火焰领主也不遑多让的家伙协商?
  女牧师明智的选择了放弃,只是磨着后槽牙仿佛在嚼着某人身上的肉一样。
  盯着影魔给了巨虫夜影最后一击的张元心头也在盘算。
  能入手一头影缚守卫当然让他心动,但之所以不同意维康尼亚的提议却是有更多考量。
  的确,以巨虫夜影本体的强度再加之缚魂尸作为参照,其实力不会差到哪去,可附庸的实力不能完全等同于自身的力量,里面的平衡是需要衡量的。
  本就掌控着怀言者队伍的维康尼亚这次行动后还将获得自己的一处圣居,夜女士眷顾之下搞不好又能有所精进,再给她配上一条巨虫守卫?
  hmmmm
  虽然不至于到尾大不掉的地步,却也防微杜渐为好。
  法师抬首回望,正看到影魔将巨虫夜影的灵魂抽出纳入体内的过程,烟云缭绕的暗影烈焰将一道张牙舞爪的修长黑影裹挟在内,缓慢而坚定的拖拽至奈文摩尔那打开的、如火熔洞般的胸腔内。
  巨虫的灵魂甫一接触影魔胸口,那胸腔弥漫升腾的暗影烈焰霎那间急剧搅动,形成一个火焰漩涡,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将那灵魂拉扯吞吃下去。
  咕噜
  “强大的灵魂总是如此可口,嗝儿”
  一脸满足的奈文摩尔张开嘴做了个打饱嗝的动作,零星几个阴影灵魂逃逸而出,看这模样竟是撑着了。
  “奈文摩尔,被你吞噬的灵魂其本身并不会消亡,而是被囚禁在体内对吧?”
  张元若有所思的看向影魔,后者双手赶忙捂住大嘴,发声沉闷瓮声瓮气:
  “管理者,你不能连可怜的老奈文摩尔的果腹之物都要剥夺啊!”
  “我没这个意思。”
  法师挥了挥手示意对方放轻松,又接着开口道:
  “但你的容纳程度是有限的吧,如果遇到更强大的灵魂,是否就可以将巨虫夜影的灵魂释放出来?”
  “这倒是没问题的。”
  一听不是要从自个嘴里夺食的影魔放心了,两手臂重新晃荡起来接着摇摆接着乐:
  “如果是这种情况,那我很乐意将其献给管理者阁下您。”
  法师闻言看向了维康尼亚,眼神中含意不言自明。
  女卓尔则是腹诽不已,比巨虫夜影更强大的灵魂?不是没有,可基本都是成年巨龙那个层次等级了,得等到什么时候?
  只不过好歹也是个指望不是?况且木已成舟,再去从那个火焰魔王嘴里把灵魂掏出来?
  “那我可就等着那一天咯。”
  维康尼亚眼珠一转,却是面露笑容。
  也懒得去理会对方到底是真想通了还是故作姿态,法师上前打量着巨虫夜影残留的躯壳,经过一些简单的维护处理后暂且搁置在一旁,随后踱步来到了阴影间隙前方。
  如同是明镜当中的裂痕,无形无质的空间被撕扯开一道口子,横亘在地宫深处仿佛黑色的毁灭之眼,明灭张合不定,周围的空间维度为之扭曲割裂,激起的波纹涟漪如潮汐起伏。
  眼下法师要做的就是将这异化的界域恢复,至少是暂时恢复为主位面的空间性质。
  异位面转化仪式,对于咒法师或是那些喜欢到异世界乱窜的旅法师来说堪称是常备手段。
  毕竟不是所有,甚至可以说大多数异位面的环境规则都不适宜人类生存,深渊位面这种极端例子不必说,哪怕阴影位面这种较温和的次位面也不是什么能够长久停留的善地。
  普通人若是在这些掺和着负能量的阴影长久萦绕之下生活,下场只怕不会比被幽影吸干生命力强多少。
  既然是要将脚下这座古堡收为己用,怎么能够留下这样的隐患?
  终于实际站到了阴影间隙前的法师反复研究推算之后不得不承认,这玩意确实有够麻烦棘手,主位面的伤痕不是那么好愈合的。
  暗影的本源力量混合着阴冷的负能量自间隙裂缝中涌出,持续的影响着整个大厅,填补那被之前战斗冲击淡薄的影雾与黑潮。
  单看这情况便可断定,即便是强行靠法术扭转此地的位面特性也绝非长久之计,问题的最后还得落回到其根源:间隙裂痕本身。
  好在法师对此并非全无预备,前往学院之行并不只是为了给怀言者们脖子上拴链子,趁机请教打听对这种空间裂口的处理亦是重中之重。
  结论也不是多么出人意料,位面间隙的修补本就非是易事,加之影魔网在此节点的扭曲影响,其中难度可谓陡然而升。
  光是前者就让张元费尽心思,若是加上后者的干扰,想要强行修复此处间隙已经是超出能力范围,难以为之。
  不过,事在人为,凡事终有转机,此次关键就要落在这两个货头上了。
  法师的目光定格在了奈文摩尔与维康尼亚两者身上,眼神中蕴含着的如秋收时节老农般的和蔼令二人齐齐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