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四合院战神的自我修养 > 第十六章 婚宴

  不知过了多久,冯程和钟慧两人气喘吁吁的结束了战斗。
  “你太坏了,一点也不知道让着人家!”钟慧大汗淋漓的叹了口气,轻轻拍打了冯程一下,然后娇嗔的抱怨说道。
  “这事情怎么能让呢!也没这个道理啊!男人嘛,只能当仁不让了!”冯程一边爱不释手的抚摸着,一边奸笑的说道。
  “啊!我才发现,你原来这么坏!看你平时挺老实的啊!怎么这会就变了个人一样!难道是我被你正直的外表蒙骗了!?”钟慧听到冯程的言论,苦笑着说道。
  “你这个大肥鱼是自己咬勾的,可怪不得我这个老渔夫啊!再说你都被我这个老渔夫吃到了肚里,现在才知道后悔也没用了!”冯程听到钟慧的抱怨,却没有在意,依旧奸笑着说道。
  看到冯程这副无赖的一面,钟慧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愤怒的说道,“我不管!你这个色色的老渔夫看着办!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要不然我...我...”
  “你要干嘛?你还能干嘛?”冯程坏笑的说道。
  “我咬你...”钟慧一时不知道如何威胁冯程,直接上嘴咬起冯程来。
  “啊!傻媳妇,你来真的...嘶...”冯程痛苦的大叫着。
  “哎呀!这还要啥交代,明天直接领证,然后回来办婚礼啊!”过了好一会,冯程才缓过来,苦笑着对钟慧说道。
  “啊?会不会太快了!”听到了冯程的决定,钟慧又惊讶起来,然后不确定的说道。
  “你竟然感觉快?”冯程奇怪的瞪大着眼睛看着身旁的钟慧,不可思议的说道。
  “啊?不是吗?”钟慧看到冯程竟然很愤怒,懵逼的不知所措,难道自己不应该怀疑,是自己说错话了?
  “试问哪个男人能忍受被自己的女人抱怨快?!不行,我今天非要向你证明我不快!”冯程恼怒的对钟慧大声的说道。
  然后再次把钟慧压在身下,钟慧这才意识到冯程的真正意思,娇羞连连的说道,“臭流氓...”
  以下又省略十万字......
  ...
  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快到中午的时候,冯程和钟慧才肯起床,然后两人就直接去办了结婚证。
  这个年代办结婚证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两个人要是没有结婚证,就直接在一起,也是很危险的事情。
  所以冯程绝对不会为了很简单的事情,就去轻易容忍危险的事情存在的,只有快速的办好结婚证,才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
  人生三大喜事,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现在的冯程可是一个人就占了两个,所以美好的心情是无法言表的。
  ...
  冯程的母亲看到冯程递给自己的结婚证,又看到一旁钟慧的娇羞,一时开心的难以言喻,过了好久,才感慨的说道,“这个冯程啊,终于肯开窍了!多好的儿媳妇,就那样拒绝了,当时可把我心疼坏了!”
  “这下好了,最终我们还是成了一家人!钟慧啊,以后冯程要是胆敢欺负你,你就回来告诉我,我来帮你出气教训他!”
  “妈,我知道了!冯程他对我很好的,也不会欺负我!”钟慧娇羞的听着冯程母亲的嘱咐,然后一脸甜蜜的说道。
  听到钟慧对自己的称谓,冯程母亲激动的张口结舌的说道,“孩子,你叫我什么?”
  “我叫你妈啊!以后我都叫你妈了!”钟慧看到婆婆激动的样子,笑着说道。
  “好好,真是好孩子!我终于看到冯程娶媳妇了!就是死了也值了!”冯程母亲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感慨万千的说道。
  “妈,胡说什么?大喜的日子,说什么死不死的,也不嫌弃不吉利!”冯程对母亲埋怨说道。
  “哎呀!怪我,就会乱说话!现在有了结婚证,就可以张罗着办婚礼了!”冯程母亲笑着说道。
  “妈,我是这样想的,婚礼尽量简办,请双方的直系亲属坐下来吃个饭就行了!”冯程最近太过于顺利,好事都被自己占了。总感觉哪里不对,就好像即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就想尽量低调一些,然后就对母亲说道。
  冯程母亲其实很赞同冯程的提议,为人低调一点是比较好一些,然而想到了儿媳妇的意见,依旧看向旁边的钟慧,笑着问道,“钟慧,你认为呢?”
  “这样不太好吧!冯程说的也太简单了,我们家可是有好多亲朋好友的。
  如果要是我们婚礼简办,我们家的那些亲朋好友一定会认为失礼的!”钟慧不高兴的说道。
  冯程无奈的看了母亲一眼,想了想,然后笑着说道,“我先去和钟慧回一趟她家吧!先看看我的岳父母怎么安排!”
  冯程母亲也笑着说道,“也好,婚礼怎么安排,确实还要先看看钟慧父母怎么打算!那你们现在就过去吧!”
  冯程带着开心的钟慧起身正准备离开,冯程突然想起了评职称的事情,就笑着说道,“妈,还有一个喜事,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我前几天被评选为副教授了!高兴吧!?”
  “真的,这可是太好了!这是人生三大喜之二啊!
  哈哈,太好了!
  你也不早说,这下肯定要借着你们的婚礼好好办场喜宴了。”母亲听到儿子冯程的另一件喜事,高兴的合不拢嘴的说道。
  看着儿子冯程和钟慧离开的背影,冯程的母亲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冯程的母亲看出了钟慧想要大办婚宴的想法,听到儿子评选上了副教授,连忙趁机迎合钟慧心意的说到要大办婚宴。
  两个价值观完全不相同的家庭,结合在一起,没有谁对谁错,希望都能互相理解吧!
  ...
  冯程和钟慧一起回到了钟慧的家,见了钟慧的父母,一开始钟慧的父母一看到冯程,是很茫然无措的。
  可是从钟慧口中了解到冯程的具体情况之后,老两口彻底的放下心来,开心的操办起冯程和钟慧的婚宴来。
  接下来,冯程和钟慧的婚礼,举办的非常盛大,反正在这个年代是很不多见的!
  女方的亲朋好友很多,而冯程这边,冯程的母亲只是给冯程的舅舅寄了些路费和来回的车票,只是把舅舅李铁牛邀请来了。
  舅舅李铁牛看着眼前的外甥冯程,笑着合不拢嘴,“嘿嘿,大外甥,我们是多久没见了!一转眼都长大成人了!真好!”
  “舅舅,这些年你还好吧!塞罕坝现在怎么样?”冯程笑着说道。
  “舅舅挺好的,分了几亩地,不愁吃喝!塞罕坝还那样,一年只刮一场风,一场就要刮一年的!”舅舅李铁牛笑着介绍说道。
  旁边的钟慧听到舅舅李铁牛的话,惊讶的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说道,“舅舅的意思,不就是说塞罕坝长年刮风,没有停的时候嘛!这么艰苦的条件,冯程还想要回塞罕坝种树!那地方能待嘛?!”
  “你别听舅舅乱说,没那么恐怖!舅舅开玩笑的!”冯程连忙对舅舅使着眼色,笑着对钟慧解释说道。
  “真的?”钟慧依旧不信的对冯程问道。
  “真的!我妈那里有一副塞罕坝的画,不信回来拿给你看看!”冯程笑着说道。
  听到冯程的解释,钟慧这才作罢。
  等到外甥冯程和钟慧离开后,舅舅李铁牛低声的对身边的姐姐问道,“老姐,大外甥他真的要回塞罕坝?你不是说他在京城发展的很好嘛!干嘛回那鸟不拉屎的地方!”
  “哪有这样说自己老家的!冯程这孩子的脾性随他爹,心野,有主见,认准的事情很难回头!”冯程的母亲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说道。
  ...