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我是赵括,人在长平 > 第一百四十章 骑军破营,忠臣?佞臣?

  “哒……哒……哒……”
  “哒哒……”
  马蹄声雨点般的声音传来,一遍遍地敲打在燕军众将的心头!越来越密,愈来愈急!
  “骑兵!”将渠最先反应过来!
  危亡时刻,将渠也顾不得礼仪了,从自己的位子上一下子冲将出去,拉开营帐的帘幔,登上辕车,向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其余众人或也意识到什么,一脸铁青地跟随着将渠的身影来到帐外;或依旧茫然,只是好奇将渠又想到了什么,便也迤迤然跟着出了营帐。
  燕王显然是后者。
  燕军一众将领循着将渠的目光看去,巳时的阳光还不算特别热烈,却也足以令人无法直视,众人只得用一只手挡在额头前,将阳光稍稍遮挡,即便如此也无法看清。
  只看得本阵的东南方向,一团火焰般的红色在阳光的照耀下,翻滚着浪头,朝着自己袭来!正是任武所率的骑军部队,乘着热烈的阳光,自东南向西北,向着燕军本阵疾驰而来!
  “御敌!”将渠高喊着!
  可惜已经晚了,两三百米的距离,对于步兵或许要个几分钟,可是对于骑兵,尤其是速度已经起来的骑兵来说,那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
  很快,那团火焰越来越大,轮廓也越来越清晰,在三十多米处,赵军骑兵们用手中的弓箭向燕军众将们,表明了他们袭击者的身份。
  一轮箭雨,将还在咂摸今日朝食味道的燕军士兵从美好中唤醒,可惜不待他们做出任何反应,死神的镰刀已经在他们的面前高高举起,缓缓挥下。
  箭雨落地,最前方手端长矛的骑兵已经接近了燕军营寨的栅栏,赵军骑兵们一个个屏气凝神,双腿紧紧夹住马腹,一手扶住战马,另一只绑缚着牛皮的手将长矛端平,尾端再用牛皮包裹夹在腋下以增加摩擦力,从而增加长矛撞击道栅栏的力道。同时身子伏低,防止撞击导致长矛崩坏后,断矛弹回来伤到自己。
  近了、近了、嗯?进来了?
  赵军的骑兵有些难以置信,就如同戳破一层单薄的竹简般,甚至都没有什么感觉就进来了?说好的用命开路的呢?骑兵们纷纷觉得受到了任武将军的欺骗,还托人写好了家书,严重怀疑任武将军跟写家书的是一伙的……
  吐槽归吐槽,要算账也是战后了。既然最困难的一个环节都没有能够阻挡住我等,那咱就不客气了,先登之功拿下,再来个斩将之功吧!
  前排的赵军骑兵纷纷将手中长矛抛射出去,借助马速,再加上奋力的一抛,不少长矛居然被抛到了中军之中,距离燕王的中军大帐也不远了。而粗壮的长矛从高处落下,其威力可想而知!
  嗯,对,没砸死几个人。毕竟这么大个玩意落下来,是个人就知道躲开,又没有进行覆盖式的密集攻击,所以杀伤力很有限,没伤到几个人,倒是把不少帐篷直接给撞塌了。虽然这个长矛的战力一般,对燕军的威慑却是足够了。
  尤其是对燕王!
  “我王,此地危险,还请速速回转!”见到长矛落地撞塌帐篷的国相栗腹立即出班说道。
  “国相,两军交战之时,怎可让……”将渠急切地说道。却不待他说完,栗腹便打断了他,说道:“如今之形式还不明朗耶?赵军早有预谋矣,南有步军冲阵,东有骑军包抄,我军若再不回转,恐有全军尽没之危矣,难道将军欲让我王被俘于赵或是殒命于此焉?”
  “末将不敢!然末将观之,东面骑军不过数千人而已,我军主力仍在,未必不能力挽狂澜也,末将请命率中军东进抵挡赵军冲阵,请我王稍作休息,万勿弃军而走!只要坚持一个时辰,赵军锐气一失,便是我军反击之时!”
  “将渠将军,莫说一个时辰了,不过一刻钟,赵军骑兵便会冲至中军!吾等皆为所虏矣!为今之计……”一名大臣反对将渠道。
  却又未等其说完,栗腹再次打断道:“以将军本部精锐,诸军听调,将军能否阻挡赵军于中军之外耶?”
  “末将勉力一试!”将渠硬着头皮答道,现在的情况是拼一拼有可能能赢,但逃就一定输,为了万一的希望,将渠必须站出来!
  “既如此,除却中军护卫我王的一万大军外,其余诸军皆听命与将军,还望将军速速却敌,以保我王安全。”栗腹飞快地说道。
  将渠有些意外,怎么这是逼急了,不得不把宝压在自己身上吗!但是老兄你是国相,不是大王啊!
  于是将渠看向了燕王。
  燕王虽不知自己的国相突然之间仿佛变了个人,但出于多年的默契与信任,还是决定最后再支持一把!
  “如国相之言!”燕王说道。
  “诺!定不负我王、国相所托!”将渠一揖到底。随即领着麾下前去堵截赵军。
  待将渠等人走远,栗腹赶忙对燕王说道:“我王,还请速速回转!”
  “你……我……他……”燕王指了指刚刚才离开的将渠等人,瞬间明白了栗腹的想法。这是不想跟将渠等人再掰扯,再耽误时间了,于是干脆顺了他们的心意,把大部分兵马交给他们,赶紧支开他们,然后方便自己跑路。
  燕王有些犹豫,栗腹可以这么做,毕竟他是个文臣,大不了以后绕着这群将军走,再不掺和军事也就罢了。可是他不能这么做啊,若是这样一走,如何跟底下的将士们交代,以后谁还愿意跟随自己了!
  似乎看出了燕王的犹豫,栗腹赶紧劝道:“我王,如今东南皆有敌情,焉知西北面赵括没有安排兵力耶,若此时不走,待其合围,我等尽为其虏矣。”
  燕王愁眉不展,却不肯松口。
  “我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与性命相比,些许小节根本不值一提!”栗腹继续劝道。
  燕王还是不语。
  栗腹继续说道:“以将渠等人之谋,断然不是赵括之对手,前军之败便是明证,料来将渠等人也挡不住赵国骑兵之突袭也!吾等只是见其即将败归,故而先走一步尔。”
  燕王依旧不语。
  栗腹发狠了,忽然拔出佩刀!
  燕王大惊!
  栗腹却不待燕王言语,狠狠地就是往自己的左臂一刀,当然最后时刻收了里,但也切切实实破开衣服,伤及血肉,鲜血顺着手臂流淌开来!
  “我王,赵军已突进中军,臣下为保我王身负重伤矣!再请我王速速移驾回转燕国!”栗腹拖着受伤的手臂,单膝跪地劝道。
  “卿,忠臣也!”燕王双手扶起栗腹,两行浊泪缓缓流下。
  “如卿所言,回转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